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姚振华背后的资本创富 中国亿万富翁人数超美国

根据胡润富豪榜的排名,中国亿万富翁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据数据统计,中国中产阶层的数量也已是美国的两倍。当然,中国穷人的数量一直就是超过美国的。这样的经济体量让我们对未来亦喜亦忧:资本创富时代带给这个国家的财富增长必定是惊人的,但风险亦将成倍放大。

  原标题:姚振华背后的资本创富时代 中国亿万富翁数已超美国

  根据胡润财富榜10月13日的最新排名,姚振华从去年的200名开外的位置直接跃升至第四位,成为今年财富增长最快的人士,财富增长幅度为820%,达到1150亿元,相当于每个月实现将近100个“小目标”。

黑马姚振华的资本创富

  姚振华的财富跃升不是偶然的,他只是这个以资本运作方式迅速获得财富增长的庞大人群中的一员。

  事实上,这一波资本创富的热潮从2012年就开始酝酿了。当年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虽然政策面向所有人,但显然是高净值人群更有条件获得这项政策红利。也是从那时起,国家对于资本市场的管制开始变得宽松起来。特别是2015年,从新三板到注册制等多层次金融体制改革,资本市场向民间全面开放;从“互联网+”到工业4.0,新的融资概念不断推陈出新。

  在政策持续有利的情况下,各个资本市场的资金都异常充沛。此前多年,M2一直处于高位,只待政策利好,这些过量投放的货币马上就会变身热钱涌入值得投资的行业:房地产市场已成资金避险池自不必说;各种创投项目融资的对象要比以往更多;就连不被看好的股市,资本也在放量增长。去年6月A股市值为9.6万亿美元,今年就已增加了4.7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整个日本股市的总市值(5.1万亿美元)。而整个A股市值也超过了美国股市总市值(25万亿美元)的一半。

  在产业升级的大趋势下,社会资源会依次流入最有效率的产业和企业。中国人的创富最初是从贸易领域开始,之后是制造业、IT、房地产。而当下热钱涌入资本市场而产生的这波创富潮,不过是资本主义按照自己的发展规律,如期来临的新阶段。

  在资本创富时代,经济食物链顶端的不再是企业家,而是金融家。金融资本并不直接运作企业,而是通过投资、入股、并购、重组的方式掌控企业。孙正义从未经营过阿里巴巴,他只是投资马云就成为日本首富。这样看来,姚振华和王石的对决,更像是金融家和企业家这两个不同时代资本家的不对称博弈。而前者迅速登上胡润富豪榜,也因此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即地产创富时代即将结束,未来的财富创造将来自资本市场。

  资本创富的本质,是通过资本运作优化和配置社会资源,实现经济效率的最大化。但是,比之以往的贸易创富、制造业创富、房地产创富、IT创富的时代,在资本创富时代,资本拥有者的财富增长速度大大加快,财富聚集的程度也超过以往。而资本越集中,则意味着社会阶层越割裂。如果我们关注的是比资本创富更长远一点的前景,那么就会有足够担忧的理由。

  在美国,可以清楚地看到资本创富的真实后果:经济层面上,货币本来是实体经济的等价物体现,但由于金融资本玩的是数字游戏,在资本逐利的驱使下,和实体经济呈逐渐偏离的态势;同时,其单纯依赖资本链条本身来增值的资本游戏,在信息相互不对称的条件下链条的断裂几乎不可避免,链条愈长愈复杂,可能的断裂点就越多。以上两点即是美国2007年金融危机的原理。

  资本创富时代注定属于少数人,不但中产阶级在这场资本盛宴中缺席,底层的被剥夺感也日益严重。可以想见,在这场资本盛宴中一无所获的人们会感到越来越边缘化。他们最终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掀翻这场宴席。

  目下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桑德斯、特朗普这些原来边缘化的角色迅速走到政治舞台的聚光灯下。桑德斯及之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穷人中的左派试图阻击华尔街金融大鳄日益增长的权力;而特朗普上位,则是穷人中的右派试图寻求民族国家保护的尝试。对现存体制和建制派精英不满的人群随着资本创富的速度加快,只会不断膨胀。而很多人还未看清事实:资本精英在今天感受到的是不适应,很快,他们就会感到恐惧。

  根据胡润富豪榜的排名,中国亿万富翁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根据《经济学家》的统计,中国中产阶层的数量也已是美国的两倍。当然,中国穷人的数量一直就是超过美国的。这样的经济体量让我们对未来亦喜亦忧:资本创富时代带给这个国家的财富增长必定是惊人的,但其间所蕴含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亦将成倍放大。人们为财富增长欢呼的同时,时代的危机也许正在酝酿之中。

责任编辑:赵新燕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