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到底有多可怕?男子借款一万晚会6天须还4.2万

长春某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大一新生,通过校园内的借贷广告,借了一万块钱,结果晚还6天,借贷公司让其还4.2万元。男子称“我只希望我的死,能让这件事情得到关注“你听着,真的很重要,你一定把事情记录好,引起社会关注就行,这个公司是一个民间信贷公司……”

  原标题:男子校园借贷晚还六天一万变4.2万 被逼无奈吞药自杀

  “我只希望我的死,能让这件事情得到关注……”“你也不用救我,你也找不到我,我没多长时间了……”“你听着,真的很重要,你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喝药了,你一定把事情记录好,引起社会关注就行,这个公司是一个民间信贷公司……”16日,记者接到一通电话,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极其虚弱,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的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下午1点40分。

校园贷到底有多可怕?男子借款一万晚会6天须还4.2万

  被逼得没办法才喝药的

  打来电话的男子自称是长春某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大一新生,通过校园内的借贷广告,借了一万块钱,结果晚还6天,借贷公司让其还4.2万元。

  当记者进一步核实情况时,对方表示已经喝了药,并不肯透露所在位置。

  在仅有的交谈中,该男生表示,他是被贷款公司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才选择“喝药”的。“这个公司有十多个打手,对外说是业务员,我当时急用钱,就借了一万,对方说没有利息,就有手续费,我借钱当天签了借款一万五的欠条,但实际到手是一万块钱,我还找了两个担保人,都是学校的学生。”该男生表示,自己姓郑(以下称其为小郑),借钱是为了替妹妹还信用卡,因为搬家,耽误了还款日期,因此产生了巨额“利息”。

  “我去公司的时候,直接把我扣住了,后来逼着我对象签了担保合同,这才把我放出来……”小郑说,他实在筹不到钱了,因此不想活了。随后,小郑挂断了电话。

  记者向公主岭警方报案

  挂断电话后,记者立即报了警,将小郑的事情反映给了长春公安机关。16日下午2点到3点之间,长春市南关区分局南岭街派出所民警多次向本报记者核实情况。

  因为小郑在与记者交谈中提到学校搬到了响水镇,该镇位于公主岭市辖区。16日下午3点左右,记者再次向公主岭市响水镇派出所报案,一名韩姓警官表示,响水镇确实有小郑所说的学校,“我们立即到学校去调查一下,这个学校我知道。”

  16日下午3点30分,韩警官与记者取得联系,称已经联系到了小郑的朋友,“小郑没在响水镇,已经被送到长春的医院了。”

  随后记者再次拨打小郑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小郑的朋友小刘。“他刚到医院洗了胃,现在还在病房观察,人还没清醒。”小刘表示。

  男子吞下了两瓶药

  16日下午4点35分,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小郑,此时他正挂着点滴。他的女朋友小兰和好友小刘正在病房内看护,小兰告诉记者,男友今年20岁。

  “小郑这几天就躲在宾馆里,今天中午我跟小兰都出去了,回来时就看见他正躺在床上睡觉,我们根本没想到他会轻生。”小刘说,他回到宾馆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到了三点多,小郑突然呕吐了起来,“我看他脸色不对劲,反复追问他才跟我说吃了安眠药,我在卫生间里也找到了药瓶,赶紧和她对象把他送到医院来了。”

  下午5点左右,小郑清醒了过来,“头疼,晕晕的,眼皮抬不起来。”小郑说,他16日上午买了一瓶安定,40片,一瓶60粒的褪黑素,当天中午12点多把药都吃了,不想活了。“吃完就是困,眼睛睁不开,我觉得活着太累了,我连累了我的朋友和对象,我不能让他们再担惊受怕了……”小郑说。

  小郑声音虚弱,需要仔细辨认才能听清。

  讲述

  三人被贷款公司扣下 让每人还1.4万

  17日上午,记者再次赶到医院,此时的小郑恢复了一些力气,但面色依旧苍白。

  主治医生说,“如果大量服用安定片,会抑制服用者的呼吸,如果抢救不及时,就会导致死亡。”医生表示,小郑的情况仍需进一步观察,是否有后遗症,目前尚无法确定。

  在病床上,小郑向记者讲述了他借“高利贷”的来龙去脉:

  我是单亲家庭,平时我爸就给我生活费,不怎么管我。9月末的时候,我叔叔家的小妹多次给我打电话,说信用卡还不上了,差8000块钱,希望我帮她想办法。我就这一个妹妹,平时她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当时我身上的钱不够,就想到了借钱,因为在学校厕所里看到了借贷广告,就打了过去,对方公司开始说没有利息,我才去的。

  公司在长春市西安大路与同志街交会处附近的一个楼里。我借钱时,拉了两个读大一的朋友做担保人,借的是一万块钱,签了一张1.5万块的欠条,俩朋友都在“担保人”处签字了。我以为多出的五千块钱就是利息。

  9月30日下午,我贷出的钱,约定10月7日还。因为我帮我对象搬寝室,没来得及在约定日期还钱,等我10月12日下午1点左右去的时候,直接就被扣在公司了,他们还打了我一顿。当天下午,他们把我的两个担保人也都叫到了公司,说因为晚还了6天,每天要付4500元的违约金,加上本金一共是4.2万,让我们三个人平摊,每人还1.4万。而且公司一名姓严的业务员还说,谁凑够钱谁走,否则哪也不能去。

  当天晚上,小赵(担保人之一)先借到了1.4万元,交给对方后,在13日凌晨离开了。我跟小树(另一个担保人)一直被扣到第二天晚上8点,其间我借到了1500块钱,给了他们,但他们还是没放我们走。晚上8点多,对方拉着我和小树赶到了我对象小兰的学校,逼迫小兰再次做担保人。

  之后,他们就把我和小树放了。

  “他们让我也签了一张欠条,说我是担保人,把我身份证拿走了,还把手机里的联系人电话记了下来。”小兰说,至今她仍记着当晚的情形,“都蒙了,不签就不放人。”

  “我给朋友惹了麻烦。我在网上查到,如果我死了,相关的债务不会让担保人偿还,我就想一死了之。”小郑说。

  各方声音

  两名担保人:现在还在害怕

  17日上午,记者联系到了小郑的担保人之一,也就是同样遭遇过“扣留”的小树。

  “我跟小郑是通过朋友认识的,9月30日那天,他说要借钱,让我跟我同学小赵去当担保人,他说就是签个字,钱都是他来还。”小树说,当时觉得帮朋友忙,并没有多想。“结果12号那天,我在学校上课,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公司,说我要不去,就来学校找我。”小树说,当天下午他赶到贷款公司,当即就被扣下了,一直到13号晚上才被放出来。

  “我现在特别害怕,我想把身份证要回来。”小树说。而小郑的另一个担保人小赵则表示,他当晚还款的钱,也是借来的,“现在我也怕他们再来找我……”

  学校:小郑并非我校学生

  17日上午,记者联系了小郑所说学校的联系人董老师,董老师表示自己也在找小郑。“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学校给他发过入学通知,但他一直没来报到。”董老师表示,小郑的事他也听说了,“他打着我们学校学生的名义去贷款,对学校声誉造成了影响。”

  同时记者从董老师处证实,小郑找的两名担保人均为该校学生。

  针对此事,小郑表示他确实没到学校报到,“我到学校后,发现学校没我想象中的好,就想复读一年重新考,开学之后,我一直就在校外住,平时陪着我对象上课,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律师说法

  17日下午,小郑将贷款公司业务员严某的电话发给了记者,记者拨打过去后,对方表示确实是贷款公司的,但当记者提到小郑借钱的事后,对方表示不清楚,随后挂断电话。

  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的刘海波律师表示,若小郑所述属实,那贷款公司严某等行为人对小树非法剥夺人身自由达二天,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应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严某等行为人对小郑、小赵以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涉嫌构成抢劫罪,应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