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企业扬眉吐气:供应紧张就涨价煤价运费天天变

陕西产煤大县神木县曾被外人称为“小香港”,2010年该县生产总值达到605亿元,年均增长54.8%,县域经济综合实力位居陕西省各县之首。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煤炭价格“节节高”。不少煤矿的坑口价更是翻了一番还多,在困境中煎熬了三四年的煤炭企业今年终于又扬眉吐气了。

  原标题:煤价节节走高 主产区煤企:幸福来得太突然

  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煤炭价格“节节高”。最新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与年初相比涨幅达55.5%,不少煤矿的坑口价更是翻了一番还多,在困境中煎熬了三四年的煤炭企业今年终于又扬眉吐气了。

煤炭企业扬眉吐气:供应紧张就涨价煤价运费天天变

  “鄂尔多斯某大型煤炭企业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年初是120元/吨,现在报价是330元/吨,涨幅达175%。”光大期货动力煤研究员张笑金说。

  陕西产煤大县神木县曾被外人称为“小香港”,2010年该县生产总值达到605亿元,年均增长54.8%,县域经济综合实力位居陕西省各县之首。“以前外乡的妹子都争着嫁到这。”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末的辉煌,神木县某酒店经理张女士告诉记者,过去镇上各村都有自己的小煤矿,随便挖,挖出来都是钱。

  但从2014年开始,当地不少煤矿业主突然转行,关闭矿井,遣散矿工,低价出售储煤。此前运煤车辆首尾相接的景象已难得一见,来煤矿周边“捞金”的外地人纷纷收拾行囊离开。“我们家参股的煤矿前两年都没有分红了,去年分了一点儿,今年下半年以来效益不错,前段时间又分红了。”张女士说。

  飙升的价格让煤炭市场成为关注焦点。记者从内蒙古鄂尔多斯到陕西榆林的途中,在榆神高速与S204交汇处看到路上停满了排队拉煤的车辆。同行的鄂尔多斯兴万福集团副总经理刘芸通告诉记者,随着近期煤价上涨,煤炭主产区又开始热闹起来,但拉煤车辆拥堵情况还是不及煤炭“黄金十年”时期。

  一位货车司机告诉记者,煤价涨得太快,各地用量大,因此附近的运煤车多,堵车很严重。来采购煤炭的都希望到矿区不堵车,装煤快一点。价格一天几变,让前去采购的贸易商很忐忑。

  至于煤价变得有多快,一位煤炭企业人士举例说,如果今天支付预购款500万元买15000吨煤,今天只能拉走3000吨,剩下的12000吨得等明天再来,而且必须按照明天的价格。

  榆林当地煤矿人士直言,“煤价、运费天天变,自己有时候都搞不清。企业当天是否上调煤价,一是看煤矿周边来拉煤车辆的情况,二是根据周边煤矿的消息。煤矿调价的理由很简单,供应紧张就涨价。”

  “我们一边生产一边装车,供不应求,煤价肯定会上调,而且大家都在涨价。”上述煤矿人士说,今年7月份以来,煤炭主产区出现供应紧张的现象,8月和9月局部地区出现抢煤现象。

  “‘一煤难求’的局面五六年前出现过,今年又经历这种情况,总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内蒙古地区一家煤炭生产企业负责人说。

  今夏煤炭市场供应趋紧,8—9月市场由供求平衡转为供不应求,分析其中原因,首先是资源紧张,其次是下游需求突然转好。6月份以来,在工业用电保持稳定的情况下,居民用电出现强势反弹,拉动了用煤需求。夏季是我国南方地区传统的用煤高峰,从6月下旬开始,南方地区持续高温少雨气候,带动居民用电负荷增加,耗煤量大幅提高。

  目前,夏季用电耗煤高峰已过,煤炭主产区又是什么情况呢?记者在鄂尔多斯和榆林了解到,今年以来,随着煤炭企业持续去产能,煤炭量减价升。特别是5月以来煤矿执行276个工作日制度后,北方港口煤炭供应明显偏紧,山西北部部分重点煤矿订单甚至排到10月以后,部分采购商感叹目前“一煤难求”。

  第四季度煤炭供应增量料有限

  10月13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截至今年9月底,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已经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与此同时,为了缓解煤炭库存紧缺、价格上涨等问题,国家发改委不断增加煤炭供应量。

  在供应出现缺口的情况下,后期政策是否会有松动?在煤价飞涨的情况下,一些小煤矿会不会死灰复燃?

  在内蒙古和陕西榆林等煤炭主产区记者发现,近200元/吨的生产利润让煤炭企业快乐并忐忑着。6月以来随着坑口煤价不断上调,企业经营情况好转。9月以来虽然销量逐渐转淡,但因为前三季度大部分时间坑口、港口、电厂三个环节库存都偏低,电厂补库仍在持续,坑口煤价进入淡季依然不断上调。煤炭企业一方面担心明年价格上涨能否持续,另一方面担心价格涨得太快会促使已经建成尚未投产的矿井加快进度,进而加大供应量。

  “目前来看,内蒙古地区四季度增产幅度有限,未来实际增量尚需观察。”张笑金表示。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煤矿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违法违规生产得到有效遏制。以内蒙古地区5.4亿吨产能计算,减产幅度为8600万吨。

  一方面是去产能,煤炭供给量在减少,另一方面是今年电煤需求情况好于预期。期货日报记者在走访煤炭企业时发现,对于四季度的需求情况,目前煤炭企业相对乐观,认为至少与去年同期持平或略好。如果出现极寒天气,煤炭供应紧张局面将会加剧。

  今年以来,随着煤炭供需形势的变化,有关部门进一步细化了调控政策,允许部分安全高效的先进产能在10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增加产量,并出台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的三级响应机制。

  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为促进供需平衡和抑制煤价上涨,适度增加先进产能投放,在先期投放的74家先进产能煤矿之外,再增加投放789家一级安全质量标准化煤矿,以上煤矿可在276—330个工作日释放产能,严禁超能力生产,产能释放期10月1日至12月31日。

  三级响应是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上涨到460元/吨以上且连续两周上涨,将日均增产20万吨,响应范围包括晋、陕、蒙的53座煤矿;二级响应是指动力煤价格上涨到480元/吨,日均增产30万吨,响应范围包括晋、陕、蒙、鲁、豫、皖、苏的66个煤矿;一级响应是指动力煤价格上涨到500元/吨,日均增产50万吨,范围扩大至全国74个矿井。

  产能释放情况成为目前行业人士最为关注的问题。

  记者走访发现,虽然目前煤炭价格处在高位,但从更长时间来看,很多企业表示“看不明白”“拿不准”。正是这种“拿不准”的心态,加之复产成本较高,使得部分企业依然保持观望。

  “目前看到的情况是,尽管政策有所放宽,但10月难以形成有效的增量。在高利润驱使下,部分尚未达到全年276个工作日产量的企业将会在11—12月陆续补足,使得整体煤炭供应量有所增加,但临近年底安全生产是部分企业首要考虑的问题,四季度供应偏紧甚至略有缺口的格局不变。”张笑金说。

  煤炭运力紧张问题凸显

  随着冬季逐渐临近,民用市场用煤需求增加,西煤东运的多条运输通道再次出现货车排队长龙。虽然9月21日限载政策实行后,部分司机选择歇业或暂缓接活,神木县的煤市一度冷清,但是冬季用煤高峰临近,正是货运需求旺盛时期,多地运费出现涨势,司机的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神木多条运煤路线长途车逐渐恢复拉运。

  10月17日,神木店塔到山东、河北、天津的运费出现明显上涨。神木店塔至山东淄博的运费涨至330元/吨,神木店塔至山东烟台的运费涨至360元/吨,神木店塔至河北唐山的运费涨至310元/吨,神木店塔至河北沙河的运费涨至270元/吨,神木店塔至天津港俊库的运费涨至285元/吨。

  神木县孙家岔镇的某煤矿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汽运提价的最初五天,没有人来拉煤,但煤矿在正常生产,五天的时间不外运,坑口开始有堆存,部分煤矿为了抛煤便提出降价30元/吨,等于是承担了部分运费。但堆存拉走后,仍不断有车来拉货,慢慢煤价又回到340元/吨的水平。

  汽车运费上涨也导致一些煤炭直接走铁路运输。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内蒙古罕台川北站煤炭物流园区的发运量从今年5月开始增加,进入9月增量尤为明显。“截至10月12日,已经发运22万吨,预计这个月的运量将超过60万吨。”罕台川北站煤炭物流园区总经理闫浩智说。

  10月11日起,包括太原局、西安局、乌鲁木齐局和郑州局都出台了相关文件,取消前期铁路运输的优惠政策。乌鲁木齐铁路局将出局煤炭整车运价在标准运价基础上上浮10%。

  “根据运距不同,下水煤铁路运费实际增加7—10元/吨。这是铁路总公司自2015年11月开始启动运费调整计划,尝试下调铁路运费后,对于运费策略的再次调整。”张笑金说,从今年4月开始的煤炭价格反弹波及物流环节,运费的增加将进一步抬高下水煤价格,对港口煤价支撑较强。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物流成本增加,未来坑口价格涨幅将趋缓。

  实际上,相对于铁路运费的上涨,更突出的问题是铁路车皮紧张问题。7月份以来货运需求复苏、治理超载使得部分公路运量转移至铁路,临近年底,部分地方铁路局超额完成今年任务量的意愿不强,这都进一步加剧了铁路运输的紧张局面。

  “随着发运量增加,车皮越来越难批,申请5列能给批1列。冬天如果下点雪,就更难了。”内蒙某煤炭企业人士说,煤炭行业“黄金十年”,西煤东运一直是满负荷运行,一车难求。前两年煤炭消费淡季变成货运“吃不饱”、运量有所闲置的状态,如今发运难的问题再次显现。

  据了解,截至9月,今年大秦线煤炭累计运量24173万吨,同比减少20.75%,减幅从7月开始趋缓,待大秦线检修完毕,铁路运量有望有所恢复,但运力紧张的局面不会改变。冬季汽运受天气影响更大,也将使部分货流转移到铁路运输。

  张笑金认为,第四季度运输问题将比预想的要更突出,运输成本增加的同时,运力紧张问题也凸显。未来即使煤炭增产,能否及时调运也需要关注,随着大秦线检修完毕,关注港口库存回升情况。11月上旬前是港口补库存的过程,11月下旬随着煤耗高峰来临,港口调入量恐不及调出量,港口库存继续维持低位的概率较大。

  煤企借力期货工具谋发展

  煤价上涨使煤炭企业“苦尽甘来”,但这种好日子能持续多久,很多企业人士心里都没有底。正所谓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利用当前行业形势好转的契机,谋求转型发展对煤炭企业来说才是明智之举。

  前两年在煤炭行业下行压力逐年加大时,地方政府和煤炭监管部门纷纷为煤矿寻找生存出路。如今看来,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内蒙古满世煤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耀军认为,煤炭企业需要转型升级,一方面积极引入先进煤化工技术,大力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实现煤炭由能源向原料的转变;另一方面积极引入金融工具,参与动力煤期货交易,开展套期保值,降低市场风险。

  记者发现,之前没有参与期货的煤炭企业今年开始有了新动向,主动要求参与动力煤期货。这一现象从动力煤期货持仓量和成交量上就能体现出来。今年1—9月,郑商所动力煤期货成交量同比增长1153.03%,日均持仓量同比增长213.71%。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500强中的22家动力煤生产、贸易以及下游电力企业集团,参与动力煤期货的有9家,占比41%。

  “煤炭生产企业、运销物流企业在郑商所和期货公司的帮助下,进入市场试水的热情高涨。从最能反映现货企业参与情况的交割量来看,动力煤期货从2014年开始有单个合约出现超过100万吨的交割。”国泰君安期货煤炭研究员金韬说。

  据了解,从参与形式来看,有以电厂为代表的锦盈模式,也有以贸易公司为代表的内煤和外煤价差套利模式,还有煤炭生产企业基于销售计划和成本的卖方交割套保模式。产业客户和金融资本深度参与市场,使得动力煤期货合约每次交割均能有效地与现货价格实现回归。

  从当前市场来看,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超过600元/吨,而动力煤期货1701合约尚在560元/吨附近,期货价格的贴水幅度近10%,而且在本轮煤价上涨过程中,始终是期货贴水。这说明期货价格上涨的驱动力是现货价格的强势运行。这也与2016年5月之后全国煤矿执行供给侧改革政策,严格落实276个工作日计划,使得供应明显收缩有较大关系。

  事实上,今年以来,动力煤期货和现货价格的上涨都与政策有着密切关系。

  张笑金认为,现货市场供应偏紧的格局并不因为先进产能放开而改变,从政策放开到变成实际的产量、运输到港口,都需要时间。动力煤期货1701合约更多是受冬季供应偏紧、港口价格维持高位的影响,有望继续温和上涨。但1701合约交割时间点临近春节放假,存在贴水预期,行情结束可能早于现货市场。

  “10月下旬因为缺少实盘卖方,盘面将在资金主导下修复贴水行情;11月随着需求回暖,将逐步演绎供给短缺行情,一旦天气、运输环节有题材,也将短期发酵;12月需关注实际增产量,谨防虚涨后的回踩。”张笑金说。

  有市场人士提醒,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第四季度部分矿井可以放开330个工作日制度执行时间到今年年底,明年第一季度的政策将是最大变数,也决定着行情拐点能否在1、2月出现。如果继续严格执行去产能政策,并且未来需求稳定的话,动力煤1705合约仍难以走出断崖式下跌过程。在现货需求依然较强,同时期货依然呈现深度贴水的情况下,从期货市场买入动力煤进行买入保值操作或许是更为合适的选择。

责任编辑:逯佳琦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