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店老板偷黄金 15岁打工白手起家被时身家千万

身家千万、衣食无忧的金店老板,趁夜入室盗窃别人家金店。警方抓获后,嫌疑人叶某竟称是老婆管钱太紧。昨天,巴南区警方介绍这起离奇黄金失窃案。让人奇怪的是,盗贼既然已进店,为何对玉器和银器视而不见?民警在綦江区一家黄金珠宝店内,将嫌疑人叶某抓获竟是这家金店老板。

  原标题:自称老婆管钱太紧 身家上千万金店老板盗窃他人金店

  身家千万、衣食无忧的金店老板,趁夜入室盗窃别人家金店。警方抓获后,嫌疑人叶某竟称是老婆管钱太紧。昨天,巴南区警方介绍这起离奇黄金失窃案。

  金店失窃 银器玉器都在黄金没了

  昨天,巴南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侵财大队民警介绍案件经过。

  10月2日晚9时许,巴南区木洞镇香港黄金金店老板外出吃饭归来,赫然发现店内被盗,一片狼藉。

  “我有4个柜台,两个装银器,1个装玉器,1个装黄金首饰,只有黄金首饰被盗。”老板告诉民警。木洞派出所民警发现,盗贼技术开锁入室行窃,被盗黄金首饰有70多件,价值39万余元。

金店老板偷黄金 15岁打工白手起家被时身家千万

  让人奇怪的是,盗贼既然已进店,为何对玉器和银器视而不见?

  监控寻人 锁定蓝色衣服和白皮鞋

  巴南区刑警支队介入调查,通过监控,最终锁定嫌疑人叶某和刘某。

  昨天,重庆晚报记者查看失窃金店内监控。当晚8时30分,金店老板外出吃饭后,一名男子打开卷帘门,再合上,径直打开黄金柜台,使用店内的包装袋,将柜内首饰洗劫一空。其它几个柜台,他看都没看一眼。

  从视频上看,盗贼戴着棒球帽、口罩和手套,穿蓝色上衣、白色包边皮鞋,进店后,迅速拔掉报警器电源,全程冷静沉着。他从进店到出去,盗窃过程持续约20分钟。黄河 郝瑶 任君

  街上监控也抓拍到这名男子:行窃后,他和另外一名男子在路边招来一辆小轿车逃走。警方沿线追踪,查到这辆车停在了两江新区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外,两名男子下车,走进小区。

  “电梯内的摄像头抓拍得很清楚,嫌疑人依然穿着蓝色衣服和白色皮鞋。”民警介绍,警方据此锁定嫌疑人。

  身家千万 开有三家黄金珠宝店

  10月12日,民警在綦江区一家黄金珠宝店内,将嫌疑人叶某抓获。这家金店老板,竟是叶某。

  “他怎么可能去盗窃金店?”民警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店内叶某的老婆吃惊不已。她说,他们开有3家金店,私家车也是20多万元的中档车。

  随后,同伙刘某落网,这名嫌疑人同样条件优越,那个高档小区里正是他的房产。他交代,自己欠叶某4000元,所以才去帮忙。

  经过审讯,37岁的叶某交代,他是福建省莆田市人,在重庆打拼多年,目前在綦江区有1家金店,江北区有1家,贵州省还有1家,身家上千万元。平时,老婆在綦江打理金店。

  作案前,叶某多次到当事金店踩点,那里地处偏僻,决定下手。在掌握那家金店老板生活规律后,叶某找到曾经的生意伙伴刘某,让刘某望风,自己用网上买来的开锁工具进店盗窃。由于他一直从事黄金生意,知道黄金价值,所以银器和玉器没有入眼。

  失窃金店老板是叶某的莆田老乡,两人互不相识。叶某身家比对方更高,为何还要盗窃?叶某向民警交代,金店是老婆在打理,她把钱管得很紧,自己平时消费高,一时资金紧张才想到盗窃。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民警正对被盗赃物进行追缴。

  巴南区看守所,坐在审讯室的叶某皮肤白净,高鼻梁大眼睛,相貌英俊,让人实在无法把他与黄金大盗画等号。

  民警询问他在看守所里的感受时,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带着福建腔调的普通话,不紧不慢回答:“比坐监还苦的苦我都吃过。”

  15岁打工白手起家

  叶某说,小学文化的他15岁就从福建莆田出来打工,起初在黄金珠宝加工厂当小工,由于头脑灵活,又勤快,很快得到老板赏识,安排他做黄金珠宝推销工作。2000年左右,他和几个人合伙在广东省广州市开起金店。

  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如今3个黄金珠宝店的老板,叶某叹道:“这些年是真的苦啊!才出来打工的时候,饱一顿饿一顿,睡过天桥路边,如果哪天能有9元钱的招待所住,都觉得很幸福了。”叶某说:“后来跑销售,也是苦,边挤大巴车边啃馒头。”

  叶某说,2010年,自己通过朋友介绍,来到重庆发展,在綦江开了家黄金珠宝店。民警告诉记者,直到他被抓的那一刻,他的资产在千万元以上。

  盲目扩张到处借钱

  “我很后悔,如果我早知道木洞那家金店老板是我同乡,我死也不会偷他,就是出去了,我也没脸做人了。” 叶某顿了顿说:“不,他即使不是我同乡,我也不该走这种极端。”

  叶某说,在綦江开第1家店1年后,他在贵州省开了第2家店,1年前又在江北区南桥寺开了第3家,这些店营业规模都在100平方米到200平方米左右。

  扩张就需要资金。叶某说,他借了不少钱,利息也高。“綦江那家店确实找了点钱,但是这两年经济环境确实不好,我欠的钱越来越多,粗算都有200多万元。”叶某说:“天天都有厂家打电话催债,烦得要死。”

  “木洞那家金店,也是看它位置偏僻才动手的,确实没想到民警会这么快抓到我们。”叶某说,进去后他才发现,那家店的装修环境和规模远不如自己的3家店。

  谈到儿女低下了头

  “大女儿15岁,小儿子也13岁了,我对不起他们,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叶某说到自己的一对儿女时,第一次声音变低,头也深深埋在胸前。

  叶某说,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白手起家,好不容易积累到现在的家产,为何会沦为阶下囚?“心太大了,有了一家店想两家,最后越陷越深,这是经营上犯下的致命错误。”叶某说:“我真的要用自己的教训告诫创业中的年轻人,做事一定要脚踏实地,失败时不灰心,顺风顺水时也不要得意忘形。”

  说到这里,叶某突然对民警说:“你们抓捕我的时候,扣下了一对金戒指,那真不是赃物,是客人定的戒指。现在无法交货,这是诚信问题,这也是我现在很不安的一件事。”

  叶某将盗窃的39万元首饰都卖了还债,对那位被自己偷盗的老乡,他说:“家人到现在都不理解我的做法,他们如果有能力又愿意帮我还债,我也接受。不帮我,我一点怨言也没得,我不管判多少年,出来后打工也要把钱还给受害者。”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