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中小燃煤锅炉去污之路 煤改气燃气成本增加1倍

今年9月底,济南在全省率先完成城市建成区131台、2012蒸吨燃煤锅炉的淘汰(改造)任务,预计每年削减燃煤65.3万吨,这是一项有力的治霾举措。在推翻各种替代方案换成燃气锅炉后,运行成本大约是原来的1倍。

  原标题:济南中小燃煤锅炉"去污"之路:环保与经济博弈

  23日,在济南市中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热力公司,树立多年的大烟囱将停用。

济南中小燃煤锅炉

  今年9月底,济南在全省率先完成城市建成区131台、2012蒸吨燃煤锅炉的淘汰(改造)任务,预计每年削减燃煤65.3万吨,这是一项有力的治霾举措。在过去的一年里,列入淘汰改造计划的中小燃煤锅炉纷纷告别历史舞台,迎来清洁化新生。然而,这一场“绿色革命”背后,是环保与经济的艰苦博弈。

  【经济账】

  煤改气:食品公司改用燃气成本增了1倍

  2015年5月,位于市中区的济南圣都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都食品)开始着手考察燃煤锅炉替代方案。最初该公司打算使用“生物质”替代方案,也就是用秸秆处理后制成燃料。然而生物质燃料仍有一些不足,比如燃烧不稳定等问题,最终被否定。煤改电是最清洁的改造方式,然而周边居民用电量已接近饱和,即便可以接入电缆,该公司每天要消耗20万度电,成本高昂。

  在推翻各种替代方案后,圣都食品选择了煤改气方式来替代原有燃煤锅炉。“市、区环保部门也给我们提了很多意见建议,最后在环保、燃气公司的协调下,给我们提供‘点供’气源。”圣都食品副总经理邱佃瑞说。确定了清洁替代方案,厂区两台燃煤锅炉开始拆除,而厂区另一边,新的燃气锅炉房开始修建。邱佃瑞清楚地记得,新燃气锅炉在去年11月30日开始投入使用,他手机里保留着两台“老锅炉”的照片,成为历史。

  21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党家庄镇的圣都食品厂区,淡黄色的车间外,摆放着辣椒、雏菊、铁树等植物,植物上一尘不染。燃气锅炉被安置在车间里,车间整洁有序。“燃气锅炉、锅炉房建设投资了300多万,修整新院落花了110万。”邱佃瑞告诉记者,以一天使用6000立方米天然气,每立方米3元来算,一天的燃气费用约1.8万元,燃烧成本是原来的三倍。不过燃煤锅炉耗电量大,脱硫脱销设备需要同时运行,如此综合来看,换成燃气锅炉后,运行成本大约是原来的两倍。

  煤改电:投资大成本高,一企业一年多花200万元

  记者日前来到济南市市中区房地产开发(集团)总公司热力公司(以下简称市中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热力公司)电能替代项目现场。室内墙壁上的老式挂钟和泛黄的《锅炉使用登记证》“暴露”了这座锅炉房的“年龄”。市中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热力公司经理李奇告诉记者,锅炉房原有的两台燃煤锅炉,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给附近居民供暖,供暖面积约达12万平方米。随着燃煤锅炉有了“岁数”,越发不适应当前环保标准逐年加严的形势。

  考虑到缺乏集中供暖、燃气管道条件等因素,市中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热力公司选择了煤改电的替代方式。李奇介绍,煤改电的工艺相对比较复杂,电锅炉核心设备从瑞典定制,投资大约在1600万元。“煤改电成本比使用燃气还要贵一些,和原来燃烧煤炭相比,一年要多花200万元。”

  位于槐荫区的中车山东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也淘汰了原有的燃煤锅炉,其中两台燃煤锅炉改为加入集中供热,保障14万平方米100多座居民楼供暖;另外2台煤锅炉改为电锅炉,承担企业生产任务。“现在厂区环境肯定比燃煤时好多了。”中车山东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动能公司经理王世祥说。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煤改电项目花费约2000万元,煤改电后,运营成本也增加了。

  【环保账】

  煤改气:“修补”老锅炉赶不上提速的环保标准

  圣都食品原有的两台燃煤锅炉分别建于1999年和2009年左右,随着近年来环保排放标准逐渐加严,该公司也不断进行燃煤锅炉的升级改造。2013年11月,该公司对燃煤锅炉增设布袋除尘、脱硫设备,投资大约100万元。然而这样的“修补”仍然无法满足日益严格的环保标准。

  去年,济南市环保局通报2015年第二次全市环保集中检查情况中,包括济南圣都食品在内,多家企业因存在不同程度的环境违法问题被通报。“我们经常巡查企业排污情况,圣都食品去年还因排污超标被罚款。”市中区环保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改用燃气锅炉后,烟尘实现了零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都低于环保标准。”邱佃瑞说,“企业不能只算经济账,清洁改造后也有利于提高我们企业管理水平。更重要的是,这是企业必须履行的社会责任。”

  不单在企业,在拥有中小燃煤锅炉的事业单位、部队单位中,部分也进行了煤改气改造。记者日前探访槐荫区一家部队单位时了解到,该单位拆除燃煤锅炉后,新燃气锅炉已经安装完毕。“虽然燃煤锅炉淘汰改造经济成本增加,但环境效益很可观。”槐荫区环保局副局长武彩霞说,改造后,预计槐荫区能减少煤炭消耗量6.36万吨,减排二氧化硫518吨、氮氧化物186吨、烟尘477吨。

  煤改电:从“灰头土脸”到污染零排放

  有专家指出,治理雾霾,根本出路是能源发展转方式、调结构。重点是降低煤炭消费比重,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优化电源结构和布局。

  “虽煤改电花费成本大,但这是最清洁的一种改造方式,公司打算‘一步到位’,实现污染物零排放。”王世祥说,从经济成本上来算,虽然煤改电一次性投入很大,但是未来维修费、附属设备维护费等都节约下来,而且没有煤堆占地,原来的燃煤锅炉区可以另作其他用途。而且环境大为改观,从环保效果上来说,这笔投入是“值得的”。

  考虑到资金投入问题,在环保部门牵头协调燃煤锅炉淘汰工作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企业并不理解。为了激发企事业单位积极性,济南市对按时限要求完成淘汰(改造)的,通过验收后,每置换改造一蒸吨给予10万元补贴,提前完成淘汰(改造)的,每置换改造一蒸吨给予5万元奖励。“在市级给予专项资金奖补的基础上,历下、市中、槐荫区分别再安排专项资金进行补贴,大大提高了业主淘汰锅炉的积极性。”济南市环保局副局长秦立华告诉记者。

  相关新闻

  “绿色改革”

  也要想方设法降低运营成本

  记者了解到,针对清洁能源价格较高,制约锅炉淘汰(改造)的问题,济南想方设法降低清洁能源价格,并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煤改气”和“煤改电”的优惠政策。据了解,省委、省政府对济南市此项工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省物价局和省经信委下发《关于济南“煤改电”电蓄热锅炉替代项目电价政策的通知》,对列入淘汰(改造)范围的单位,所涉及“煤改电”电蓄热锅炉替代项目执行大工业电价的,暂不收取基本电费。同时,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确定采用“煤改气”的,燃气价格统一执行2.6元/立方米,降低了相关单位运营成本。

  据了解,按照济南市此前设想,以市场化运作、第三方治理的模式,推动燃煤锅炉“煤改电”应是此次锅炉淘汰(改造)的重要方向。但在实施过程中,这一工作推行得不如预期,此次淘汰(改造)的131台燃煤锅炉中,仅有15台锅炉实施了“煤改电”,而这15台锅炉中,不少锅炉也没有交给第三方运营。业内专家表示,“主要原因是由于推行时间太短,加上不具备相应的政策条件,导致‘煤改电’的运营成本较高,此外‘煤改电’需要进行电力增容,而目前市区建变电站选址难,周边群众工作协调难,周期较长,这些都制约了‘煤改电’的推广。”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