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营水电站截断村庄水源 由当地公职人员及家属入股

两个月以来,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赤水镇斜口村2社村民张洪辉一直在为村上一个水电站的事发愁,因为这个水电站“截断”了村里十几户人的用水来源。事情源于今年7月,斜口村村民被告知歇业3年的水电站将在9月启用,而记者调查发现,有当地水务系统工作人员和家属入股水电站。

  原标题:私营水电站截断村庄生命泉 水务系统人员是股东

  两个月以来,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赤水镇斜口村2社村民张洪辉一直在为村上一个水电站的事发愁,因为这个水电站“截断”了村里十几户人的用水来源……而此前,四川省已出台文件,停止小型水电项目开发。

  《华西都市报》10月23日报道,事情源于今年7月,斜口村村民被告知歇业3年的水电站将在9月启用,这意味着:水电站将拦截土桥大堰的水作动力发电,而这里的水一直是斜口村6个社、300多户农家、近2000名村民赖以生存的水源,也是他们灌溉用水的主要渠道,不少村民提出反对意见。

私营水电站截断村庄水源 由当地公职人员及家属入股

泸州市叙永县赤水镇斜口村,悬崖峭壁上凿出的土桥大堰,引来了村里300多户农家的生活生产用水,因此,土桥大堰也被称作“生命泉”。

私营水电站截断村庄水源 由当地公职人员及家属入股

水电站将本该流入土桥大堰的水拦到了电站蓄水池中。

  但9月中旬,这个名叫“叙永县恒源电厂”的水电站依然如期启用。当地部分村民在其发电一周后就出现家中断水的情况,他们不得不通过崎岖的山路下山背水喝。

  大堰修建者:9条命换来的“生命泉”,如今喝不上了

  10月1日,看着儿媳背着背篓送来了水,78岁的王泽材走出堂屋门口,用双手捂住眼睛泣不成声……见此,儿媳张文芬忍不住落泪,不停安慰道:“水给您老人家背来了,有水喝,莫要哭了。”

  背水喝,在王泽材的记忆中,恐怕得倒回去50年。王泽材家住叙永县赤水镇斜口村(此前叫土桥村)2社,这里位于叙永最南端干燥的赤水河河谷,海拔落差大,上世纪60年代以前,村民生产生活用水基本靠天。

  改变从1966年开始,为了解决用水难题,老一辈村民从当年7月起,自筹粮食12.4万多斤、现金1万多元,自制石灰17万多斤、炸药14吨、雷管5万多发,共投工投劳33.32万个,用了4年零9个月,在条件极其恶劣的崇山峻岭之中,打通明岩14处、隧道1处,修建了一条长约17公里的生命之渠——土桥大堰。

  王泽材是参与修建的村民之一,当年的艰辛苦楚时至今日还历历在目。他回忆,当年为了修建土桥大堰,在4年零9个月的工期中,先后有9位村民坠落悬崖死亡,有的至今未找到尸体。土桥大堰修好后,曾任土桥村支书的路运学清晰地记得,大堰投用的第一年,村里粮食产量翻了一番,投用第二年,粮食产量翻了四番。

  建成后的土桥大堰被沿用至今,被村民称为“生命泉”,但王泽材怎么也没想到,年轻时一手一锤凿出的土桥大堰,年老后的自己却喝不上这里的水了,“都是因为村里引进一个啥子水电站,为了发电,9月中旬,就把大堰的水拦截了。”

  缺水村民:背一桶水老人省着用5天,雨水也要存起来

  除了水渠和天上的雨水,住在山上的王泽材没有任何水源。儿媳背来的一桶水,他一个人省着能用5天,“洗脸洗脚水都要喂牲畜,莫得办法了。”王泽材哽咽着说。

  10月14日,叙永县赤水镇下着细雨,在王泽登家的坝子里,放着自家所有的桶和能储水的锅。为了储水,王泽登特意买了一个2米多高的不锈钢储水桶,“哪里有水就舀起来,下雨了也要接着存起来。”王泽登说。

  张洪辉介绍,2社一共有40多户农家,发电1个月左右,已经有十多户农家开始四处寻水。

私营水电站截断村庄水源 由当地公职人员及家属入股

水电站发电一个月以来,已有十几户村民家中断水,只能每天下山背水回家。

  今年,水电站拦水发电以后,9月19日,张洪辉和村里的近50名村民曾一起约好上山,要将拦水板移开,但受到水电站安保人员的强势阻拦,村民只得作罢下山。

  10月1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跟随张洪辉一行上山,沿着土桥大堰走了近2公里。大堰一侧是峭壁,一侧是几百米深的悬崖,路只有60厘米左右宽,当地村民介绍,这里原本没有路,是老一辈修建土桥大堰时凿出来的路,平时走的人也很少。

  当天,恒源发电厂正在发电。记者大概测试过,从东瓦沟流到土桥大堰的水,未流入蓄水池前约有60厘米水深,被拦截到蓄水池后,流到水渠供给村民的水,水深约10厘米。村民表示,流出的这一点点水是完全不够用的。

  水电站回应:绝不与村民抢水用,预想过安装水管,但需要村民配合

  水电站新合伙人杨均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这个电厂当初投资近800万元,原股东因为多年亏损,准备以500万元的价格出手,自己和另外三个股东正是看中了便宜才会接手。而对于恒源电厂是否具备所有合法手续一事,杨均昌称并不十分了解,记者为此采访了另一位准备接手的股东易兴开。

  易兴开介绍,目前,电厂涉及到的工商执照、取水审批等相关手续都有且合法,而自己也是才了解到水电站还涉及一部分土地手续不齐全,“但也是此前整个县域大环境所致”,目前,也正在积极地办理合法手续中。

  对于为何手续不齐全就要强行发电,易兴开在回复副镇长刘永奎时曾表示:电厂已经几年未使用,自己若要接手,需要核实电厂能否正常运行发电,这一个多月属于“试运行”阶段。

  而对于发电导致村民用水困难的情况,易兴开表示,他们也正在想办法,如何将水源精准引进村户,“绝对不会出现与村民抢水用的情况。”易兴开说,比如,他们预想过安装水管,从土桥大堰直接将水精准分入村民家,“但需要村民配合。”

  记者调查:有当地水务系统工作人员和家属入股水电站

  廖光其和李子常都是当时叙永县水务系统具体参与此项目的工作人员。然而,斜口村村民提供了一份2013年8月6日提交的省长信箱来信(编号:201300014282),2013年9月17日省长信箱回复内容显示:恒源电厂的股东所有人,廖光其之妻赵晓琴、李子常之妻李惠英都曾经是股东之一。当时,廖光其任叙永县水务局水保办主任,李子常任赤水镇水务站站长,二人均参与了水电站前期可行性调研工作。

  这封省长回信在最后写道:“鉴于二人属于水务系统工作人员,其家属在其管辖范围内投资经营水电企业属于不合理行为。由叙永县水务局对廖光其和李子常的行为进行纠正。”

  记者尝试登录省长信箱查询回复信息,但由于时间间隔较长,当初的账号已不能再登录。记者又尝试从当地纪委核实省长信箱回复是否核实,但截至发稿,叙永县纪委暂未回话。

  对于“家属入股”的事,廖光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称未曾有家属入股,只是和股东比较熟悉。

  之后,记者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得知,叙永县恒源电厂一共报送了2013、2014和2015年三个年度的年报,年报内容显示企业经营状态为:歇业。在歇业期间,该企业曾三度变更股东信息。李子常之妻李惠英曾在股东之列,而变更之后,作为当地水务工作人员的李子常又成为了股东之一。而网站上的信息并不详细,不能知晓廖光其之妻赵晓琴是否曾为股东。

  对于自己的“股东身份”,李子常并未正面回答记者,只是表示“股东只有三个人:廖建国、郭庭伟和廖四”。

  1问缺水的山村,为何会修水电站?叙永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当地水资源丰富,建水电站完全可行

  既然当地村民用水如此困难,那当时的镇政府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要在斜口村引进水电站呢?

  由于时间较长,当年涉及到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几乎都不在原岗位,或是已经调离。但众多斜口村村民表示,土桥大堰归属集体所有,与大家生活息息相关,在签订建水电站协议之前,村上未曾召开过任何村民大会,签订后也未有任何公示公告,除了参与签名的干部和代表群众,村民们并不知情。

  按照当年要求,在村上建小型水电站,取水需经县上水利部门审批。也就是说,当年的斜口村能够引进恒源电厂,是经过相关水利部门的调研的。对此,时任赤水镇水务站站长的李子常表示,从调研了解来看,水电站发电与当地村民用水并不存在太大的冲突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是“水电站方和村民沟通不到位,存在沟通障碍”。

  李子常的这一说法得到时任叙永县水务局水保办主任廖光其的证实,廖光其介绍,赤水镇准备在斜口村引进水电站时,县上水利部门曾进行过比较专业严谨的前期调研。从调研结果来看,斜口村水资源比较丰富,加之当时政策支持,在该地建一个小型水电站是完全可行的。

  2问歇业三年后,水电站为何启用?赤水镇政府:对水电站重新启用并不知情

  据了解,恒源发电厂是在2006年由赤水镇政府招商引资引入,2008年修建完成。2009年夏季,正值当地水稻灌溉高峰期,因为发电用水导致灌溉用水不足,导致当地村民减产,不少村民上山守水并多次上访到县上。经过协调,水电站投资方答应赔偿斜口村2社村民误工费和粮食损失共39500元。

  村民张洪辉说,此后,在2010年至2011年发电期间,由于水电站方私自将安基囤水库的水投放发电,2011年本就干旱,导致农用灌溉用水严重不足,当年水稻大幅减产,“有的甚至绝收。”张洪辉说,他们统计过,当年全村粮食减产约24万斤。

  张洪辉介绍,2013年春期,水电站又因发电与当地村民多次发生冲突,村民们将水电站引水的渠道强行封掉,为此,村民曹清友等5人因涉嫌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曹清友后经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被羁押7个多月。

  而后,该水电站一直处于歇业状态。直到今年9月中旬,恒源电厂又开始启用,引水发电。在发电前,两名自称将接手恒源电厂的合伙人,杨均昌和赵强海曾带人挨家挨户走过,要求村民们签名同意发电。

  对此,赤水镇镇政府表示,水电站发电前未曾与政府有过任何交涉,对此并不知情,甚至包括电站新股东是哪些也不清楚。镇上也是听闻村民与电站方的纠纷,才下村与村民、电站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获晓情况。

  如今,恒源电厂仍在正常发电运行中,当地村民情绪普遍低落。张洪辉表示,按照这种发电速度,村上背水喝的村民会越来越多,明年春耕生产能否得到保证,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