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路上热播 多黑的黑土地才能长出三亿巨贪

这段时间,好多人注意到两件事,一是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热播,再一个就是一批反腐大案审判。今年年初龙煤集团因为欠薪,还在全国“两会”期间闹出了风波,在这种情势下,于铁义的3亿格外地刺心。对于体制性的弊端,如果不从根本解决,历史就会总是周而复始。

  原标题:多黑的黑土地 才能长出三亿巨贪

  这段时间,好多人注意到两件事,一是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热播,再一个就是一批反腐大案审判。这两件事显然都与六中全会的主题“全面从严治党”相呼应。全会今天召开,不知道你们的小板凳准备好没有。反正我很想看看即将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都有些什么内容。尤其是后者,很多事情如果不能从党内开始做起,更何谈在全社会范围有制度性的建设。

永远在路上热播 多黑的黑土地才能长出三亿巨贪

  我发现,煤炭似乎是近期宣判案件的主线。山西那一窝就不用说了,也许你还记得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前几天推过一篇关于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的文章,魏司长两亿多的赃款累坏了四台点钞机,本来已经够惊世骇俗的了,结果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就以3亿元的受贿总额把司长拍在了沙滩上。鲁迅曾拿煤的形成来比喻人类的进步,说大量的木材才能生成一小块煤。不知道对于反腐而言,煤炭是不是充当了某种隐喻意象。大量的贪官倒地,能实现廉政建设的小目标么?我想贪官落马本身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吧。

  其实我挺不想说于铁义的,毕竟都姓于,对比他的“事迹”会显得我太平凡了。他只是黑龙江龙煤集团旗下物资供应分公司的副总,但因掌握着国企采购大权,把供应商当成了提款机。他在全国有58套别墅,据说很多他都从来没去过。这真有点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的军阀张宗昌。于铁义虽然破了贪腐的纪录,但因为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线索有立功表现,同时基本退缴涉案财物,最后被判处死缓,并在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成为第三位终身监禁的国家工作人员。

  于铁义案说起来还挺诡异,他从2012年就被黑龙江省纪检部门带走调查,直到四年后才正式宣判。十八大以后落马的大小官员中,还没有哪个的审判历时如此之长。2015年,黑龙江纪委曾将于铁义案拍成专题片《从疯狂到灭亡》,并组织各级部门观看。就是在这部片子里,首次披露于铁义贪腐金额约3亿元。但仅仅两天之后,这部片子就被删掉了。有报道指,于铁义当年落马,起因或为龙煤集团原主要领导离任审计中,发现供应公司采购环节涉嫌重大违纪违规。而于铁义的判决书中所说的“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线索”,究竟又是指的哪些人呢?这些线索综合起来究竟能说明什么,现在还不好做结论,但时间可能会娓娓道出很多故事。

  今年年初龙煤集团因为欠薪,还在全国“两会”期间闹出了风波,在这种情势下,于铁义的3亿格外地刺心。虽然同为产煤大省,山西的煤炭腐败有一多半发生在政府官员与民营矿主之间。而龙煤集团作为国企,以庞大的体量不但包揽了更多的资源,也为腐败荫蔽了巨大的滋生空间。当欠薪事件被媒体关注后人们才发现,龙煤集团的腐败也早已在暗地里滋长。落马的中国煤矿文工团团长张成祥,曾任双鸭山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还曾担任黑龙江煤监局局长。多起司法判例显示,龙煤采掘队负责人以虚报出勤人数的方式,套取工人工资。而网络上更是不乏龙煤职工对于腐败的举报。就在黑龙江全省为龙煤集团的亏损欠薪问题焦头烂额之时,不日前还查出了龙煤集团地勘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蔡超违规使用超标车问题。这位领导心也真是很大。

  龙煤集团旗下的四大矿业集团,都是从传统的矿务局转企而来,带有浓厚的体制内政企不分的特点。国企的封闭独立,让外部监督很难进入。而在体制内的党委纪委工会,现代企业制度的财务审计,两套监督体系之下仍然出现了3亿巨贪,也许真的需要促使我们对于国企的改革有更多的思考。十多年前,曾经面临困局的龙煤因为煤炭行业的走强,暂时摆脱了困局后,却忘记了解决积弊已久的体制问题。如今潮水退去,顽石再次显露。所以说,对于体制性的弊端,如果不从根本解决,历史就会总是周而复始。脱困如此,反腐亦复如是。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