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神舟11号航天员陈冬: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的荣幸

16日,航天员景海鹏、陈冬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出席记者见面会。当日,《解放军报》披露了此前对航天员陈冬的专访。在采访中,陈冬回忆了自己的家庭,回忆了自己的军旅生涯。同时陈冬表示: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

  原标题:“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

  10月17日上午7时30分,神舟十一号载入飞船即将发射。

  16日,航天员景海鹏、陈冬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出席记者见面会。当日,《解放军报》披露了此前对航天员陈冬的专访,采访实录如下:

  原标题:“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

专访神舟11号航天员陈冬: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的荣幸

10月16日,航天员景海鹏(左)、陈冬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出席记者见面会

  9月30日,时针指向22:00。北京航天城航天员教室,依然亮如白昼。

  此刻,神十一乘组航天员刚结束当天最后一次课。采访就在陈冬的课桌前开始。

  谈梦想,他的眼睛里不时闪烁光芒;谈家庭,他内心的柔情荡漾在表情里;谈事业,他的话语坚定而自信;谈工作,他沉稳的语速遮挡不住思维的敏捷……

  感谢这场出征前的深夜对话,让我们得以走进这位一直“想飞得更高”的航天员的神秘世界,领略他的魅力,分享他的精彩。

  “机遇来了,你躲都躲不过”

  记者:听说杨利伟对您的影响比较大?

  陈冬:是啊。2003年,我25岁,刚分配到飞行部队。有一天飞行归来看直播,他出征时穿着航天服的身影那么雄壮。当时真是热血澎湃:这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后来听说他和我一样,飞的都是强击机,心里不由一动:有一天我会不会当航天员?

  记者:这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还是一个目标?

  陈冬:兼而有之。我飞的是强击机,低空,我一直想飞得高些、再高些,想冲出大气层看看。但我很清楚,当航天员没那么容易,需要机会。但2008年9月27号下午,神舟七号航天员翟志刚英雄在太空挥舞国旗的身影真正触动了我。我就想,我该为此做些准备了。没想到,第二年,我国就开始选拔第二批航天员了。

  记者:机会真是说来就来。

  陈冬:所以我总是说:赶上这个时代,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人生的每一个重大节点都与这个国家大时代脉动同频共振。尤其是这一次,本来以为错过了,但机遇来了,你躲都躲不过。

  记者:给我们说说这里面的故事吧。

  陈冬:当时航天员选拔体检的时候,我正带部队在西北参加军事演习,根本赶不回来。当时我觉得太遗憾了。没想到,演习结束回部队后,又接到体检的通知。原来,上面知道演习的消息后,又给了一次机会。当时真是开心极了。

  记者:你的运气真不错,一选就选上了。

  陈冬:很多战友都非常优秀,但你知道,飞行员训练强度大,很多人的颈椎、腰椎都有伤。我身体条件还不错,顺利通过了初试。

  记者:复试的时候,谁给您做的面试?

  陈冬:我非常非常幸运,竟然是英雄杨利伟面试的我。他那么亲切,问我愿不愿意成为航天员,怎么看到这个职业。我说:要把它当成事业干,不但要干好,还要把全身心投入进来。他对此非常肯定、赞许。那次面试之后,更加坚定了我为梦想付出努力的决心。

  “做最好的自己,把能使的劲都使出来”

  记者:能够进入“神十一“乘组,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冬:这是个切切实实的机会。进入航天员大队之后,我先后经历了“神八”“神九”和“神十”的发射,与我一起加入航天员大队的刘洋和王亚平,先后加入了“神九”和“神十”的乘组,飞向太空执行任务。因为“神九”和“神十”男航天员只在第一批航天员里选拔,我只能等待机会。这一等就是6年。

  记者:等待总是漫长的,何况一等就是6年。

  陈冬:6年已经很幸运了,景海鹏师兄等待了10年,刘旺师兄等待了14年,张晓光师兄等待了15年。这是一段长跑,又是一段短跑,你不仅需要耐力,还需要爆发力。

  记者:长跑需要节奏,您如何把握自己的节奏?

  陈冬:做最好的自己,把能用的劲儿都使出来,把能挤的时间都挤出来,全部投入到训练。将近两年的时间,我基本上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日。

  记者:此刻即将出征,心情怎样?

  陈冬:我能够入选“神十一”乘组,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自己的飞天梦想马上有机会实现,确实值得兴奋。但是兴奋过后,很快就趋于平静,把精力放在如何完成好此次任务上了。

  记者:执行这次任务,你需要具备哪些你之前没有具备的素质?

  陈冬:比如说“修理”工。如果有设备坏了,我要对它进行维修,这是以前训练没有接触到的。天宫二号是一个真正的空间实验室,在这里要做很多科学实验。这些科学实验跟以前不一样,我要从头开始了解原理、操作程序和故障应对……

  记者:执行这次任务,你们的资料有多少?

  陈冬:差不多两摞,一米多高,各种文件,各种资料,手册程序都包含在里边。

  记者:这么多内容,会不会出现忙中出错?

  陈冬: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把任务完成好,因为不到发射前一秒,我就不会停止准备。

  “要百分之百信任对方,但是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对方”

  记者:有人形容航天员是“超人”,超人是靠一个“能量棒”支撑他去做一些事情,你的“能量棒”是什么?

  陈冬:战友和团队。没有他们的帮助和支持不可想象。特别是我的搭档景海鹏师兄,两次飞天的他也是我的偶像。能与偶像一起出征,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和幸运的呢?

  记者:您这次和景师兄在太空中的分工是怎么样的?

  陈冬:这次分工,景师兄是指令长,他的担子比较大,负责我们乘组的飞行程序,飞行器的驾驶和照料。我在这次任务中主要是协助指令长的各项工作,同时我也有我自己的专属工作,比如说像一些飞行用品消耗品的统计,在轨的维修等等。我们分工不分家,景师兄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要百分之百信任对方,但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对方。

  记者:怎么理解景海鹏的这句话?

  陈冬:信任说的是我俩是生死之交,是生死战友,我们会百分之百信任对方。他可以依赖我,我也可以依赖他。但是,在执行具体任务的时候,我们之间要有怀疑精神,因为任何人在做任何事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疏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发挥两个人的优势,相互补位,相互替对方来考虑,这样就可以确保我们每一个动作、发的每一个指令都是准确无误的。

  记者:训练中遇到过这样的时刻吗?

  陈冬:我记得有一次操作要去按一个按钮,我手要往上按的时候,景师兄扶了我胳膊一下。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哪儿不对了,然后我就又看了一下,确实是错了一行,因为要按第三行的按键,我的手是要奔着第二行去的。

  记者:景海鹏说你们俩是“新老搭配、干活不累”,看来你们之间确实有默契。

  陈冬:这种默契无处不在,你知道吗,宣布乘组结果的时候,我们俩什么也没说,就相视一笑。跟着他飞天,我心理上非常放松,没有什么压力,觉得心里更有底。

  “我看着祖国的时候,他们也看着我”

  记者:到了太空之后,紧张的工作之余有没有打算做些轻松的事情?

  陈冬:完成工作是第一位的,闲暇时刻,我想争分夺秒透过舷窗好好看一看祖国,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在地球上,人类喜欢仰望太空;真到了太空,最依恋的还是地球家园。

  记者:是啊,地球上有我们的祖国亲人。这次出征,你打算和家人说些什么?

  陈冬:我最想说的就是不要让他们担心、让他们放心。我在上面也会照顾好自己,也带了一些家里的照片,没事我也会看一看。我想对他们说:不用太牵挂我,等着我回来。

  记者:听说您特别喜欢给儿子讲故事?

  陈冬:他们是一对双胞胎,我平时陪他们的时间太少了,所以我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陪陪他们。我给他们讲《铁臂阿童木》的时候会说:爸爸就像童话里一样,一不小心就上天了,而且飞得很高很高。

  记者:他们知道您是航天员吗?

  陈冬:他们应该不懂。但他们特别喜欢晚上出去看星空。这一点我特别欣慰,说不定哪天我看着祖国的时候,他们也看着我。

  记者:这次您将在太空飞行30多天,有没有提醒他们多看看星空?

  陈冬:我跟他们说:爸爸出趟远门,你们有时间就看看夜空,去找找比较亮的星星,说不定爸爸在那里,然后给爸爸打声招呼。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