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首付贷问题频现 互金平台消费金融ABS难被放行

由于校园贷存在暴力催收、首付贷出现各种问题,目前证监会和交易所对于这类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的ABS难以放行。据了解,监管层虽然没有发文禁止,但类似窗口指导的形式,不支持平台发行这类ABS,尤其是和互联网金融相关的。

  原标题:互联网消费金融ABS遭遇窗口指导 发行或进入冷冻期

  被市场广为看好的平台消费金融ABS正遭遇“急刹车”。

  有知情人士透露,中腾信即将在交易所发行的二期ABS或将成为平台发行的最后一单。如果顺利成行的话,其累计发行金额约8亿元,仅次于京东、蚂蚁金服两大金融科技巨头。

互联网消费金融遭遇急刹车

  10月24日,“东方汇智-中腾信工薪贷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中腾信工薪贷ABS)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即将挂牌深交所,发行规模近2.9亿元,结构含AAA、AA+及次级各档,管理人是东方汇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在消费金融领域,除了阿里、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非持牌金融机构的ABS发行下半年已陷入停滞,这与上半年互联网消费金融ABS的火热发行形成鲜明对比。

  此前,中腾信去年曾发行了5.2亿元国内首单微贷信托收益权ABS。该专项计划为国内首次以微贷信托收益权作为基础资产,并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据我们了解,监管层虽然没有发文禁止,但类似窗口指导的形式,不支持平台发行这类ABS,尤其是和互联网金融相关的。”该知情人士称。“像中腾信这一期,其实早在今年4月份就拿到了交易所无异议函。”

  前述知情人士认为,中腾信ABS最终能够顺利放行,与其强大的股东背景不无关系。2014年初中腾信由中信产业基金投资成立,其他股东还包括中航信托、华联股份等。

  一位券商资管人士表示,由于校园贷等互联网金融领域问题频发,监管层对于在交易所挂牌的消费金融ABS态度非常谨慎,“目前基本不批,什么时候放开也没有时间表。”该人士称。

  对此,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以后可能除了京东、阿里,其他平台可能都不能发了。“主要是监管层觉得平台消费金融基础资产质量不好评估,不利于监管。”该人士直言。

  中腾信二期ABS发行概况

  交易所ABS井喷

  资产证券化(ABS)作为一种新型投融资工具,在近两年得到了迅速发展,无论是一级市场发行还是二级市场投资都吸引了更多市场主体的关注与参与。

  互金咖注意到,与银行间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行有所放缓相比,今年前三季度交易所的资产证券化出现井喷。

  事实上,受京东、蚂蚁金服带来的示范效应,不少平台亦对ABS发行寄予厚望。

  2016年1月20日,分期乐1号资产支持证券正式发行,发行规模为2亿元,优先级评级为3A,发行利率为5.05%;2016年4月,宜人贷2.5亿精英贷ABS发行完成,优先档和中间级对应预期收益率从5.2%到9%不等。

  而蚂蚁金服旗下花呗、借呗消费贷ABS的发行,更是改变了原先消费贷资产证券化融资规模偏小、成本偏高以及产品设计依赖外部增信等问题、使得花呗、借呗发行成本创下同类资产新低。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证监会主管的企业资产证券化共发行257只产品,发行规模达到2928亿元,已达到2015年全年发行规模的1.43倍。

  相比之下,2016年前三季度,银监会主管信贷资产证券化共发行64只,发行规模为2064亿元,较前者已大幅落后。

  从基础资产构成来看,发行规模居前三的是小额贷款、租赁合同债权和信托受益权,占比分别为24.67%、20.56%和17.91%。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实体经济回报率的下降,贷款不良率的上升和刚性兑付的打破,加剧了资产荒,使得优质资产的融资成本持续走低,例如京东白条ABS第四期优先1级的融资利率仅3.8%,创下历史新低。

  截至目前,消费金融机构融资渠道来源主要有:1)吸收公众存款,2)注册资本或股东存款,3)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4)发行债券,5)境内同业拆借,6)资产证券化等。

  其中,只有银行可以吸收公众存款,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资金以注册资本、同业拆借、资产证券化为主要来源,其他类消费金融机构则以股东投入和资产证券化为主。

  2016年ABS产品发行种类及规模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21日,上周共有7期资产支持证券在上交所、深交所挂牌,此次挂牌转让产品的基础资产有信托受益权、租赁合同债权、应收账款、消费贷款和公司股权。

  此外,上周另有13单ABS项目已获交易所受理,总规模136.5亿;5单企业ABS项目在基金业协会备案,总规模67.66亿。

  其中,就包括德邦花呗分期第C期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项目,备案时间为10月21日。其基础资产为保理资产,发行规模为178000万元,上市地为上交所。

  上周交易所资产支持证券挂牌信息

  发行门槛骤然提升

  无疑,面对监管层的窗口指导,消费金融平台发行ABS的门槛已骤然提升。就现有情形而言,正所谓赢家通吃,这也成为了以京东、阿里为代表的巨头们抢食的一块“蛋糕”。

  此前,消费金融领域由于监管和原有优势的问题,一直都是传统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系的领地,但是近几年随着监管放开和巨大市场吸引,互联网巨头也开始纷纷涌入。

  京东是最早在消费金融领域布局的互联网巨头,2014年2月京东消费金融推出业内第一款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白条。

  随后阿里迅速进入,2014年7月天猫推出天猫分期,也进入该领域。苏宁消费金融公司获得消费金融牌照,2014年12月11日正式成立。2015年4月百度推出百度有钱,抢滩互联网消费金融领域。

  也正是京东在业内率先试水ABS。京东金融通过其电商平台获取用户,为平台用户提供赊购,获得债权。

  基于京东多年来积累的交易数据,物流数据和仓储数据为基础的金融科技平台之上,并通过投资聚合数据、ZestFinance、数库等大数据公司提升其数据分析能力,做到了低于行业水平的违约率,获得了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认可,将债权打包成资产证券化产品通过券商资管在深交所挂牌,将债权卖给投资人,形成全市场消费金融生态。

  而阿里则依托自身丰富的消费场景,先后推出了天猫分期购、花呗、借呗等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

  阿里的优势在于其覆盖面广和庞大的用户群,以及非常丰富的场景,包括天猫和淘宝、阿里旅行、口碑外卖等消费场景,拥有海量的用户交易数据,可以根据用户的活跃程度和消费记录较为准确地判断用户的消费和收入水平,从而为客户的信用情况打分。

  今年2季度京东金融获得上交所批准发行20亿元保理合同债权资产支持证券,成为国内资本市场首单互联网保理业务资产证券化。截至上半年,京东金融完成了五期无追索权的资产证券化,净融资金额超过76亿元人民币。

  同样,今年6月,德邦花呗消费贷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一次性取得了300亿元储架发行额度,既是上交所首单储架模式发行产品,也是国内市场规模最大的储架发行产品。

  8月初,蚂蚁花呗消费信贷在上交所挂牌,德邦证券作为管理人,发行期数将不超过20期,首期发行规模20亿元,期限为1年。

  除了花呗消费贷ABS外,德邦证券还在8月获得了上交所关于借呗消费贷ABS的无异议函。截至目前,阿里在互联网消费金融方面累计获得600亿储架发行额度。

  另据中腾信助理总经理魏昆介绍,中腾信和纯线上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不同,在商业银行难以完全覆盖的个人消费金融领域,中腾信找到了市场空间,并通过中航信托这类信托机构放款,机构投资者对中腾信股东背景和合规性方面的信任,也促成了此次ABS的发行。

  魏昆透露,中腾信合作的机构投资者以信托、银行和券商资管为主,资金成本远低于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的平均融资成本。本次中腾信工薪贷ABS的优先A级发行利率低至5.4%,相比去年优先级的7.2%有明显下降。

  上述券商资管人士分析,“由于校园贷存在暴力催收、首付贷出现各种问题,目前证监会和交易所对于这类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的ABS难以放行。”

  而大部分这类公司不具备中腾信这样的背景,或将寻找场外ABS的新出路。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