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一路飙涨市场强势 电厂煤炭库存低有钱也买不到

一波被戏称为“专治各种不服”的行情正在上演……“上半年是钢材,下半年是煤炭,资金紧跟着黑色系可劲炒”,辽宁鞍山的职业投资者侯森10月24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近期已开始转为看空煤价,但是面临如此强势的市场,暂时仍不敢贸然进场做空。

  (原标题:煤价飙涨传导链: 电厂库存临近爆仓 多头盈利上亿)

  一波被戏称为“专治各种不服”的行情正在上演……

  “上半年是钢材,下半年是煤炭,资金紧跟着黑色系可劲炒”,辽宁鞍山的职业投资者侯森10月24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虽然近期已开始转为看空煤价,但是面临如此强势的市场,暂时仍不敢贸然进场做空。

  事实证明,侯森的谨慎选择十分明智。截至10月25日收盘,焦煤上涨5.05%,动力煤上涨4.65%,而焦炭则以6.97%的涨幅创下了“15连阳”的纪录。

煤价一路飙涨市场强势 电厂煤炭库存低有钱也买不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与上半年螺纹钢飙涨行情相比,本轮焦炭上涨呈现“小碎步”式上攻,由于未出现连续涨停走势,所以无法触发相关交易规则,故各家交易所迟迟未出手干预。

  不过需要警惕的是,近期“三煤”内部轮动效应明显。10月24日,前期涨幅较小的动力煤出现补涨,当天报收涨停;10月25日,热点再次扩散至钢铁产业链品种,当天铁矿石、锰硅主力合约涨停。

  对此西南期货钢铁研究员夏学钊25日表示,“比较而言,铁矿石是基本面最差的品种,它的涨停显示出目前市场资金的炒作达到了顶点。”

  “零和交易”下的财富再分配

  每当趋势性行情来临时,都意味着财富的重新分配,这一规律在期货市场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个人账户再次爆仓了,如今讲再多的逻辑也没用,错了就是错了,又让大家见笑了。”近期因做空焦炭,而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的投资者“复利交易员”,10月17日在微博上表示。

  截图显示,一个账号为9210079的账户,今年8月1日净值为65万元,期间入金6.5万元,手续费为4.8万元,到10月21日时,该账户平仓亏损已达到60.4万元,期末净值仅剩下6.4万元。

  零和交易机制下,输家的亏损,相应变成了赢家的巨额收益。

  以某网络期货实盘大赛为例,名为“刘1962”的账户,自9月1日参赛以来,累计收益率达到144.44%,盈利金额则接近1.7亿元。

  其持仓结构显示,第一大重仓品种为动力煤,持仓比例为27.18%,而其在动力煤品种上的平仓盈亏则高达5321万元盈利。

  上述投资者的遭遇,正是近期“三煤”连续大涨所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从起涨点9月19日开始,焦炭主力结算价至今上涨45%,同期焦煤主力结算价上涨47.9%,动力煤主力结算价则上涨27%。

  “跟踪盘面可以清晰看到,有时候一根直线就上去了,同时伴随着较高的成交量,这是因为盘面价格触发了程序化交易的下单条件”,郑州一位期货营业部经理10月25日表示。

  她还介绍称,当地炒手已放弃“日内炒单”模式,开始转为几个人联合组团操作,而程序化交易系统现已十分普遍,“手敲的下单速度明显慢半拍,程序化交易则要快很多。”

  西南期货跟踪持仓数据发现,从今年8月初开始,焦炭期货前20名席位始终处于净多头持仓状态。至10月24日,净多头持仓占比仍维持在5.6%,多头仓位仍相对稳定。

  “煤价的这轮上涨,除了资金的推动作用外,还包括了现货价格不断上调的因素,部分品种期货价格反而处于贴水状态”,夏学钊介绍。

  以焦煤为例,10月24日山西产地报价为1300元/吨,内蒙古报价为1450元/吨,而25日焦煤1701合约结算价则为1274.5元/吨。

  与上半年飙涨的螺纹钢相比,本轮“三煤”上涨始终维持碎步上涨走势,这使得交易所方面亦很难出手干预。

  值得关注的是,本周“三煤”开始加速上涨,迟迟不敢逾越的涨停“红线”于24日和25日先后被动力煤、焦炭打破,而这将触发单边市的交易规则,相应交易所将加大调控力度。

  煤价上涨“后遗症”

  “吃馒头的人没少,但是馒头少了”,对于当前的煤炭市场,山东潍坊的丁利(化名)如此评价道。而丁利所扮演的角色,相当于是电厂与贸易商的“中间人”。

  “一般来说,电厂的标准库存不能低于40天,但是省内的电厂都达不到这个标准,部分电厂库存仅够一个星期使用的。不是不想屯货,而是有钱也买不到。”丁利10月24日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由于煤价上涨,贸易商与电厂签订的合同数量也都很少,“一天一个价,你说是按照合同价格走,还是按照新价格走?”

  焦炭、钢铁产业链的供需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公开数据显示,1-8月粗钢累计产量为53631万吨,与去年基本持平,同期焦炭累计产量为29238万吨,同比下降2.7%。相比之下,炼焦煤累计产量则为28303万吨,同比下降11.3%。

  不难看出,焦煤产量降幅大于焦炭,焦炭降幅大于钢铁,最终造成上游供给跟不上下游需求的尴尬局面。

  “下半年以来,公司就没做过动力煤的交割,近期交割品种只有白糖、PTA”,郑州一位负责期货交割的期货公司人士10月25日介绍称。

  据了解,当市场供过于求时,企业和贸易商往往会将产品注册为仓单,以此通过期货交割的形式出货,反之亦然。这从侧面也可看出,目前煤炭的紧俏程度。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变量,则来自于社会上的“隐形库存”。

  安迅思煤炭行业研究员张叶青10月25日指出,煤价不断上涨的背景下,贸易商的价格预期也随之升高,即使手中有货也不愿过早出售,而这部分库存目前尚无法统计。

  为平抑煤价,国家发改委下半年更是多次召开煤企座谈会,其中被市场最为关注的便是“276天”限产政策的松绑,以及各家煤企的产能释放情况。

  实际上,国家发改委在9月29日召开的煤炭去产能通气会上已经表示,将在2016年10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有条件有序释放部分安全高效先进产能,以改善煤炭供需状况。

  以山西为例,当地共有235处煤矿参与此次先进产能释放。其中,山西焦煤集团旗下的27处煤矿将恢复330个工作日制度生产,预计将新增产量176.3万吨。

  不过,在张叶青看来,首先产能释放需要一个过程,其中包括了人员、设备、材料等多方面的准备,而不是产量立刻就能大幅增加。

  其次,如今煤价处于高位,各家煤企盈利情况很好,但是产量一旦释放出来,必将刺激煤炭价格下行,所以能否严格执行增产仍存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