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创六年新低:由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推动

昨日(10月2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大幅调低247个基点,探至6.7558,刷新了6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新低。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弱,主要是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推动美元汇率走强。

  原标题:人民币汇率创六年新低 市场可消化美加息预期

  昨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大幅调低247个基点,探至6.7558,刷新了6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新低。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21日上午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说,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弱,主要是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推动美元汇率走强。与国际上其他货币对比,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并不大。王春英表示,在外部环境影响下,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是正常的,也在可解释范围内,目前国内市场预期总体保持基本稳定。

  美联储久未落地的加息“靴子”同样也影响到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今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一直面临着流出压力。但是外汇局昨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出向好势头,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正在逐步缓解。王春英判断,在经济、金融基本面的支撑下,未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仍然有望保持基本稳定,与此同时,此次美联储加息是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市场共识正逐步形成,因此相关影响在市场可预期、可消化的范围内。

人民币汇率创六年新低 由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推动

  对比他国货币

  人民币对美元跌幅不大

  回顾市场走势可以看出,人民币对美元近期呈现了较为明显的贬值趋势。昨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7558,较前一交易日调低247个基点。受此影响,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纷纷下行,再刷6年来新低。

  对此,王春英指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弱,主要是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推动美元汇率走强。据外汇局统计,10月以来(截至20日),美元指数累计上涨3%,受此影响,全球主要发达和新兴市场货币普遍下跌,欧元、英镑和日元对美元汇率累计分别贬值2.8%、5.6%和2.5%,JP摩根EM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0.3%,超过100种货币对美元有不同程度的贬值。

  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和境内外市场汇率累计分别下跌0.8%、1%和1.1%,跌幅在全球范围内并不大。同时,虽然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有所贬值,但对一篮子多边汇率升值。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编制和发布的数据,10月以来CFETS、BIS和SDR三个篮子的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累计分别上涨0.2%、0.2%和0.8%。

  今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王春英指出,该事件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和金融改革发展成就的认可以及未来前景的信心,这是在当前复杂国际环境下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得以保持基本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加息进程缓慢

  市场可消化

  从近期各国的币值变动可以看出,美联储未落地的加息“靴子”,确实一直在影响着相关经济体的货币、资本流动、宏观经济。王春英表示,美联储加息是影响国际经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一个重要变量,外汇局也在持续关注和监测,但是这个问题需要客观看待,其影响程度取决于加息的进程,更取决于新兴经济体自身的经济状况。

  “从目前来看,此次美联储加息是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相关影响也在市场可预期、可消化的范围内。由于全球经济复苏的道路依然曲折,英国“脱欧”等各种冲击不断,再加上美国自身经济增长和就业改善状况也存在不稳定性,美联储加息十分谨慎。因此,此次美联储加息应该是一个比较缓慢而且符合预期的过程。”王春英判断。

  而从加息对美元汇率的影响看,去年年底美联储首次加息前,美元指数有所上升,但加息以后开始回落,2016年以来美元指数在一定区间内小幅震荡,当前水平总体与年初基本相当。相比之下,2014年和2015年美元指数分别上升13%和9%。从这个角度看,美联储加息也并不意味着美元会持续走强。

  更为重要的是,我国经济总体保持了平稳运行的格局,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得到积极体现。王春英指出,历史经验表明,应对美联储加息,自身经济金融状况是关键,我国在这方面是具有优势的:其一,我国经济运行好于预期,在世界范围内处于较高水平;其二,我国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强,财政状况相对良好、金融体系总体稳健、经常账户持续顺差、外汇储备十分充裕;其三,人民币汇率灵活性不断提高,跨境资金双向流动的渠道进一步拓宽,有利于我国更好地调节跨境资金流动。

  值得指出的是,去年底美联储启动加息之前,我国市场主体已经开始了对外资产负债结构的调整,相关压力得到了较大释放。经过一段时期对外债务去杠杆化,当前企业的债务偿还压力已经明显减弱,跨境融资意愿开始回升。

  资金流出压力正缓解

  个人年度购汇政策不变

  虽面临美联储加息预期、人民币汇率贬值趋势,但是我国的跨境资金流出压力却在逐步缓解。

  外汇局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即可充分说明这一趋势。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1248亿美元,二、三季度逆差较一季度明显收窄,第二季度是490亿美元,第三季度是696亿美元;一季度银行涉外外汇收付款逆差366亿美元,第二和第三季度转为顺差107亿和176亿美元。

  王春英介绍,进入10月份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出仍在继续放缓。10月银行代客日均涉外收入与9月份日均水平变化不大,但日均支出比9月份日均水平明显减少,涉外收支趋向基本平衡。同时,境内外汇市场购汇压力缓解,银行结售汇逆差明显收窄,日均逆差环比下降超过80%,其中个人净购汇日均环比下降10%以上。

  “这表明,随着汇率形成机制的规则化、市场化和透明度程度进一步增强,虽然人民币汇率在外部环境影响下有所波动,但国内市场预期总体保持基本稳定,短期波动是正常的,也在可解释的范围内。”王春英称。

  对于未来,王春英判断,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仍然有望保持基本稳定。而且,随着国内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的逐步落实、人民币正式加入SDR后境外主体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提升,今年以来逐步显现的一些积极因素,还会在未来继续发挥促进外汇供求平衡的作用。

  在这样的外汇形势下,外汇局仍将坚持便利化、防风险并重。王春英表示,一方面,不断推进外汇管理重点领域改革,加快外汇市场发展,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做好与市场的沟通,不断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程度。例如,坚持个人年度5万美元购汇政策不改变,尽可能地为企业和个人提供方便,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另一方面,继续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监测,严格要求银行履行真实性和合规性的审核责任,加强银行自律机制建设,保持对地下钱庄等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的高压打击态势,维护我国经济金融安全。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