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隐居山洞54年养大4个娃 儿是工程师孙是博士

四川一对八旬老夫妻,隐居山洞54年,养大了四个孩子,其中四个子女中,有两个是大学生,儿子是工程师,孙子是博士。50年前自己刚刚搬进这个山洞时,因为山大林深,大山里经常有豺狼、野猪、山猪、麋子、狍子、野兔等动物跑进来。

  原标题:八旬夫妻隐居山洞半世纪,初因贫穷无奈住山洞 如今习惯不想回,四个子女出两个大学生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临江乡的国道上弯弯曲曲走上六七公里,沿途青山苍翠,果园飘香,下一个45度的坡,记者来到半山腰的一个叫灵隐寺的小村。

夫妻隐居山洞54年养大4个娃 儿是工程师孙是博士

  200平方米大洞屋

  沿着村中粗糙的麻石台阶拾级而上,道路两侧一簇簇怒放的野花,香气袭人,一个巨大的山洞和凸出的岩石呈现在记者眼前。一位老汉坐在一个山洞门口抽旱烟,旁边躺着两只大黄狗。门前开阔的平地上,几十只鸡正在吃草料。一旁的老阿婆则在晒核桃。抽旱烟的老汉名叫梁自付,今年81岁,面色黝黑的他精神矍铄。一旁的阿婆名叫李素英,今年77岁。两位老人已经在这个山洞中“穴居”了54年。

  “洞屋”由竹块和巨石搭建而成,一共有三间房屋,加上一个堂屋、一个厨房、一个杂物房,大约有200平方米。靠近洞门口约50平方米的平地是“客厅”。“以前这里凸凹不平,走路都硌脚,我当过石匠,我自己用斧头和工具把地面整平了。现在这里晒稻谷,夏天天气凉快的时候,每天这里能有两三桌人打麻将,凉快得很。”梁自付说。

  紧挨着这块大平地的就是老人的灶屋,用条石和茅草搭成的,灶屋里面条件十分简陋,所有的陈设多是做工拙朴的木头箱柜、桌凳。灶台是梁自付用黄泥和石头垒成的,用的锅铲是找村里的铁匠打的,旁边的石凳是梁自付在山上找了块石头打磨成的。梁自付说,城里的液化气一罐要70多块钱,差不多要卖1只鸡才能换一罐气。虽然自己今年81岁了,但还要经常上山砍柴,才能用来生火做饭。

  洞居54年养大4个娃

  为什么会在一个荒山野岭中的山洞里一住就是54年? “一开始还不是因为穷。”梁自付叹了一口气说,自己三兄弟以前都生活在这个山沟里,距离这个山洞有几里路,因家贫,一家7口人都挤在一间茅草房中,3兄弟要合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裤子。到了分家时,家里穷得连一件茅草房都没有。1956年时,自己当公社干部,带领村民上山开荒的时候,留意到了这个山洞。

  李素英的老家距离梁自付所在的小山村有40里山路,步行要3个多小时。1959年,当时只有19岁的李素英嫁给了身无分文的梁自付。当时,他在山沟里有两间茅草房,后来下大雨,房子塌了。梁自付想起了这个山洞。于是,结婚第3年,也就是1962年,两人便搬到了这个岩洞安家。“这辈子她跟着我受苦了。”梁自付说, “下雨遇上吹大风,雨就直接飘进来,雨下得大,山洞里面还会灌水,潮湿得根本没法住人。我们就拿着葫芦瓢,把水往外舀。”

  梁自付说,自己原本只想着在山洞中住上3年,等到手头有点余钱了就盖几间茅草房住,但没想到,随着4个孩子的陆续出生,养家糊口的担子越来越重,根本没有钱盖房子。再加上住习惯了,就不想走了,这一住就是54年。

  豺狼野猪经常闯进家

  在外人看来,在山洞中居住肯定是过着像原始人一般的生活。但在梁自付眼中,老两口的生活有滋有味。梁自付开辟了不少平地,种上小麦和玉米,一年下来能收1000斤小麦和2000斤玉米。他还在山上种了柑橘、桃子、李子、柿子、核桃等。“今年收了1000多斤李子,柿子马上也到收获季节了。”老人自豪地说。老两口还养了20多只鸡,每天都有鸡蛋吃。想吃豆腐时,老两口就自己用石磨磨豆腐。梁自付平时喜欢喝点酒,他喝的酒都是自己用粮食酿制的,苞谷酒、高粱酒,一年到头都没断过。每天晚上,一碟花生米,二两烧酒是梁自付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山上还有野生的板栗、核桃,他甚至还在山洞周围的花丛中放了几个蜂箱,酿制蜂蜜,梁自付就像一个工匠,大自然所能赐予的一切,都被用在他诗意的生活中。

  每天早上5点,梁自付就醒了,他将圈舍中的鸡先放出来,然后自己煮玉米糊糊,用笼屉蒸馒头。然后到后山上散步。高兴的时候,他还会对着大山唱山歌。

  梁自付记得,50年前自己刚刚搬进这个山洞时,因为山大林深,大山里经常有豺狼、野猪、山猪、麋子、狍子、野兔等动物跑进来。尤其是豺狼、野猪,经常会误入他的家。从那以后,他在山洞里睡觉,都要燃起一堆火。“在山洞里睡觉,每天我都能听到豺狼、狐狸等野兽的叫声,一开始有点怕,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因为野猪毁坏庄稼,他在山猪、野兔经常出没的地方,用竹签和铁器制成的捕兽器捕捉野猪和野兔。“每次捕捉到野兔都能加餐,内脏清理干净后,直接放在火上烤,什么调料也不放,就放一点盐,就是一顿美餐。红薯成熟的季节,直接挖几个红薯,生起一堆火做烤红薯,香得很。”

  如今,梁自付夫妇俩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山洞中看电视,梁自付爱看抗日剧,老伴则爱看戏曲,两人有时还会争夺遥控器。梁自付说,偶尔他还是会感觉到孤独,会想念儿子和女儿,4个孩子只有在春节时才能到大山中看望他们。

  儿是工程师孙是博士

  1963年,梁自付的第一个孩子在山洞出生,随后,另外三个孩子也相继在山洞出生。一家6口人,就挤在山洞里面生活。虽然极度贫寒,但梁自付宁愿自己吃苦,也要让孩子上学。

  梁自付精通嫁接技术, 周边村的人常请他去嫁接果树。他的工钱也从1960年的每天0.8元,涨到上世纪80年代的每天2元,再到现在的一天100元。挣回来的钱除了购买生活必需品,都用在了供孩子读书学习上。聊到几个子女,老人喜不自胜,四个子女中出了两个大学生, 自己的大儿子今年已经54岁,在成都工作,是一名地质勘探工程师。二女儿是一名中学教师。三儿子在阆中一家酒店工作,老四则在广州打工。“我的孙子梁龙如今还成了博士生”。

  “这里在你们眼中或许像个猪窝一样,但却是我的安乐窝。” 梁自付笑着说,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日子好过了,他还要在山洞里过着原始人一样的生活,但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住在这才觉得自在安逸,住习惯了,不想走了。

  子女们条件都好了, 自然惦念着还住在山洞里的父母。几位子女再三劝老人搬到城里去住,但老人的态度很坚决,在子女家顶多住上几日,就又回到山洞生活。“城里到处都是车,不自在,空气也不好,马桶我也用不习惯。”

  “我们走了,家里的几十只鸡、两条狗,还有这么多果树怎么办?”李素英说。

  临江乡灵隐寺村党支部书记刘宗福告诉记者,村上也多次动员梁自付夫妇搬迁,并给予搬迁补偿,但老两口就是不肯搬走。在这种情况下,村里只能尊重老人的意愿,并专门给山洞通了水电。

  “我每顿还能吃两碗米饭。我想在这个山洞里活到100多岁。”梁自付笑着说。

责任编辑:曹荣梅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