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竞为什么这么强 全民电竞退役后可保送大学

韩国电竞繁荣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刚从金融危机走出来的韩国民众并没有太多富余的钱财进行旅行等高成本娱乐活动,恰逢互联网高速发展,不少年轻人便玩起了电玩游戏。韩国是一个“全民电竞”的国家,上至爷爷奶奶,下至小孩子,都对电竞文化有着热情。

  原标题:揭秘韩国电竞:选手退役可保送大学 比赛一票难求

  韩国电竞为什么那么强?

  KeSPA首次接受中国媒体采访

  刚结束的S6小组赛上,来自LCK赛区的三支韩国队都出线进入八强。LPL赛区的IM虽败犹荣,但剩下的RNG和EDG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直面SKT和ROX Tigers,不少人纷纷表示这个分组简直是“死亡之组”。

  不得不说韩国今年的三支参加S6的队伍都发挥得不错,似乎说起电竞第一大国,大家第一个想到的总是韩国。那么韩国的电竞业究竟有多牛逼呢?他们为什么牛逼呢?

韩国电竞为什么这么强 全民电竞退役后可保送大学

  LCK夏季赛季后赛的最后一场,韩国首尔蚕室室内体育馆内座无虚席。这是一场ROX Tigers对阵KT的总决赛,ROX在先拿下两局的情况下在第四盘却意外落败。记者边上坐着一对情侣,女生看到ROX在团战中被狂虐时竟然哽咽了起来。我颇有些诧异,而身边在韩国电竞协会KeSPA工作多年的王霞则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于是我拉着她出去聊了聊,她细细地向我描绘了整个韩国的电竞。这也是KeSPA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采访。

  全民电竞 不是吹的!

  “这个场馆还不算大,大概只可以容纳5000个人。”在KeSPA事业部工作的王霞向我解释道,“我们春季赛在奥林匹克体操馆举行,可以容纳将近两万个人在现场就观看。”虽然听着数量很多,但仍然一票难求。在梨花女大念书的闺蜜告诉记者,春季赛的入场门票洛阳纸贵,在开卖后半小时便售罄了,“大部分人会选择在电视或者网路上收看。”这足见韩国电竞氛围之浓郁。

  王霞告诉记者,韩国是一个“全民电竞”的国家,上至爷爷奶奶,下至小孩子,都对电竞文化有着热情。KeSPA作为韩国唯一一个有政府背景支持的电竞协会充当着管理者的角色,它不但要管理战队和俱乐部,更充当着发掘和培养新人的重任,“以《英雄联盟》为例,协会与拳头公司直接合作,从非职业到职业,已经构成了一条系统完善的赛事链。”

  “总统杯”(KEG)是协会的一项全国性质的业余电竞赛事,从名字中便可以嗅出韩国参政领导人对于电竞的支持。在赛制上颇有一些全运会的味道——从韩国的十六个州选拔出各个项目的选手参赛,但项目只从韩国本土游戏中选取,“原则上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电竞运动。”

  与“总统杯”(KEG)的狂欢相比,KesSPA Cup则显得稍有准入门槛一些,这是一项非职业选手与职业选手可以一起参加的赛事,但却往往更有趣。据记者了解,在去年《英雄联盟》的KeSPA Cup上来自民间的一支不起眼的战队击败了SKT,一时名声大噪。该战队中单和打野位选手目前也已开始打职业。“各个级别的常规赛事不但促进了电竞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更发掘了潜在的新人。”王霞这样评论,“目前我们已经有一个非常健全的体系去运营了。”

  目前S6八强名单已出,来自LCK赛区的三支战队均榜上有名,足见韩国LOL的强大。据前方同行透露,此番S6 KeSPA专门派出一位员工与战队同去北美,其职责是照顾战队选手们的起居。对此王霞表示,派专员“陪护”已经是一个传统,去年S5时专员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给选手们找可口的饭菜上,他也因此被戏称为“便当男”。对此ROX的教练郑大为也表示协会考虑得非常周全,“专员非常尽责,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正是有了他们的坚强后盾我们才能安心打比赛。”

  选手退役后可保送进大学

  韩国电竞繁荣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刚从金融危机走出来的韩国民众并没有太多富余的钱财进行旅行等高成本娱乐活动,恰逢互联网高速发展,不少年轻人便玩起了电玩游戏。1998年,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正式成立,隶属于韩国旅游文化观光局。2000年,韩国国际电子营销公司创办了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有着“电竞奥林匹克”之称的它是为韩国电竞火爆的一剂强心针。当时最火的是《星际》系列,随后是War 3。随着《英雄联盟》的崛起,韩国人也很快爱上了这款操作易上手、制作精良、画面优美的游戏。目前《英雄联盟》已经是韩国当之无愧最受欢迎的游戏。

  王霞告诉记者,截止去年12月底,目前协会登记在册的职业选手共160余人,非职业选手则高达4000余名,他们中大部分都是《英雄联盟》项目的。职业选手的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

  “一般24岁之后职业选手由于伤病等原因会选择退役。”王霞表示,不像中国大部分明星选手退役后会选择做主播或者解说,在韩国的退役选手似乎选择的方向更多一些,“甚至还有去做演艺明星的,《星际1》的职业选手洪榛浩(ID:Yellow)目前就是个演员。”

  据记者了解,在韩国退役明星选手做主播情况并不多。大部分人会选择找一个公司去上班或者从事不同的行业。“他们只是把打职业视作人生的一个阶段,就跟你上大学上四年,毕业了还是要找工作那样。”业内人士表示,“也有特别优秀的选手成功转型为战队教练,如ROX Tigers的教练原来就是一位职业选手。”

  对于退役后渴望重返校园的选手,KeSPA给予了一项特殊的福利——自2014年起,每年将有若干个名额专门给他们保送进入大学学习。“名额不会很多,每年也就个位数吧。”王霞表示,“KeSPA会根据报名情况进行面试选拔。去年有几个央大的名额,非常抢手。”

  对于这样一项福利不少国内的电竞人非常羡慕,今年Ti 6上Wings夺冠后Y队也曾透露出想要去上学的想法。对此王霞表示,中国的电竞发展现在遇到的问题韩国当年都遇到过,制度的完善也需要一个过程,相信未来中国的体育总局信息办也能出台相关制度。

  “毕竟姚明都去交大念书了,电子竞技运动员的教育也需要像传统体育那样得到重视。”有人表示,“这样家长在送孩子去打职业时也能少一些顾虑。”  “中国电竞正在经历韩国电竞所经历过的”  前不久中国教育部承认电竞管理专业后,不少高职院校纷纷开设了相关课程,聘请业内明星教师进行授课。据“人皇”SKY透露,自己就收到了好些邀请。在电竞繁荣的韩国,与电竞相关的教育却早在中学就开始了。

  “我们协会去年邀请了本土一些战队拍摄了一部短片,并做成了VR的形式。”王霞告诉记者,该片会在首尔市中学二年级的电竞相关选修课上作为教材使用。

  据记者了解,韩国的大学早年前就开设了电竞相关的专业,但规模并不大,也没有专门的所谓“电竞大学”。“其实韩国的电竞从业人员并没有科班出身的说法,许多公司和俱乐部招人的时候只是考虑你是否喜欢这个领域。”对于所谓的“电竞专业”,王霞有些不以为然,“我认为现在韩国的那些电竞专业质量也没有特别优秀。”

  相比高校,电竞教育与宣传的工作主要由KeSPA在承担,KeSPA每年举办两次选手职业教育修养大会,要求没有比赛的所有登记在册的职业选手参加。大会主要是对选手的职业礼仪和规范进行培训,“这些方面协会做得很多。”王霞这样说。

  对于目前中国电竞行业资本涌入却管理混乱等现象,王霞表示,中国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韩国电竞也都经历过,“中国的电竞大概是四年前的韩国,正在高速发展中。”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韩国选手进入中国战队活动,协会也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韩国的选手在中国因为没有办法办理Z字开头的工作签证而无法得到保护。据韩国媒体报道,截止今年6月,在中国活动的韩国《英雄联盟》选手已经超过60名,其中超过一半在LPL的十二支队伍中活动。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有合法的签证。

  “他们大多持旅游签证进入中国,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办下来合法的工作签证。”王霞表示,“目前协会正在努力与中国相关部门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据记者考证,无法办下工作签证除了有电竞大环境不成熟的客观因素外,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大部分战队并非企业运营,而是个人运营,且投资者占大多数。而办理Z签证需要审核雇佣方,个人作为雇佣方实力证据并不足。

  没有合法签证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王霞表示,协会经常收到在LPL活动的韩国选手的求助,但因为签证非法,协会对出现的纠纷也是爱莫能助。虽然韩国选手在中国享受了高额的收入,但因在中国没有合法身份去银行办理存折,他们的收入也没有办法合法得带回。据记者了解,部分韩国选手选择黑市交易或者直接将现金装入背包带回韩国,但这些方法都离不开逃税和违反外汇交易法的帽子。

  “中国战队以高价买韩国选手,却没能很好地保障他们的利益,这给韩国电竞市场埋下了不平稳的因素。”王霞对此有些忧心,但随即表示,“中国的电竞大方针是好的,我期待它之后能有更稳定和长远的进展。”

  当结束采访进入观赛区时恰好看到ROX Tigers破了对面水晶,我边上的姑娘不顾形象地泪流满面。不止是我边上的姑娘,当看到Pray流泪时,我周围的姑娘都哭了。“这就是韩国电竞的粉丝们,她们都是真爱粉啊。”王霞感慨道,“输了也哭,赢了也哭,都是因为那种一腔热血的喜爱。”

责任编辑:逯佳琦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