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第四轮贬值市场化愈加凸显 未来仍将小幅贬值

细数过去一年,人民币出现过四轮较为明显的贬值,第四轮贬值则正在进行,不同的是,此次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更为凸显。主流观点认为,下半年料人民币对美元将小幅贬值2%~3%至6.85,美联储可能等到12月再加息,美元仍可能上行。”

  原标题:回顾人民币四轮贬值:市场化愈加凸显

  截至上周五(10月21日)16:30收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报6.7599,在击穿了所谓的“6.7铁底”后再破6.75,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更是一度跌至6.7708。一时间,市场的情绪再起波澜——6.8会是下一个“铁底”吗?

  其实,细数过去一年,人民币出现过四轮较为明显的贬值——2015年的“8·11新汇改”后,人民币快速贬值近3%;2015年12月,央行推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人民币不再盯住单一美元,而是参考一篮子货币,当时至2016年2月G20上海峰会前,人民币持续走贬;今年6月24日英国意外脱欧,英镑暴跌导致美元被动升值,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再度释放;而第四轮贬值则正在进行,不同的是,此次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更为凸显。

人民币第四轮贬值市场化愈加凸显 未来仍将小幅贬值

  “12月美联储加息预期愈来愈强,美元恐持续强势,在现行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可能将因此承受更强的下行压力,亦使得跨境资本流出的压力加大。”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上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主流观点也认为,央行对中间价的干预正不断减少,未来的汇率更取决于一篮子货币的波动。

  破6.75的背后“真凶”

  随着G20杭州峰会闭幕以及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特别提款权),在国庆过后,人民币便启动了本轮“连跌行情”。

  10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7296,连续第7天下调,较前日夜盘跌96点,美元指数则在各种利好之下气势如虹,一度突破了98;10月21日,人民币中间价下调247个基点,报6.7558,刷新逾六年新低,亦为8月29日以来最大调降幅度。当日9:52,在岸人民币跌破6.75大关,此后险守6.76关口,也离近期市场热议的“6.8铁底”更近了一步。

  主流观点认为,在10月20日(上周四)晚间欧洲央行维持800亿欧元/月购债规模不变,行长德拉吉否认了坊间对于逐步收紧QE的传闻,且不排除在2017年3月末QE到期后进一步延长QE,这导致欧元暴跌,美元被动升值,也使得人民币积累了一定的贬值压力。

  截至10月20日21:22,欧元对美元刷新四个月低点至1.0942;美元指数则暴涨至98.15,再度冲破98大关,盘整后重拾上行动能。

  民生证券研究院海外研究负责人张瑜表示,人民币连跌的“真凶”其实有三个——隔夜全球动荡,欧元、日元、加元齐跌,其实这三者都给人民币施加了贬值压力。“日本央行行长21日表态‘不认为日本购债规模应当放缓’,日元走跌;加拿大20日公布了维持利率不变的决议,同时下调经济增速,加元承压。”张瑜称,由于欧元、日元、加元(分别占比57.6%、13.6%、9.1%)是美元指数篮子中的主要币种,三币齐跌推升美元指数走高,通过中间价定价公式传导到人民币端,人民币中间价贬值。

  眼下,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为“上一日收盘价+CFETS一篮子货币变动”,而美元在CFETS一篮子货币中的占比约为26%(13大货币中排名第一),因此欧、日、加货币的贬值所造成的美元被动升值无疑使得人民币承压。

  此外,在美元的升值趋势下,中国企业和居民换汇的需求不断攀升,这也进一步使得人民币承压。

  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1.6万亿元人民币。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897亿元人民币,较8月逆差规模(8月逆差收窄)扩大1263亿元人民币。

  不过季节性因素也不能忽视。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10月21日在答记者问时提到,“暑期和国庆假期前通常是国内居民境外留学或者旅游购汇的高峰期。今年第三季度,旅行项下结售汇逆差比第二季度扩大了132亿美元。”

  不论市场短期如何波动,各界对人民币的长期走势仍有信心。“离岸人民币存量小,央行有能力在必要时稳定预期,引导在岸汇率。”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前某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

  美国财政部近期也转述了中国的承诺和声明——“基于经济基本面,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基础。支持人民币稳定的主要因素是:高净储蓄率、较大规模的经常账户顺差、高于全球均值的GDP增速。”

  回顾前三轮贬值

  其实,此轮人民币贬值的方向之所以令市场难以揣测,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之前美联储的加息路径并不确定,甚至美联储内部都存在分歧,这导致美元走势扑朔迷离;二则是英国脱欧这一“黑天鹅”事件后,英镑意外暴跌,其底部仍然未知,外加欧央行的宽松计划仍使得欧元存在不确定性;第三则是中国央行让人民币波动更基于市场的意愿进一步凸显。

  在这一时点,与其猜测未来的汇率走势,回顾过去的三轮贬值似乎能更清晰地洞察央行意愿的变化。

  2015年8月11日,央行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下调1000点,人民币一次性贬值2%,创下历史纪录。贬值趋势一直持续到8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下跌近3%,才终告止跌企稳,汇改顺利收官。此后人民币走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8·11新汇改”是央行对于人民币进行的一次性纠偏,有效地快速释放了贬值压力。不过由于叠加中国A股出现的9年来最大暴跌,海外市场也一度忧心中国经济。所幸,此后人民币暂归平静。

  2015年12月11日,央行推出CFETS一篮子货币指数,人民币的纠偏也再度重启。去年12月30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收盘跌0.1%,报6.4912元,创2011年5月以來最低收盘纪录;截至今年2月4日,美元/人民币报6.5776。不过,由于隔夜美元指数暴跌,中国央行2月4日顺势上调人民币中间价达102个点,这一举措也被市场人士解读为——既彰显春节前保持汇率稳定的决心,更不违反人民币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增强弹性的承诺。

  此后,第三轮贬值来袭。6月24日13:20,由于脱欧派已经占明显上风,英镑对美元暴跌近10%,美元指数被动飙升,人民币对美元大跌,突破6.6大关,报6.6172;7月18日晚间,在岸人民币对美元跌破6.7关口,为2010年11月以来首次。而在10月1日人民币“入篮”前,外界也有猜测,央行似乎仍有干预离岸市场、抬高HIBOR利率以维护人民币稳定的迹象。

  随着眼下人民币汇率更趋市场化,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也对记者表示,“下半年料人民币对美元将小幅贬值2%~3%至6.85,美联储可能等到12月再加息,美元仍可能上行。”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