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收入12万加税是谣言 中国人的税负到底重不重?

10月21日国务院公布《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其中有“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马上,有人解读: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将被加税。虽然这只是谣言,但是许多人也想搞明白一个问题,中国的税负到底重不重?

  原标题:说中国税负世界第二不实 那中国的税到底重不重

  周恩来说,外交无小事。现在大家心里说,税事大于天。

  10月21日国务院公布《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其中有“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马上,在一些网络上就出现了解读: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将被加税。我以为,这一次民间解读者是错的。

  首先,中国推动依法治国已有些年头了,官员们不大可能一再犯这种低级错误。现行《立法法》规定,税种的设立、税率的确定和税收征收管理等税收基本制度,只能通过立法来实现,需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决定。换句话说,行政机关只能执行人大的决定,而无权作出“加税”决定。

年收入12万加税是谣言 中国人的税负到底重不重?

  再一个,当下收入12万元确实算不上高收入阶层,一个月嫂都能达到。对高收入者,国际上通行的标准是,其收入达到平均收入的10倍。2015年全国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是62029元,这12万元连1倍都不到,惭愧吧。

  2005年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议案,个税起征点由800元上调到1600元,北京市为1500元。当时,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告诉大家,工薪阶层纳税面将从60%降至26%,而国家将减收280亿元。这次减收的280亿元只占当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一,一般来说,个税减收会刺激消费,从而促进营业税、增值税的增长,算大账还是划算的。而那些年,政府的钱包胀得嗷嗷的。1993年财政收入只有4349亿元,自1994年实施分税制便以每年1000亿的增量前进,1999年突破1万亿,到2003年突破2万亿用了5年,而后突破3万亿却只用了2年,2006年接近4万亿,1年就几乎搞了1万亿。

  也正是在这次人大常委会上,决定个人年收入超过12万要自行纳税申报,从2006年开始执行。

  按照个税制度分类,个人收入具体被分为11类,分别是: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这最后一项,人大把部分涉税权让渡给了行政部门。

  但是,这么多年,税务部门的本事长得有限,对个人收入收税,基本上还在工资、劳务报酬、稿酬等圈子里打转,12万自行申报也有许多是单位代行的。而现实是,个人收入越发丰富多彩了,股权收入、房屋租金以及其他非劳动所得越来越多,特别是那些富人,工资等收入反倒是小头儿了。对这种状况,税务部门心里明镜似的,他们当然不会为这已在掌控里,却又最容易引发反弹的小头儿去下功夫,性价比太差。就好比当年每辆自行车收税4.5元,不够税务人员的工资。民间解读者,天真了。

  如今税收部门又积极扩编。《意见》提出:在确保信息安全和规范利用的前提下,多渠道、多层级归集居民和非居民个人的收入、财产等相关信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创新收入监测方式方法,提升居民收入信息监测水平。此外,正在修订中的税收征管法已经明确建立自然人纳税识别号,这将归集个人工资、薪酬、证券、不动产、保险、银行存款信息。国家级电子政务工程金税三期已在试点,正在向全国推广。到那时,个人收入就可能全部入笼了。

  一个成熟社会,公民的个人收入确实应该有准确的数目。但官员是否应该率先公开自己的财产呢?其实,早多少年这事就提出了。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财产收入申报法》列入立法项目,只是“当时由于技术手段无法满足要求等等原因”而没有进行下去;1995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2001年6月15日,中纪委、中组部联合发布《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2005年山东民营科技促进会副会长王全杰在当年人大政协两会上提出《建立官员个人资产申报制度》的议案。

  不幸,这些拟议的法和正式公布的规都不了了之。其中一条解释是“不适合中国国情”。官方曾公开表示,“官员申报财产,涉及面很广,操作起来比较复杂,不是短期内就能办到的。”

  人们对税那么敏感,中国的税到底重不重?2011年,《福布斯》杂志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公布,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法国第一,中国内地第二。当然,官员很生气,政府公布了10年来中国财政收入占GDP的比值,2012年也就22.6%,比大多数国家的30%以上低多了。3年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府财政统计手册》称,2014年、2015年中国的宏观税负分别为29.1%、29.1%,低于世界平均水平38.8%。《福布斯》杂志、中国政府、IMF,谁对?

  其实,“税负”应该是包括政府的各项收入,而绝不仅是税务部门收税收。政部发布的2015年中国财政收支: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2217亿元,占GDP比例为22.5%。而按照IMF的《政府财政统计手册》标准,一个国家全口径政府财政收入为为一般预算收入(税收收入、国有资产收益和利润等)、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外收入、土地有偿使用收入、社保基金收入几项。

  而2015年中国预算收入有几个大项是没加进来的。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112亿元,地方本级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8218亿元(包括土地出让金),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560亿元。这样一加,中国全口径的财政收入就达到了24.31万亿元,与中国2015年67.67万亿元的GDP相比,税负水平就变为35.9%,已超过美国。IMF经济学家真粗心。

  另外,按照很多国家的统计,发行国债收入也要进入财政收入的。中国2015年财政收入15.22万亿元,支出17.58万亿元,中间差额2.36万亿元怎么来的?如果把这加上就是26.67万亿元了。还有2015年中国广义货币供应新增17.36万亿元,这个铸币税是不是也要算进去?这样中国税负水平举世第一有什么奇怪的?

  非税收收入也是一笔糊涂账。在内地现行财政体制中,除预算内拨款外,还有自筹资金制度,比如政府要建一个大楼,财政只给1000万,缺口自己去补。要成立一个机构,财政不给钱,自己去收费。汽车在公路上抛了锚,警察救助本是义务之举,就像警察救助被劫人质,但警察要收拖车费。燃油税迟迟不能替代养路费,27万公路收费员的安置是阻力之一,有的收费员月薪达8000元,全世界有收费公路14万公里,而中国内地就有10万公里。

  电视剧《亮剑》中的八路军团长李云龙就是自己去搞钱、搞武器,壮大了独立团。这些只给政策不给钱的“独立团”大多具有执法权力,于是权力商业化,为了钱把权力用到极致。

  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60多年了,那些革命时期的战法怎么还能畅通无阻?

责任编辑:徐睿明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