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度经济仍存三大不确定性 去库存加杠杆如何取舍

经济增长总体企稳,但仍存在三大不确定性。在去库存和加杠杆之间如何取舍。过度打压房地产将使本已疲弱的经济进一步承压,但放任其“野蛮生长”、经济主体过度加杠杆同样不是好事,将滋生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原标题:中国经济企稳筑底 仍需警惕背后的风险隐忧

  三季度,受政策累积效应显现、房地产市场升温、能源原材料行业回暖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运行总体比较稳定。近期,包括投资、消费、工业生产和发电量等主要经济指标出现企稳,经济下行压力有所缓解,但仍处于筑底过程中。

  展望四季度,出口继续回暖,财政政策持续发力,基建投资、新兴产业等领域得到支持,消费、服务业将平稳增长,经济短期趋于稳定。预计四季度和全年GDP增速均在6.7%左右(维持上期预测不变),落在政府年初设定的目标区间。

  中国经济企稳筑底 仍需警惕背后的风险隐忧    三季度,受政策累积效应显现、房地产市场升温、能源原材料行业回暖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运行总体比较稳定。近期,包括投资、消费、工业生产和发电量等主要经济指标出现企稳,经济下行压力有所缓解,但仍处于筑底过程中。    展望四季度,出口继续回暖,财政政策持续发力,基建投资、新兴产业等领域得到支持,消费、服务业将平稳增长,经济短期趋于稳定。预计四季度和全年GDP增速均在6.7%左右(维持上期预测不变),落在政府年初设定的目标区间。    值得关注的是,在去库存、货币增发、预期改变等多种因素推动下,房地产市场不断升温、房价节节攀升,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住房化导致M1增速远高于M2,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突出,蕴含着较大的经济金融风险。宏观政策亟需平衡好稳定增长和抑制资产价格泡沫之间的关系。走出实体经济低迷、虚拟经济“火热”的窘境,财政政策需要加快支出进度、加大对“补短板”领域的支持,货币政策不宜进一步全面放松,保持中性适度,重在通过与监管政策的配合,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同时根据市场流动性变化,选择合适时机进行对冲式降准。    四季度经济仍存三大不确定性    经济增长总体企稳,但仍存在三大不确定性。    展望四季度,财政政策持续发力将使得基建投资、新兴产业等领域得到支持,服务业、消费也将平稳增长,经济运行总体上将保持稳定。但未来一段时间,经济企稳态势能否延续存在三个不确定性:    一是工业回升能否持续。在去产能大背景下,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进而带动工业回升,这一趋势能持续多久,主要取决于去产能带来的去化效应和价格上涨带来的回补效应两者的大小。如果去化效应大于回补效应,工业生产将面临下行压力,反之将延续回升态势。    二是在去库存和加杠杆之间如何取舍。去库存主要是去房地产库存,在去库存、宽货币和预期改变的共同作用下,今年以来部分地区房价出现了井喷式上涨,去库存与加杠杆的交互作用导致全国房价出现非理性上涨。近两个月更是开启了新一轮大涨,导致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突出,大幅提高了全社会经济运行成本,透支了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潜力,拉大了全社会贫富差距。宏观政策既要去库存,又要挤泡沫,还要稳增长,如何拿捏的确很难抉择。过度打压房地产将使本已疲弱的经济进一步承压,但放任其“野蛮生长”、经济主体过度加杠杆同样不是好事,将滋生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三是企业存款活期化和居民财富地产化使得M1和M2增速“剪刀差”持续扩大。这一现象值得特别关注,因为近些年历次金融危机发生前,都会出现M1增速大大快于M2这种现象。结合各方面因素和景气预警系统运行结果综合判断,我们预计四季度和全年GDP增长均在6.7%左右,落在政府年初设定的目标区间,与我们年初的预判一致。    宏观政策取向建议    由于前期出台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正在发挥作用,近期经济出现了一些企稳迹象。与此同时,在去库存等多种因素推动下,房地产市场不断升温,房价节节攀升;房地产库存压力缓解的背后,居民部门杠杆率却快速上升;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住房化导致M1增速远高于M2,蕴含着较大的经济金融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宏观政策更应平衡好稳定增长和抑制资产价格泡沫问题。    多措并举拓展“宽财政”的稳增长空间    首先,进一步发挥“宽财政”的稳增长效力。在当前制造业增速下滑、民间投资乏力的背景下,基础设施投资仍然是稳增长的重要抓手。要继续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带动基础设施投资,使其维持在一定的水平。当前政策性减收效应正在逐步显现,财政收入增长面临一定困难,但仍应按照年初预定3%的财政赤字率,加快支出进度,保证基建、民生等刚性支出。    其次,重点加大对“补短板”领域的支持力度。在着力推进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补短板”是财政发力的重点领域,既可以带动扩大合理有效投资,又能够增加有效供给,培育经济增长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政府将围绕脱贫攻坚、水利治理加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新产业新动能培育等重大项目工程,加大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快安排投放专项建设基金,大力支持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同时,政府还将继续深化简政放权,向市场扩大基础设施、生态环保领域以及教育、健康、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的开放程度,更好地调动社会资本的积极性。    第三,借力PPP拓展“宽财政”的空间。在财政收支缺口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既要在控制好政府债务风险的基础上,充分利用赤字空间,又要借力PPP模式等进一步加大“宽财政”的支出力度。截至今年7月底,财政部PPP项目库的入库项目已达10170个,总投资额超过12万亿元,同时非国企参与率不断提高,入库项目的落地率呈加速上升态势。未来一段时间,随着PPP配套法规、融资模式、退出机制等市场环境的日益完善,地方PPP项目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PPP有望成为“宽财政”发力的重要支撑。    货币政策保持中性适度,要有作为有所不为    经济“虚实不调”,“钱多钱少”并存埋下种种潜在风险,制约了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要走出实体经济低迷、虚拟经济“火热”的窘境,货币政策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加强货币政策、监管政策、房地产政策等的协调与配合,引导资金“脱虚向实”    资金“脱实向虚”现象原因比较复杂,总的来说,既与实体经济盈利状况不佳有关,也与房地产等资产价格过快上涨有关,货币政策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这个问题。建议货币政策加大与监管政策、房地产政策、产业政策等的协调配合,促进资金“脱虚向实”。

  值得关注的是,在去库存、货币增发、预期改变等多种因素推动下,房地产市场不断升温、房价节节攀升,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住房化导致M1增速远高于M2,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突出,蕴含着较大的经济金融风险。宏观政策亟需平衡好稳定增长和抑制资产价格泡沫之间的关系。走出实体经济低迷、虚拟经济“火热”的窘境,财政政策需要加快支出进度、加大对“补短板”领域的支持,货币政策不宜进一步全面放松,保持中性适度,重在通过与监管政策的配合,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同时根据市场流动性变化,选择合适时机进行对冲式降准。

  四季度经济仍存三大不确定性

  经济增长总体企稳,但仍存在三大不确定性。

  展望四季度,财政政策持续发力将使得基建投资、新兴产业等领域得到支持,服务业、消费也将平稳增长,经济运行总体上将保持稳定。但未来一段时间,经济企稳态势能否延续存在三个不确定性:

  一是工业回升能否持续。在去产能大背景下,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进而带动工业回升,这一趋势能持续多久,主要取决于去产能带来的去化效应和价格上涨带来的回补效应两者的大小。如果去化效应大于回补效应,工业生产将面临下行压力,反之将延续回升态势。

  二是在去库存和加杠杆之间如何取舍。去库存主要是去房地产库存,在去库存、宽货币和预期改变的共同作用下,今年以来部分地区房价出现了井喷式上涨,去库存与加杠杆的交互作用导致全国房价出现非理性上涨。近两个月更是开启了新一轮大涨,导致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突出,大幅提高了全社会经济运行成本,透支了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潜力,拉大了全社会贫富差距。宏观政策既要去库存,又要挤泡沫,还要稳增长,如何拿捏的确很难抉择。过度打压房地产将使本已疲弱的经济进一步承压,但放任其“野蛮生长”、经济主体过度加杠杆同样不是好事,将滋生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三是企业存款活期化和居民财富地产化使得M1和M2增速“剪刀差”持续扩大。这一现象值得特别关注,因为近些年历次金融危机发生前,都会出现M1增速大大快于M2这种现象。结合各方面因素和景气预警系统运行结果综合判断,我们预计四季度和全年GDP增长均在6.7%左右,落在政府年初设定的目标区间,与我们年初的预判一致。

  宏观政策取向建议

  由于前期出台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正在发挥作用,近期经济出现了一些企稳迹象。与此同时,在去库存等多种因素推动下,房地产市场不断升温,房价节节攀升;房地产库存压力缓解的背后,居民部门杠杆率却快速上升;企业存款活期化、居民财富住房化导致M1增速远高于M2,蕴含着较大的经济金融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宏观政策更应平衡好稳定增长和抑制资产价格泡沫问题。

  多措并举拓展“宽财政”的稳增长空间

  首先,进一步发挥“宽财政”的稳增长效力。在当前制造业增速下滑、民间投资乏力的背景下,基础设施投资仍然是稳增长的重要抓手。要继续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带动基础设施投资,使其维持在一定的水平。当前政策性减收效应正在逐步显现,财政收入增长面临一定困难,但仍应按照年初预定3%的财政赤字率,加快支出进度,保证基建、民生等刚性支出。

  其次,重点加大对“补短板”领域的支持力度。在着力推进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补短板”是财政发力的重点领域,既可以带动扩大合理有效投资,又能够增加有效供给,培育经济增长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政府将围绕脱贫攻坚、水利治理加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新产业新动能培育等重大项目工程,加大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快安排投放专项建设基金,大力支持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同时,政府还将继续深化简政放权,向市场扩大基础设施、生态环保领域以及教育、健康、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的开放程度,更好地调动社会资本的积极性。

  第三,借力PPP拓展“宽财政”的空间。在财政收支缺口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既要在控制好政府债务风险的基础上,充分利用赤字空间,又要借力PPP模式等进一步加大“宽财政”的支出力度。截至今年7月底,财政部PPP项目库的入库项目已达10170个,总投资额超过12万亿元,同时非国企参与率不断提高,入库项目的落地率呈加速上升态势。未来一段时间,随着PPP配套法规、融资模式、退出机制等市场环境的日益完善,地方PPP项目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PPP有望成为“宽财政”发力的重要支撑。

  货币政策保持中性适度,要有作为有所不为

  经济“虚实不调”,“钱多钱少”并存埋下种种潜在风险,制约了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要走出实体经济低迷、虚拟经济“火热”的窘境,货币政策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加强货币政策、监管政策、房地产政策等的协调与配合,引导资金“脱虚向实”

  资金“脱实向虚”现象原因比较复杂,总的来说,既与实体经济盈利状况不佳有关,也与房地产等资产价格过快上涨有关,货币政策很难单枪匹马地解决这个问题。建议货币政策加大与监管政策、房地产政策、产业政策等的协调配合,促进资金“脱虚向实”。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