年入12万算高收入 水贝村人户均2亿拆迁款需缴税吗

日前有两个新闻特别引起关注,一个是深圳水贝村拆迁,有传言人户均2亿拆迁款,但最终被证明是谣言。二是年所得12万被国家成为高收入标准。不管是现金补偿还是一比一回迁置换,资产都是过千万,是毫无疑问的高收入群体,那么他们的高收入需要缴税吗?

  原标题:如果水贝村真有2亿拆迁补偿 需要缴纳个税吗?

  日前有两个新闻特别引起关注,一个是深圳水贝村拆迁,有传言人户均2亿拆迁款,但最终被证明是谣言,全村都是回迁,要房不要钱。二是年所得12万被国家成为高收入标准,在未来的个税改革中会将提高税负,有专家说是谣言,但2011年国税总局白字黑字的文件中早就列明年所得12万是高收入的起点。年所得12万在北上广生存尚显吃力,拆迁暴富的城市原住民群体一次拆迁,不管是现金补偿还是一比一回迁置换,资产都是过千万,是毫无疑问的高收入群体,那么他们的高收入需要缴税吗?

年入12万算高收入 水贝村人户均2亿拆迁款需缴税吗

  千万拆迁款不用交税

  广州杨箕村户均千万资产的新闻刚刚打了城市奋斗者的脸,深圳水贝村2亿拆迁补偿的事情让奋斗者彻底不要脸了,纷纷“打听”水贝村单身男女情况,渴望搭上这趟财富快车,共享改革发展的红利。不过最终证实,水贝村2亿拆迁补偿是谣言。但就算是谣言又能如何,水贝村村民依然可以依靠拆迁少奋斗三代,当城市中产还在担忧自己的收入会被提高税额的时候,水贝村的村民要考虑的是手中的房子能不能租个好价钱。

  据媒体报道,水贝村没有一户居民接受现金补偿,水贝村全部村民选择的都是回迁,在深圳市房价居高不下的现在,房子远比现金要保值增值。如果把这些房子这算称现金的话,水贝村的村民毫无疑问是高收入者,那么在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年12万所得的高收入者将提高征税比例,成为重点调节对象的政策中,家中资产增加千万的水贝村村民们需要交税吗?

  答案是:不用。虽然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当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拆迁款是否需要交纳个税,但在第四条免征个人所得的规定中有一个兜底条款,即“经国务院财政部门批准免税的所得”,巨额的拆迁补偿款免缴个税就是因为此条。早在2005年3月22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就发布了《关于城镇房屋拆迁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其中规定:对被拆迁人按照国家有关城镇房屋拆迁管理办法规定的标准取得的拆迁补偿款,免征个人所得税。

  土地增值是全民共享还是个人所有?

  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市用地需求以及旧城改造的步伐逐步加快,随着产生了许多因拆迁而暴富的城市群体,但是不同城市,不同的地段,不同的地价,因此拆迁获得的补偿也不一样的。而且很多时候,因为政策的变化和规划的更新,原本的价值洼地可能成为寸土寸金的地方,而原本核心的地段可能就成为鸡肋。但是这种价值的增长并不是土地自身的产出而产生的,而是外在因素导致的,在经济学上称为的外部性。

  在我国,土地只有两种所有主体,一是全民,一是集体,城市的用地基本都是属于全民所有,而农村土地则是集体所有。个人和单位只有使用权,土地拆迁的补偿款换句话而言是所有权提前收回使用权的一种补偿,而并不是使用权的转让。准确来说,就是房地产商无法从个人手中买卖使用权,而只能是国家提前收回使用权,房地产商付出土地出让金,再从国家手中取得使用权。

  那么,因为城市发展而导致地价上涨,这一上涨的部分是属于所有者还是使用者?从目前现实而言,土地增值的部分属于使用者和所有者所共享。使用权获得了巨额的拆迁补偿,而所有者则在二次出让中获得土地出让金,这些成本最终都会体现在房价上由购房者所承担。土地使用者享有土地增值的部分有没有问题?从严格的产权角度而言,有问题,不过在个人可以拥有土地所有权的国家就不存在问题,在我国不允许个人拥有土地所有权,但用 “共享改革发展的红利”概念规避了这一产权问题,对左派而言这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共同富裕的优势,对右派而言这又是对个人财产的尊重。

  受伤的总是中产

  在城市奋斗一生的中产,终其一生也许就只为两件事:孩子和房子。然而在这两件事上,中产却又是最容易受伤的群体。中产群体是一个法治、产权极其看重的群体,在拆迁问题上,许多中产阶级人士成为拆迁村民的支持者。当像广州杨箕村这种经历抗争之后,获得巨额的拆迁补偿,中产阶级会发现自己曾经支持的弱势群体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的房东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这些城市原住民因为拆迁获得数套房产,靠着房租也能随便年所得超过12万,在我国这种税收征管体制下,除非主动申报缴纳,这些房租租赁收入大多不会被征税。而那些没有房子的租客中产们却要承担“高收入”税收标准,本来赶不上房价的工资又会减少一部分。就以水贝村所在的深圳为例,根据深圳市统计局的数据公报显示,深圳市2015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81034元,折算为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6753元,而深圳房产市场9月份均价是55001 元/平方米,纳税之后,基本是一年收入买一个平方,前提还是房价一年不涨。

  为什么城市拆迁暴富的新闻总能吸引眼球,因为这切切实实打了中产奋斗者的脸,这已经不是羡慕能够形容,而只能说是嫉妒了。在大家共同建设的城市当中,有些人先享受到了改革发展的红利,而且是很大一部分红利。国家没有想过如何去消除中产阶级这种心理的落差,提高中产阶级的城市归属感,相反还用低的“高收入”标准增加中产阶级税负,别人拆迁一次能获得千万资产,而年所得12万的中产需要工作100年才能得到,试问这种高收入有何意义呢。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