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屡遭反对 邻避效应验基层治理

今年以来,一些地方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多次遭到附近居民反对。“垃圾处置很重要,但不能修在我家旁边”,“邻避效应”让部分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陷入“一建就反对、一反对就叫停”的困境。“邻避效应”的影响不可小觑。

  原标题: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屡遭反对 部分打幌子搞“小火电”

  垃圾围城 环保邻避效应考验基层治理

  我国大中城市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达1.61亿吨,垃圾围城日益严重。与之形成尖锐矛盾的是,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垃圾焚烧是比垃圾填埋占地更少、更为环保的一种方式。然而,今年以来,一些地方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多次遭到附近居民反对。“垃圾处置很重要,但不能修在我家旁边”,“邻避效应”让部分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陷入“一建就反对、一反对就叫停”的困境。

垃圾焚烧

  环保“邻避效应”考验政府公信力

  4月6日、25日和26日,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多次发生反垃圾焚烧群体事件。6月下旬,湖北省仙桃市、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也先后出现反对垃圾焚烧发电事件。7月2日至3日,广东省肇庆市高要区禄步镇部分群众在镇政府门前聚集,反对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落在当地。

  “邻避效应”的影响不可小觑:广东肇庆、湖北仙桃紧急宣布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停止征地或停建。仙桃市垃圾焚烧发电厂已开建两年,计划投资2.09亿元。而仙桃日均产生生活垃圾750吨,目前只有一座规范的垃圾填埋场,日处理量仅为500吨,剩余库容仅可坚持三年。

  更有专家认为,随着我国中西部垃圾围城压力不断加大,垃圾焚烧处置项目不断上马,“邻避效应”或向中西部和中小城市蔓延。

  针对一系列“邻避效应”引发的事件,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环境监督处处长刘帅表示,一些重大项目在推进中屡屡引发冲突,一个关键症结就是有关部门没有充分尊重、满足民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比如,多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承诺环保工艺达到国标、欧盟标准,使用德国最先进工艺,二噁英排放极为有限。然而,群众担心的是技术以外的“潜规则”: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可能不运行设备,环保监管触角短、不会管,不敢担当。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更指出目前国内已建成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有两种不良倾向:有些地方花巨资引入先进技术设备,运行管理水平却很低,导致环保排放不合格;有些企业“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垃圾焚烧的招牌,搞的却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小火电”。

  应引起警惕的是,“邻避效应”中,群众利益诉求表达机制不畅极易使“小事拖炸”。上海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院长张益说,垃圾焚烧技术保障再高,高危工程项目也存在因不可抗力遭受意外破坏的可能。周边居民作为潜在风险的主要承担者,高危项目落地后,当地的楼盘等行情将受影响,因而,其利益应得到充分照顾。

  现实中,诉求表达、利益保障机制缺位或不畅,导致部分群众的行为越来越情绪化。如湖南益阳市南县中鱼口乡群众多次就垃圾焚烧落户当地找乡政府,在答复不明确的情况下,便开始“闹”。思想事先没做通,群众事后不想通。事发后,部分群众拒绝科普、拒绝对话,提到垃圾焚烧就逆反。有几十位村民到外地参观垃圾焚烧,回来后被其他村民排斥,“不敢吱声”。

  以参与创新对冲“邻避效应”

  环保“邻避效应”虽然棘手,并非无解。

  去年8月28日,长沙市危废项目在长沙县北山乡北山村万谷岭点火试运行。至此,这一“折腾”将近10年的重大项目,终于在这个距长沙城区20多公里、群山环绕的村庄落地。2011年以来,长沙县坚持不懈地化解“邻避效应”带来的风波,以保障民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为基础,综合运用“利益平衡”的工作思维,最终推动危废项目走出“邻避效应”困境。

  当地基层干部群众反映,群众越是有疑虑,越是要保障群众知情权,创新监督方式让群众参与,并充分考虑用发展的办法补偿风险。

  这几年,针对民众对危废项目存在污染的疑虑,长沙县先后三次组织412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民代表和地方知名人士到衡阳危废处置中心参观,一举消除了“灰尘落在身上皮肉腐烂”等谣言。参观完后,长沙县还召开恳谈会,让参观者谈感受,对着镜头现身说法,在全镇轮番播放专题片,告诉民众危废项目并不可怕,完全用不着担忧、恐慌。

  长沙县还以推进危废项目为契机,建立了重大项目决策的意见征询机制。比如,长沙县长办公会专题研究讨论危废项目建设和北山镇发展时,就邀请了北山、金山两村8名村民参会。在规划、设计北山大道和金山大道两条主干道时,长沙县也邀请村民代表参与听证。

  长沙县北山镇党委书记黄建国对半月谈记者说,就危废项目来说,尽管处置工艺非常先进,但不排除有一定风险。一个地方的老百姓接受这种项目,肯定会承担一定的潜在风险。“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给当地老百姓一些利益补偿,对冲他们承担的潜在风险。”

  了解到村民盼发展的愿望后,长沙县决定将危废项目与北山镇发展联系起来,统筹安排,先后投入财政资金,在当地修路,建学校,扩建卫生院,上马工业园,打造新型城镇,发展花卉苗木等现代农业,让村民实实在在感受到发展前景和政策红利,赢得他们对危废项目的支持。

  为打消群众对项目运行可能不规范的质疑,长沙县还引入群众监督机制,成立了由有威望的村民代表组成的群众监督委员会。群众监督委员会委员陈学军说,从开工到点火运行,13名代表每周分6班走访、检查项目,从没间断过。除了例行走访,他们还接受群众举报。

  危废项目点火试运行以后,群众监督委员会确实也发现不少问题。“我们有一次上山,发现他们直接将垃圾填埋场的积水抽排到自然水体里。按照规定,这些污水应该先经过处理才能排出。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企业已经做了整改。”陈学军说,危废项目企业必须对当地村民高度负责,外部监督应努力做到“全覆盖、无死角”。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已建成并在运行的垃圾焚烧发电厂约为200家。刘帅等人建议,应抓紧开展一次环保稳定隐患的大排查,特别应针对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群体事件多发的态势,排查环保隐患、控制风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认为,要在垃圾处理领域树立政府公信力,必须要提振群众对基层环保治理的信心。尤其要依法严肃处置一批挂羊头卖狗肉、污染大、危害重、隐患多的垃圾焚烧等高危工程项目,以最严格的环保执法向社会释放“捍卫公共利益动真格”的强烈信号。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