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下黑色系暴涨背后推手是谁 钢铁煤炭分道扬镳

在去产能背景下,钢铁煤炭这一对兄弟可谓分道扬镳。年初以来,焦炭期货近期罕见收出15连阳,涨幅逾34%。焦煤期货的表现则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煤炭板块气势如虹的涨势幕后推手是谁?谁又在逆势而为?价格的天花板又在哪里?

  原标题:寻找黑色系牛市推手 “煤荒”背后去产能歧路

  从年初一直火到年尾,总觉得摇摇欲坠要回落。然而,以焦炭期货为代表的黑色系品种给了空头一记重击,并发出严正警告:“牛市慎言顶”!

黑色系暴涨背后推手是谁

  年初以来,焦炭期货从558元/吨一路涨至昨日的1680元/吨,近期更是罕见收出15连阳,涨幅逾34%。焦煤期货的表现则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煤炭板块气势如虹的涨势幕后推手是谁?谁又在逆势而为?价格的天花板又在哪里?

  累不起的库存

  今年年初以来,焦炭期货已经历三轮上涨行情,累计涨幅达139.32%。这三波涨势的共同之处在于:上涨气吞山河、一气呵成,基本上以“45度”仰冲形态完成。其上涨幅度之大之快,不仅令做空者煎熬失眠,令旁观者惊叹“颠覆三观”,甚至也令获利的做多者心慌迷茫。

  “焦煤焦炭连续突破新高,主要原因还在于供给侧改革的有效落实。因供给超预期收缩、持续存在较大供需缺口,焦煤焦炭库存不断消耗。目前已降至安全边际之下,部分钢厂已因煤焦紧缺而影响生产。目前产能利用率已处于较充分位置,价格再高都无法促进超额供给,库存迟迟无法累积。”银河期货分析师郭军文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今年4月起,国内煤矿全面实行276天工作制,尤其是国有煤矿对此规定执行非常严格,这导致煤炭产量开始快速减少。1-9月,中国原煤产量同比大幅下降10.5%至24.6亿吨。

  同时,由于今年下游需求明显好于前两年,钢厂生产积极性高,9月份粗钢产量同比升幅明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9月粗钢产量6817万吨,同比增长3.10%。2016年1-9月,粗钢累计产量达60378万吨,同比上升0.40个百分点,累计同比逆转由降转升。可见,一面是产量的快速下滑,一面是需求的持续回升,供需错配给了多头大幅上涨的底气。

  兴证期货分析师林惠介绍,当前焦炭港口库存相对稳定,焦化厂以及钢厂库存均处于低位,尤其是国内大中型钢厂焦炭平均库存可用天数目前仅有6天。为保证四季度订单的正常完成,钢厂补库的意愿较为强烈。

  此外,运力紧张导致运价上涨,间接助推了煤炭价格自成本端上扬。9月下旬起,国内煤炭和焦炭的公路运费大幅涨价30%以上,铁路运费和海运费用也从10月中旬开始提高。

  近期发改委多次召集煤炭企业进行座谈,要求先进产能释放。但国信期货分析师施雨辰表示,增量需要时间和过程,且一部分企业因安全设备未到位、担心后期运力紧张导致自己产品库存增加等原因,生产积极性并不高,因此产量的增加量不如预期多。

  谁在牛市抛空

  “涨多了”、“大涨之后必有大跌”有时候会成为投资者做空的理由。在这波惊心动魄的黑色浪潮中,不少做空者无疑付出了昂贵的学费。

  其中有一位网名为“复利交易员”的投资者,其携在股市中赚取的500万元资金入场,两度逆市做空黑色品种,结果两度惨遭爆仓,最后账面只余6万元。

  这一段投资故事近期在期货圈内流传甚广,令人唏嘘。那么在牛市已经确立的背景下,谁还在逆市做空呢?

  大商所盘后数据显示,焦炭期货主力1701合约中,多单持仓最多的是永安期货、海通期货和银河期货,多单量分别达1.87万手、1.70万手和8854手;空头主力则是海通期货、国泰君安[0.00%]期货和中信期货,空单量为1.54万手、9190手和8668手。

  这些主力空头席位背后,隐藏着谁的身影?现货企业、套利者,还是投机资金?

  据我的钢铁分析师宋赛分析,做空者应以超短期的投机资金为主。其表示,若钢厂的焦炭库存减少得不能生产,则钢厂大可以去现货市场购买,而不会选择一个月交割一次的期货。若钢厂为了套保的要求去购买焦炭,按照螺纹钢目前的价格,没有利润,做套保时机不成熟,则可以排除钢厂在焦炭上做多的可能;同样由于钢厂焦炭库存不多,故其也不会开空来对原料套保。而对于焦化厂而言,由于目前焦炭抢手,期货贴水较多,做套期保值无疑是亏本买卖,故也不会去做空来对焦炭进行套保。

  牛市不猜顶

  与前两次上涨略有不同的是,焦炭期货此次第三轮上涨的K线斜率更为陡峭,连涨天数也更多,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在加速赶顶,严防风险。

  有关部门也对当前快速上涨的价格表示忧虑,多次召开会议,针对目前局部地区煤炭供应紧张状况,批准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同时表示希望企业在适当释放产量保供的情况下稳定价格,并要求煤企与用户明年签订有量有价的长协。

  种种迹象,是否表明黑色系的拐点将至?

  郭军文认为不宜轻易猜顶。煤焦目前供给不足,库存偏低;且1、2月份将迎来煤炭季节性减产,预计到年底,煤炭紧张局势都难以缓和,期货向现货价格靠拢是大概率事件,期货价格涨幅或将超出市场预期。

  “焦炭1701合约相对于现货仍有所贴水,而1月份受天气及春运影响,运费或进一步上升,在1月份进行实物交割对买方更加有利,因此,焦炭1701合约后期上涨概率更大。”华泰期货分析师尉俊毅表示。

  现货方面,10月24日河北唐山的准一级焦炭汽运到厂含税价已经高达1820-1830元/吨,相比期货1680元/吨,升水达140-150元/吨。

  尉俊毅认为,上周独立焦化企业平均开工率上升至84%,为今年以来最高,后期焦炭供应将增加。不过由于钢材价格连续上涨,上周全国高炉开工率小幅上升至79.28%,加上冬季钢厂补库需求上升,焦炭需求良好,足以消化增加的供应量。因此,在11月中旬下游淡季到来之前焦炭需求仍会处于较高水平,对焦炭价格形成支撑。

  上海证券报:“煤荒”背后的去产能歧路

  煤炭和钢铁这一对去产能路途上的兄弟,如今却分道扬镳。煤炭重现供不应求的强势格局,动力煤价格单边上扬,焦煤和焦炭现货价格最近三个月上涨超过50%。与此同时,由于冶金煤供应告急、成本大幅攀升,一度火热的钢市降温入秋,钢厂10月份的即期利润跌至盈亏线下。

  寒露一过,北方又到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季节。

  一天,10余名来自各地的企业、期货机构的煤炭行业研究员,按例会聚北方,把酒畅谈。这一次的心情与去年行业“冰封期”相比舒畅不少。因为,今年以来,276个工作日减量生产制度让煤炭重现往年供不应求的强势格局,动力煤价格单边上扬,焦煤和焦炭现货价格最近三个月上涨超过50%。

  不过,同为“黑色系”的钢铁行业研究员没有心情喝酒吃肉了。冶金煤供应告急、成本大幅攀升,7、8月份火热的钢市,却在传统的“金九银十”降温入秋,钢厂10月份的即期利润跌至盈亏线下。

  同天不同炎凉,折射出煤钢去产能的产业链困局。“房地产开发火爆推升粗钢需求,粗钢需求点燃钢厂生产热情,钢厂生产需要‘双焦’供应,而‘双焦’限产了。产业链去产能的不同步,造成了今天煤炭产能在定量限产后一放又放。”一位钢铁行业研究员直言。

  钢铁企业闹“煤荒”

  “云南一家钢铁厂这两天就因为焦炭供应紧张,刚停掉一座350立方米的高炉。”记者近日从一位钢铁行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近两个月来,由于焦炭供应持续紧张,已经影响到部分钢厂正常生产节奏,部分钢厂不得不提前检修、甚至减产。

  20日,网上流出钢企向供应商紧急要煤的求援函,其无烟煤库存降低到仅能维持3天。“现在钢厂能凭老客户关系拿到货就不错了,而且也不一定能按需求量足额发货。”山西太原一家焦化企业人士向记者反映:“上游焦煤供应不足,我们自己的产量也有限。”

  钢铁和煤炭这一对去产能路途上的“难兄难弟”在关键时刻出现了分歧。9月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一份向发改委“求煤”的文件流出,让钢铁和煤炭的供应矛盾进入大众视野。文件称,近两个月煤炭供需形势从充足变为紧张,有的钢企个别炼焦配煤的煤种库存几乎断供。

  一夜之间,煤炭仿佛又回到五年前供不应求、价格攀升的“黄金时代”。

  “短期内,无论大集团、小煤矿都释放不出产能了,焦化厂开工率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我的钢铁”网煤焦事业部分析师雷万青告诉记者,从供给端增加煤焦产量已经不太现实,只有从需求端减少用量,才能缓解整体煤焦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

  下游用煤企业资源紧张的情况再次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重视。9月份,国家发改委多次召开煤炭专项会议,讨论下游用煤情况。了解上述会议过程的人士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十分重视冬季供电供暖保障工作。最早从7月起就放出风声,或释放部分被控制住的产能。而对于钢铁行业希望增加焦煤供应的呼吁则态度微妙,对是否释放焦煤产量一直未给出明确表态。

  钢铁行业闹“煤慌”的原因或许能从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中得到解释。9月份,全国粗钢产量6817万吨,同比增长3.9%;对比之下,原煤产量27696万吨,同比下滑12.3%。今年前9月,中国粗钢产量6.0378亿吨,同比下跌0.4%;原煤累计生产24.56亿吨,同比下滑10.5%。与此同时,由于钢厂求煤心切,9月焦炭产量同比上升7.3%至3929万吨,但今年前9月焦炭产量仍同比下降1.6%。

  煤钢去产能“殊途”

  一个减产不到0.5%,一个减产超过10%。为何同样执行去产能的煤、钢两大产业,反映在产量数据上的结果相去甚远?上证报记者从一线了解到的情况或能给出答案。

  小马是内蒙古某大型煤炭企业的工作人员,职责是生产计划调度。

  “我们公司有近半的煤矿因为资源渐渐枯竭、开采成本过高,已处于停产状态,也列入了去产能的范围。”小马说。

  根据国家发改委最新公布情况,截至9月底,我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已经完成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

  “对于违法违规超产的煤矿,今年监管的力度异常严格。督查组经常到煤矿抽查,了解是否超能力生产等。”小马说,平时监管部门还通过视频监控、定时定量分发票据等方式控制煤矿的产量。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进一步细化276个工作日制度。部分煤矿反映从6、7月份起,产量仅能供应重要的大客户。

  6月开始,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大幅攀升,目前焦炭价格也创下近三年新高。中宇资讯市场分析师关大利认为,煤炭行业与下游行业去产能的工作没有同步展开,需求没有同步减少,才令煤炭供应变得紧张导致价格上升。

  具体来看,煤炭下游涉及电力和钢铁企业,前者使用动力煤,后者使用焦煤焦炭等冶金煤。在火电用煤依然宽松的情况下,冶金煤资源却尤其紧张,是因为钢铁行业去产能不力吗?

  数据很难一言以蔽之。国家统计显示,截至8月底,全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约1.53亿吨,完成全年目标的61%;28个产钢地区和中央企业共退出粗钢产能3468万吨,约占全年任务量的77%。从进度来看,钢铁去产能甚至比煤炭推进得更快。

  “我们现在就按照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政策规定来,要求停掉的产能就停,该限产的就限产。”河北省唐山地区一家国有钢厂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钢铁业去产能的问题,可能是出现了只去产能没有控产量。”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钢铁产能接近12亿吨。按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亿多吨粗钢年产量计算,行业利用率仅为67%。记者采访到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大多是长期停产闲置的产能,因此对产量影响不大。

  对比之下,煤炭行业一方面关停落后煤矿,一方面对先进产能也限制产量。上半年通过减量化生产和治理违法违规控制了约10亿吨产能,其中全面实行276个工作日制度相当于控制了超过6亿吨的产能。

  上下游行业“失衡”

  在受政策把控的煤炭市场,产量政策犹如“松紧带”。4月至今煤矿全面缩量生产后,9月政策市场又受下游影响转而适度放开。

  9月底,国家发改委联合部门下发了《关于适度增加先进产能投放、保障今冬明春煤炭稳定供应的通知》。据测算,将有1503座符合条件的煤矿可以于今年10月1日12月31日,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产能。

  然而,煤炭行业生产并不能像政策预期的那样“收放自如”,短期内产能较难恢复。“一些煤炭企业前三季度已经完成了全年的经营目标,加上担心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期加班的动力不是很足。”小马告诉记者,集团下属的矿井进入了第一批74座先进产能释放名单,获准在国庆长假期间继续生产,实际只生产了3天。

  相比于政策严控的煤炭市场,钢铁产量相对市场化,一些民营钢企在国家去产能之年迎来了复工潮。“钢价走势最强的是3、4月份,一方面是因为去年大面积停产使得行业供给处于低位,加上一、二季度的需求复苏,行业供需错配下,价格企稳回升。另外一方面是由于大量资金进入黑色产业链,尤其是期货市场,这也带来一部分需求回升。”刘海认为。

  在实体需求端,楼市火爆也为钢市上涨“釜底添薪”。“今年楼市行情使得房地产开发商资金回笼较快,对钢价起到催化作用。”刘海说。

  2015年用钢数据显示,房地产占据了钢铁下游超过一半的需求。今年开发商投资增速整体上升,1至9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名义增长5.8%。

  除了房地产行业,基建投资也成为今年钢铁下游的一大亮点。从总量上来看,今年基建投资较去年预计有接近20%的增长,1至9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额同比增加17.92%。

  在诸多需求因素和经济稳增长预期下,钢企在6、7、8三个月开工率和产量持续上升。正如中钢协人士所言,去产能的同时要保障稳增长,需要把握好控产量和去产能的问题。

  在经济运行体系里,去产能和稳增长政策如何平衡联动,市场和政府的两只手如何协调,这是传统行业转型升级道路上仍待摸索的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煤价飙涨传导链: 电厂库存临近爆仓多头盈利上亿

  一波被戏称为“专治各种不服”的行情正在上演……

  “上半年是钢材,下半年是煤炭,资金紧跟着黑色系可劲炒”,辽宁鞍山的职业投资者侯森10月24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近期已开始转为看空煤价,但是面临如此强势的市场,暂时仍不敢贸然进场做空。

  事实证明,侯森的谨慎选择十分明智。截至10月25日收盘,焦煤上涨5.05%,动力煤上涨4.65%,而焦炭则以6.97%的涨幅创下了“15连阳”的纪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与上半年螺纹钢飙涨行情相比,本轮焦炭上涨呈现“小碎步”式上攻,由于未出现连续涨停走势,所以无法触发相关交易规则,故各家交易所迟迟未出手干预。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近期“三煤”内部轮动效应明显。10月24日,前期涨幅较小的动力煤出现补涨,当天报收涨停;10月25日,热点再次扩散至钢铁产业链品种,当天铁矿石、锰硅主力合约涨停。

  对此西南期货钢铁研究员夏学钊25日表示,“比较而言,铁矿石是基本面最差的品种,它的涨停显示出目前市场资金的炒作达到了顶点。”

  “零和交易”下的财富再分配

  每当趋势性行情来临时,都意味着财富的重新分配,这一规律在期货市场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个人账户再次爆仓了,如今讲再多的逻辑也没用,错了就是错了,又让大家见笑了。”近期因做空焦炭,而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的投资者“复利交易员”,10月17日在微博上表示。

  截图显示,一个账号为9210079的账户,今年8月1日净值为65万元,期间入金6.5万元,手续费为4.8万元,到10月21日时,该账户平仓亏损已达到60.4万元,期末净值仅剩下6.4万元。

  零和交易机制下,输家的亏损,相应变成了赢家的巨额收益。

  以某网络期货实盘大赛为例,名为“刘1962”的账户,自9月1日参赛以来,累计收益率达到144.44%,盈利金额则接近1.7亿元。

  其持仓结构显示,第一大重仓品种为动力煤,持仓比例为27.18%,而其在动力煤品种上的平仓盈亏则高达5321万元盈利。

  上述投资者的遭遇,正是近期“三煤”连续大涨所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从起涨点9月19日开始,焦炭主力结算价至今上涨45%,同期焦煤主力结算价上涨47.9%,动力煤主力结算价则上涨27%。

  “跟踪盘面可以清晰看到,有时候一根直线就上去了,同时伴随着较高的成交量,这是因为盘面价格触发了程序化交易的下单条件”,郑州一位期货营业部经理10月25日表示。

  她还介绍称,当地炒手已放弃“日内炒单”模式,开始转为几个人联合组团操作,而程序化交易系统现已十分普遍,“手敲的下单速度明显慢半拍,程序化交易则要快很多。”

  西南期货跟踪持仓数据发现,从今年8月初开始,焦炭期货前20名席位始终处于净多头持仓状态。至10月24日,净多头持仓占比仍维持在5.6%,多头仓位仍相对稳定。

  “煤价的这轮上涨,除了资金的推动作用外,还包括了现货价格不断上调的因素,部分品种期货价格反而处于贴水状态”,夏学钊介绍。

  以焦煤为例,10月24日山西产地报价为1300元/吨,内蒙古报价为1450元/吨,而25日焦煤1701合约结算价则为1274.5元/吨。

  与上半年飙涨的螺纹钢相比,本轮“三煤”上涨始终维持碎步上涨走势,这使得交易所方面亦很难出手干预。

  值得关注的是,本周“三煤”开始加速上涨,迟迟不敢逾越的涨停“红线”于24日和25日先后被动力煤、焦炭打破,而这将触发单边市的交易规则,相应交易所将加大调控力度。

  煤价上涨“后遗症”

  “吃馒头的人没少,但是馒头少了”,对于当前的煤炭市场,山东潍坊的丁利(化名)如此评价道。而丁利所扮演的角色,相当于是电厂与贸易商的“中间人”。

  “一般来说,电厂的标准库存不能低于40天,但是省内的电厂都达不到这个标准,部分电厂库存仅够一个星期使用的。不是不想屯货,而是有钱也买不到。”丁利10月24日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由于煤价上涨,贸易商与电厂签订的合同数量也都很少,“一天一个价,你说是按照合同价格走,还是按照新价格走?”

  焦炭、钢铁产业链的供需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公开数据显示,1-8月粗钢累计产量为53631万吨,与去年基本持平,同期焦炭累计产量为29238万吨,同比下降2.7%。相比之下,炼焦煤累计产量则为28303万吨,同比下降11.3%。

  不难看出,焦煤产量降幅大于焦炭,焦炭降幅大于钢铁,最终造成上游供给跟不上下游需求的尴尬局面。

  “下半年以来,公司就没做过动力煤的交割,近期交割品种只有白糖、PTA”,郑州一位负责期货交割的期货公司人士10月25日介绍称。

  据了解,当市场供过于求时,企业和贸易商往往会将产品注册为仓单,以此通过期货交割的形式出货,反之亦然。这从侧面也可看出,目前煤炭的紧俏程度。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变量,则来自于社会上的“隐形库存”。

  安迅思煤炭行业研究员张叶青10月25日指出,煤价不断上涨的背景下,贸易商的价格预期也随之升高,即使手中有货也不愿过早出售,而这部分库存目前尚无法统计。

  为平抑煤价,国家发改委下半年更是多次召开煤企座谈会,其中被市场最为关注的便是“276天”限产政策的松绑,以及各家煤企的产能释放情况。

  实际上,国家发改委在9月29日召开的煤炭去产能通气会上已经表示,将在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有条件有序释放部分安全高效先进产能,以改善煤炭供需状况。

  以山西为例,当地共有235处煤矿参与此次先进产能释放。其中,山西焦煤集团旗下的27处煤矿将恢复330个工作日制度生产,预计将新增产量176.3万吨。

  不过,在张叶青看来,首先产能释放需要一个过程,其中包括了人员、设备、材料等多方面的准备,而不是产量立刻就能大幅增加。

  其次,如今煤价处于高位,各家煤企盈利情况很好,但是产量一旦释放出来,必将刺激煤炭价格下行,所以能否严格执行增产仍存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