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数据已经过时 作为20世纪最伟大发明仅限上世纪

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个指标让决策者全神贯注,也让市场着迷。然而这个指标显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靠不住。GDP数据愈发不能代表数字时代。GDP曾被称作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问题在于:只有上个世纪是如此。

  原标题:GDP数据并不总是可靠 是时候把它拉下神坛了

  有评论指出,它是经济领域的至尊魔戒,是压倒一切的数据。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个指标让决策者全神贯注,也让市场着迷。交易商根据对GDP表现的预期来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政策的预测进行微调。还有些预测机构想要提供实时预测。然而这个指标显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靠不住。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想想2014年日本经济表现引发的争议。据官方数据,当年日本GDP下滑0.9%;但日本央行最近根据其他数据来源进行的研究结果则是,GDP增长了2.4%。

GDP数据已经过时 作为20世纪最伟大发明仅限上世纪

  再举一个例子:英国1990年代初期的经济衰退在当时看来很严重,GDP从高峰跌至低谷下滑了4.3%;但现在的数据显示降幅只有2%。哪种情况更符合实际:是决策者经历并利用当时可获得的数据计算出的大幅滑坡,还是此后经过多次修正得到的较为和缓的数据?

  如此大的差异销蚀了对GDP作为评量经济指标的信心。更普遍的是,一连串似乎没完没了的修正,令人质疑如果当初是以修正值为依据,决策者的作法会有多大差异。两年前,欧元区本已十分艰难的经济复苏在2014年第二季陷入停滞,让欧元区响起警报。增长停滞是欧洲央行为2015年初走向量化宽松给出的理由之一。然而,根据最新数据,欧元区2014年第二季实际增长0.2%,虽然微弱但也不是那么令人沮丧。

  GDP是计算一个经济体在一个季度及一年期间经通胀因素调整的附加价值总和。实际GDP数字可用来与潜在GDP进行对比,以估算经济产出是符合、低于或超越产能。

  然而,尽管理论上不错,GDP在实际操作上是一个不可靠的指标,而且愈来愈变成像是缺陷严重产物(grossly defective product)的缩写。

  别的不说,每当出现了更完整、更新的数据,GDP数据便会变动。另外,国家统计官员也会修改统计定义和方法,以便更好地反映出不断变化的经济样貌,例如近来将研发纳入为投资项。

  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GDP的定义,即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的产值,与实际经济活动方式的相关性越来越低了。GDP发明于很大程度上处于封闭状态的工业经济时代,用GDP来估算如今更为开放的由服务业主导的经济表现则非常难。尤其是,决定价值究竟是在哪里增加的,这个问题变得更为棘手,因为跨国公司使用全球供应链来利用知识产权并且转移业务避税。

  那么,爱尔兰GDP数据变得面目全非也就并非偶然,这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由于公司税率较低吸引了美国跨国公司。经济增长数据向上修正一般会受到欢迎,但今年夏季爱尔兰GDP的上修幅度却让人难以置信。官方数据显示,爱尔兰2015年GDP增速从本就很快的7.8%上修至异常高的26.3%。此举非但没有美化爱尔兰经济表现,反而让其GDP数据信誉扫地,因其仅仅反映了一些大型公司将部分业务搬到爱尔兰。经济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除了爱尔兰的债务--通常以占GDP的比例衡量(具有误导性)--看起来不那么沉重了,2015年债务与GDP之比从2014年的108%降至79%。

  更为重要的是,GDP数据愈发不能代表数字时代。Facebook等网络巨头提供免费服务,但GDP数据不包括价格为零的产品。越来越多的人们选择在线预订旅行事宜,而非通过代理商,但他们这种行为与无薪的家务活动一样,并不计入GDP。除了难以衡量数字产品对GDP的贡献,在数字时代以国界来划分经济活动的界限也越发过时。

  但是,用GDP来衡量经济表现的缺点却一直存在。半个世纪之前,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曾说道:国民生产总值(GNP)包含一切,却将人生价值排除在外。如今,中国追求GDP增长,制定增长目标,而民众健康和生活质量却因空气和水污染受到严重影响。

  现在是时候将GDP拉下神坛了。中国应取消无益的经济增长目标。投资者和决策者应该接受数据革命,找出更好的衡量经济脉动和体质新方法。千禧年前夕,GDP曾被称作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问题在于:只有上个世纪是如此。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