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雅全国门店几近关停 北京限流经营引发消费者不满

10月23日下午有知情人士爆料称,由于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采取限流接待措施,引发持有净雅大酒店储值卡消费者的不满。去年初还对外称在全国有26家门店的净雅大酒店,目前确定在营业的门店只有3家,且其中2家被传有关店意向。

  原标题:净雅全国门店几近关停 北京最后一家店限流经营

  北京最后一家店限流经营 持卡消费者矛盾激化

  净雅全国门店几近关停

  10月23日下午有知情人士爆料称,由于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采取限流接待措施,引发持有净雅大酒店储值卡消费者的不满。北京商报记者赶往现场看到,虽然学院路店内的消费秩序已经恢复,工作人员处于正常服务状态,但从该门店的接待情况来看,确实存在限流情况。学院路店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北京其他门店均已关店,持卡消费者只能在该店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后了解到,去年初还对外称在全国有26家门店的净雅大酒店,目前确定在营业的门店只有3家,且其中2家被传有关店意向。此外,还有1家门店无法联系上,暂时不能确定是否处于正常营业状态,至此净雅大酒店的门店几近全部关停。

净雅全国门店几近关停 北京限流经营引发消费者不满

  净雅门店限流经营

  据知情人士爆料,大量持有净雅大酒店储值卡的消费者聚集在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要求消费,但门店采取了限流限售的方式,人为缩小接待能力引起消费者不满,现场双方矛盾一度激化。

  北京商报记者赶往现场看到,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内的消费秩序已经恢复,消费者用餐情况也比较有序。但从该门店的接待情况来看,确实存在限流情况:偌大的门店,只有一个小厅内几张餐桌可供顾客使用,顾客集中在小厅内就餐,可选菜色也比较有限。北京商报记者初到时看到,店内几张餐桌全部满客,另有部分消费者在排队等待消费。晚上7点多,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内就已经无人排队,用餐的消费者也已经很少了。

  对于储值卡的处理,工作人员介绍,持卡消费者可现场用餐消费,也可下单打包带走。值得注意的是,门店对储值卡并无退款等处理办法。北京商报记者在现场的1个小时内看到,来店消费的顾客均是用储值卡结算。而且不少消费者除了在现场消费用餐,还大量打包带走。“听说这店不久就要关门了,赶紧把卡里的钱用完。”一位消费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一位消费完离店的消费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很多持有储值卡的消费者听说这家门店不久后就要关停了,所以才前来就餐。尽管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的工作人员表示,门店暂未接到停业的相关通知,但他仍建议持储值卡的消费者尽快来店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净雅大酒店学院路店表示要预订婚宴,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门店没有接待2017年1月婚宴的计划。对于2016年年底的婚宴也吞吞吐吐没能说明是否可以预订。

  业内人士指出,就经营规划周期来看,从现在开始推算,到明年1月底仅3个月时间,这并不符合一般婚宴的经营规划。江苏九洲环宇商务广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方世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地区,好日子的婚宴一般提前一年就已经定了;就现在来看,不少酒店明年‘十一’的婚宴都已经预订了。”

  传统大店几近关停

  在电话中,上述工作人员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对外声称是停业装修的净雅大酒店金宝街门店目前仍未恢复营业,北京高峰时期6家门店同时营业的净雅大酒店门店目前仅剩学院路店一家。

  2011年底高端餐饮开始遇冷,以公务消费为主的净雅大酒店业绩下滑严重。去年初,净雅大酒店首次确认将关店止损。今年以来,净雅大酒店就不断曝出因关店带来的维权问题。今年1月,沈阳净雅大酒店员工向媒体曝光大酒店拖欠员工工资。今年2月,持有青岛净雅大酒店自助餐卡和餐券的消费者反映维权无果,此后有消息称净雅大酒店曾短暂出现过带着礼品摆摊,消费者可持卡兑换,但不少消费者均反映没有接到通知,赶到相应地点也不见净雅大酒店的人和礼品摊。今年7月,位于河南郑州曼哈顿广场的净雅大酒店遭前员工上门讨薪,8月,原计划10月停业的净雅大酒店曼哈顿店提前停业,拖欠员工工资再次引来维权行为。在山东,原有的三家净雅大酒店门店仅剩一家,净雅大酒店也因房产租赁纠纷被当地企业一纸诉状告上法庭。

  净雅集团副总裁张桂金此前表示,净雅的传统门店未来将全部关停,仅在各地保留1-2家精品小店,目前净雅大酒店正积极寻找投资方。

  10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按照净雅大酒店官网提供的联系方式一一确认,目前除了沈阳未来城净雅大酒店电话无人接听无法确认是否尚在营业之外,北京仅剩学院路一家门店、青岛净雅关停、济南净雅仅剩海意净雅大酒店、临沂净雅关停、威海净雅全部关停,郑州尚有一家净雅大酒店在经营,但接线人员表示,不确定是否能够经营到明年。

  净雅是1988年在威海发展起来的餐饮公司,以海鲜起家,一度成为高端餐饮的代表企业。曾经在高端餐饮行业炙手可热的标杆企业如今惨淡收场,净雅大酒店内部将转型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对公务、政务消费的不切实际幻想。

  净雅思路难抗消费升级

  张桂金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国家相关政策出台之后,集团高层错判认为,高端餐饮市场不会就此被一棍子打死,净雅大酒店多年的品牌积累和经营思路不能轻易否定,政府招待和商务招待未来还是净雅大酒店的主要收入点”。

  而正是这种错判和观望,令净雅大酒店始终难以彻底转型,从而在困境中越陷越深。从连续关店、拖欠工资到出租物业,净雅大酒店的资金匮乏程度可见一斑。

  其实,早在2013年,净雅集团董事长张永舵就曾宣布过转型举措,在各店内部开设火锅店,用大众业态补缺,希望通过多业态组合、多模式发展、多资本运作、多品牌经营来扭转颓势。净雅还曾经计划通过收购团膳企业,涉足地铁餐饮项目,并投资购买了大批餐车,但项目最终不了了之。

  2015年初,净雅高级副总裁张栋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净雅将会陆续关停部分亏损店面,倚重自持物业,注重餐饮后台产品研发,重点发展线上业务。

  然而,净雅重金打造的线上业务同样宣告失败。净雅也尝试向大众餐饮靠拢,降低菜品价格,甚至在门店前摆摊卖包子、饺子等,但消费者对此并不买账,不少粉丝对净雅适应大众餐饮从而向食材品质的妥协颇有微词。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认为,净雅培育了一批个人高端消费者,但降低菜品质量显然使得这一消费群体对净雅品牌的认可度有所下降。在他看来,净雅之前多依赖公务消费,市场压缩后又很难在品质上进行市场竞争。

  对于净雅的未来,张桂金曾表示,净雅正积极寻找投资方,拟以物业、人员和管理入股,成立新公司来清偿拖欠员工的工资。

  一位餐饮业投资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就目前的净雅而言,人员和管理方面对投资者的吸引力,远远不及该公司辉煌时期在地段较好的位置积累的房产物业。“在新公司中保留净雅元素,专门养一个团队,要比直接买断复杂和拖沓得多。资源入股对净雅来讲是好路子,但在实际运营中,打包出售或许能够更快地解决问题。”

  10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张桂金希望做进一步了解,但截至发稿,电话并未接通。

责任编辑:杨菲菲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