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股地方银行冲击A股IPO 发行规模上限高低差达6倍

随着A股市场再次对银行开启尘封之门,前几年一度大热的地方银行赴港IPO突然变了风向,A股市场再度热络起来,那些已然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均欲借此良机冲击A股IPO。梳理各家银行对外披露的A股发行方案发现,银行间A股发行规模上限各不相同,最大差距高达6倍以上。

  原标题:H股地方银行集体表态返航A股 “德比”战火重燃

  风水轮流转,用这句话来形容地方银行在IPO之路上的选择,显然是再恰当不过了。

  随着A股市场再次对银行开启尘封之门,前几年一度大热的地方银行赴港IPO突然变了风向,A股市场再度热络起来,那些已然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均欲借此良机冲击A股IPO。

H股地方银行冲击A股IPO 发行规模上限高低差达6倍

  随着日前青岛银行A股上市议案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拟进行“A+H”的地方银行队伍急速扩容。除了刚刚上市不久的天津银行外,其他在港上市地方银行已全部表示有意于A股市场。显然,不仅是未上市的银行希望通过IPO补充资本,那些已经上市的银行寻求新资本补充渠道的需求同样强烈。而A股市场6月份向银行股开闸,更是让它们回归A股的愿望变成了股东大会决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各家银行对外披露的A股发行方案发现,这些银行之间的A股发行规模上限各不相同,跨度从逾36亿股到6亿股。

  H股上市银行

  悉数有意“杀回”A股

  日前,青岛银行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该行首次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的一系列议案,该行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A股股票并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而就在上月下旬,郑州银行A股上市的议案也刚刚获得通过。在青岛银行、郑州银行正式进入回归A股的银行大军后,在港上市的城商行、农商行的“A+H”版图急速扩大。目前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共有9家,分别为8家城商行和1家农商行,除了于今年3月末才在港上市的天津银行在是否回归A股IPO动向上仍按兵不动外,其他银行均已全部宣布将回归A股上市。

  此前长达6年时间的银行A股IPO的停摆,让急于上市进行资本补充的各地方银行不得不将上市目光聚焦于港股,几年时间内地方银行H股IPO屡有斩获。按在港上市交易时间排列,重庆农商行无疑是最早登陆H股市场的,该行早在2010年12月份就已在港上市交易。时隔近三年后,于2013年、2014年陆续赴港市的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与盛京银行这一梯队上市时间可谓前后脚。而在去年年末至今年才陆续上市的青岛银行、郑州银行、锦州银行和天津银行则成为H股上市银行新军。

  随着上述银行A股上市计划的密集披露,在港上市地方银行重返A股大戏已进入高潮。尽管A股IPO大门早已在两个月前就对银行打开,但这些欲开启“A+H”市场之旅的地方银行,不但H股上市时间不同,目前它们重返A股的进程同样大不相同。

  上述8家拟回归A股上市的银行中,除了徽商银行、盛京银行以及哈尔滨银行已经入围证监会排队名单外,其余则仅是获得了各自股东大会的审议通过。而上述进入排队名单的3家银行的状态也仅为“已受理”阶段,在完成A股IPO在进度上并不占优。显然,地方银行真正大面积实现“A+H”并不是短期之内可以完成的任务。

  计划发行规模大不同

  高低差达6倍

  曾经的中止冲击A股借道H股上市,一度让部分地方银行率先尝到了甜头,并享受了上市“红利”,不但资本充足率得到提升,业绩增速也均是两位数以上的增长。然而随着A股大门对银行的打开,以及银行资本金的快速消耗,H股上市的地方银行在纷纷发行二级资本债券或H股增发的同时,也都展开了“二次上市”。虽然这些银行赴港上市时间跨度长达近五年时间,但回归A股却集中在近一年时间之内正式启动。

  各家银行之所以对于IPO积极性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一旦成功上市,将解决银行资本金不足的问题,形成良性的资本补充机制。这些银行对于所募集的资金,也均表示将用来补充资本金。

  梳理各家银行对外披露的A股发行方案不难发现,银行之间A股发行规模的上限各不相同,最大差距高达6倍以上。拟在上交所发行A股上市的哈尔滨银行,在所有拟进行“A+H”的地方银行中发行规模居首,该行拟发行36.66亿股A股;锦州银行紧随其后,拟发行19.27亿A股股票;徽商银行拟发行A股上限为12.28亿股;青岛银行计划发行不超过10亿股A股;重庆银行拟发行7.81亿股。盛京银行与郑州银行的规模最小,发行上限均为6亿股。而首家上市农商行同时也是H股市场唯一一家上市农商行的重庆农商行,其发行规模为不超过13.57亿股A股。

  发行规模及发行价

  变数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上述几家银行均初步设定了发行规模,但最近两个月A股市场新上市的几家银行,其最终发行规模普遍较此前的预设的发行规模出现了大幅缩水,发行股份数量大多被“腰斩”。从目前市场情况看,欲从H股回归A股上市的地方银行同样也面临发行规模大幅缩减的可能。同时,由于A股、H股市场的估值差异,这些银行最终发行价的确定也可能存在较多变数。

  短短一年多时间,在港上市的大多数地方银行开始回流A股,除了二次补充资本的需要外,估值方面的考虑也是其中一个因素,同时拥有“A+H”两个上市平台,将有利于估值的提升。据统计,进入10月份,9家两地上市银行股的H股估值较A股全面折价。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在A股市场新上市的几家银行数据发现,目前在A股新上市的五家银行除贵阳银行外,所有银行的发行价均与最新的每股净资产持平。其中,江苏银行(6.27元)、江阴银行(4.64元)发行价分别与两家银行截至2015年年末的每股净资产持平,无锡银行4.47元的发行价与该行截至3月31日的每股净资产相同,常熟银行4.28元的发行价与截至2016年上半年的每股净资产相同。而贵阳银行8.49元的发行价则是截至去年年末每股净资产的1.094倍,而该行也是目前新上市银行中唯一一家没有延期三周发行的新上市银行。

  “德比竞赛”再启

  多省兄弟银行竞争

  随着H股地方银行集体奔赴A股市场,以往同省、同地域银行冲击A股时德比竞争的场景也将再现。除了盛京银行、哈尔滨银行与锦州银行这三只曾经候选A股名单的东北地区城商行将再度竞争外,其它同省的银行也将在回归A股之路上与时间赛跑。

  尽管几个月来已有多家银行在A股成功完成IPO,但地域分布较为集中,除了贵阳银行外均出自江苏一省。而随着银行“A+H”热度不断升温,未来的回归A股IPO竞争中,将出现多家同省同地区地方银行竞争的大戏。

  早在四年多前,地处东北地区的辽宁省凭借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成为入围城商行最多的省份。而综合实力最强的盛京银行,一直被认为将在这场辽宁省乃至东北地区城商行IPO的“德比大战”中率先撞线。然而世事多变,随着哈尔滨银行找到了H股上市的捷径,当时不曾出现在A股上市排队名单中的该行,于2014年3月份在港上市,并坐上了东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的交椅。此前在东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竞争中“一直领跑的”的盛京银行,虽然也将IPO从A股市场转为H股市场,但该行登录H股市场时已经到了2014年年末。

  如今在此次由地方银行主导的“A+H”大戏中,除了盛京银行、哈尔滨银行外,还将上演重庆农商行与重庆银行、青岛银行与威海市商业银行等同省银行的A股上市比拼,竞争的银行与地域数量均在扩展。

责任编辑:逯佳琦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