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沉银"引村民狂热 追缴回的文物全国罕见

“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十多年来,这个离“张献忠沉银地”最近的村落,不断有文物出水。买豪车、住商铺,盗宝者一夜暴富的传说,更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谈资。

  原标题:“张献忠沉银”引村民狂热:六旬大爷冬夜潜水摸宝

  “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童谣“寻银诀”在四川彭山已流传了数百年,牵起了无数为寻找张献忠财宝而滋生的“寻银梦”。宝藏的传说,在彭山江口镇双江村村民中祖祖辈辈口口相传。十多年来,这个离“张献忠沉银地”最近的村落,不断有文物出水。买豪车、住商铺,盗宝者一夜暴富的传说,更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谈资。

张献忠沉银

  面对“张献忠千船宝藏”的巨大诱惑,村民们逐渐狂热,甚至组建起了盗宝团伙,最多时有一百多人同时在江面摸宝。2015年起,双江村十多名村民陆续被带走,江口深夜的河面,才逐渐回归平静。

  为了宝藏,村民们究竟干出了哪些疯狂的盗掘行为?跟着我们一起,去还原一段村民发张献忠“露天财”的往事。

  彭山江口,2月的岷江水冰冷刺骨,深夜河风逼人。60岁的刘进(化名)站在船头,精神抖擞,心情激动。

  刘进穿着一身潜水服,像一个二十岁小伙一样,纵身一跃,跳入岷江。坚持了30分钟后,他探出水面,手里捏着一个大拇指大小的银锭。“有搞头!”

  10月15日,彭山江口镇双江村,满头白发的刘进站在山头,望着岷江水,一连摇头。“再也不干了,不是人干的!”今年9月,因为涉嫌盗掘贩卖文物,刘进被彭山区人民法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

  双江村,这个离“张献忠宝藏”传说最近的村落,随着宝物不断出水,十多年来,村民们逐渐狂热,甚至组建起了盗宝团伙。2015年起,十多名村民陆续被带走,江口深夜的河面,才逐渐回归平静。

  地利

  张献忠兵败沉银地 就在下江口的双江村

  位于岷江边的彭山区江口镇,有着2300多年历史,也是四川首批被命名为历史文化名镇的古镇。

  江口镇是一座扁担形场镇,一条县道穿镇而过,在场镇路段即为江口街,江口有着岷江第一镇之称。

  在当地老姓眼中,江口镇分为上江口和下江口。上江口即以江口街为主体的石龙村(社区),千百年来上江口的老百姓皆以经商、贩茶为生;而被县道串联在一起的,即为被称为下江口的双江村,千百年来双江村民则以在江口码头做苦力、或打渔为生。

  从彭山城区出发,过岷江一桥即进入双江村。村子里至今保留着因张献忠沉银而得名的地标——存(沉)银湾。而据史料记载,370年前的1647年,张献忠被击败沉银的地方,就在府河与岷江交汇的双江口至岷江一桥约1.5公里的江段上,而此江段恰在双江村境内。

  300年前的“江口沉银”究竟是怎样一段传说?据江口镇相关人士介绍,在江口岷江主航道上,大西农民政权的首领张献忠和十万大军,乘千艘载满金银财宝的大小船只,从黄龙溪出发沿府河而下突围。却不想在岷山航道遭遇清军及南明军、地方武装的联手伏击围剿,船只尽失,千船财宝沉入江口岷江中。

  张献忠此役,给江口当地人留下的,还有一段神秘的童谣:“石龙对石虎,银子万万五”。当地74岁的村民老何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张献忠沉银的故事,在江口镇口口相传好多年了。祖辈上打渔的,也有人去江里摸过宝贝,但由于水深浪急,从来没人真正捞到过什么宝贝。

  暗涌

  宝藏不断现身河道 村民开始半夜“打渔”了

  直到距离张献忠遭伏击359年后的2005年,江口镇政府在岷江河道进行工程建设时,出土大量文物,引发村民围观,之后一条挖砂船,又在江中心位置挖到了宝贝,印证了张献忠沉银江口的传说。

  十一年前,村民杨富华在江边捡到几枚银锭,引发了当地大规模的寻宝热潮。杨富华住在距离江水两公里的山上,2005年4月20日上午,杨富华到河滩捡拾“白火石”(白色鹅卵石)卖。时值当地搞引水工程,挖掘机对河床进行挖掘,杨富华看见,挖出来的石头里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一铲子挖出来一个,第二铲又出来一个,三铲又来一个……”杨富华说,一会功夫他就捡了4个,拿到河边洗干净,结果一看,不得了,都是银锭,其中一个还清晰看得见刻字,“崇祯好多年,饷银五十两,银匠姜国庆”。

  之后,双江村百米之外的岷江河内,又先后出土了铭刻张献忠年号的金册、银锭及“西王赏功”金币、银币等文物。这既引起了江口镇村民们的轰动,也引发了部分村民甚至外地人非同寻常的“关注”。

  83岁的雷前银说,江口码头早已没落。双江村更是紧靠岷江河道,没有水田,经济条件一向较差。村子里的年轻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开始外出务工营生,只剩下一些老人还在坚守。

  自从2005年在村边的岷江河道发现张献忠宝藏后,村子里静悄悄地发生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变化。“岷江里河鱼不多了,打渔这个营生没人愿意干的。”但是有仔细的村民发现,居然开始有人在半夜里黑灯瞎火驾船去江中“捕鱼”。

  据后来参与寻宝的年轻人小刘回忆:双江村有个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连孩子上学都交不起学费的村民一夜暴富:开20多万的车,还在眉山城区买了房,震惊了整个村子。

  “对于何处发财的疑问,他总是笑而不语。”小刘说,后来大家都猜测,是在江里捞到了张献忠沉下的宝贝。从此,不时有铁制、木制的小船于夜幕中逡巡于岷江之中,双江村的村民们心照不宣,各行其事。“最多时,江面上有二三十条船,上百人在江里。”

  出道

  六旬大爷纠集妻弟

  不到两星期一人赚3万多

  眼看身边并不富裕的村民一夜暴富,有的购置了豪车,有的在城里购买了房产和商铺,甚至传言个别人存款超千万,双江村民,越来越多地加入到盗掘的队伍里。

  2015年春节,刘进和两位妻弟也坐不住了:三人达成一致,每个出资3万多块,购置设备,上江寻宝。

  早在2013年,刘进就在岷江畔寻宝6天,寻获一块拇指大小的银锭。“就是吃完饭去转,到处搜。后来卖了1200元。”随着江边寻宝的人越来越多,刘进再也没有发现宝物。然而,村里的流言却告诉刘进,江里宝物还多,只要潜入江中,就能圆发财梦。

  计划开始了。先是在鱼塘。刘进和两个小舅子从网上买来装备,学习潜水。感觉技术成熟了,三个人来到江边,试着潜水。“反复试验铅块重量、时间、体力分配,很快就准备好了。”2015年2月,刘进、两个小舅子、两个侄子一起,五人约好时间地点,开始了盗宝。遗憾的是,第一天,一无所获。

  但第二天,刘进就尝到了甜头,一批碎银子、银锭被找到。已经60岁的刘进,站在船头,河风凛冽,心情澎湃。

  晚上9点下水,凌晨4点离岸,5个人分工明确。“就像上下班一样,很有干劲。”但好景不长,彭山区政府多部门开始联合整治,刘进团伙不得不放弃。此时,距离他们开始盗宝,还不到两个星期。但10多天的辛苦,换来了21万的收入。“除去3万多的成本,一人还赚了3万多。”

  盗宝梦碎

  惊闻上家被抓

  提心吊胆数月他选择自首

  钱还没来得及花,刘进就开始提心吊胆了。因为帮刘进倒卖文物的李军(化名)被抓了。

  从李军被抓第一天起,刘进就变得心事重重。由于老婆和女儿并不知情,他还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常常在夜里,独自一个叹气。

  “不要觉得好羡慕我们,其实好多人连钱都没用出去。”刘进说,村里盗宝的人多,有收获的人也多,但没人敢声张,也没有敢大手花钱。“有钱了,也不敢乱修房子,彼此都心照不宣。”

  10月15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双江村1组、2组走访,发现村里多为瓦房或2楼建筑,装修也比较普通,村里也不见豪车。多位村民证实,村里好一点的房子,多是2008年地震之后所修。“盗宝最凶的几年,都没得人修房子。”

  2015年9月,刘进和其他4人一起,向公安机关自首。今年9月,5人被处以不同缓刑。刘进被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5万元。“白忙一场,一分钱没挣到,还亏了好几万。”

  如今的刘进,回到村里,在工地上打工,一个月能挣3000元。“当时诱惑太大,知道可能会遭,但实在来钱太快了。”刘进一声叹气,“再也不会下水了。”

  财宝身家

  追缴回的文物全国罕见

  鉴定专家:相当于第二个三星堆

  彭山江口盗宝大案,被列为2016年全国文物第一案。参与彭山文物鉴定、来自中国钱币博物馆的专家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2014年2月,他和另外3名国内文物专家,开始着手鉴定彭山所缴获的千余件文物,由于涉案文物十分珍贵、数量较大,历经五次鉴定,才完成最终鉴定工作。

  “这其中的100件国家级珍贵文物,都是经过专家反复鉴定,才确定下来。特别是其中的8件一级文物,更是慎之又慎,绝对经得起历史检验。”该专家说,“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数量大,珍稀度高,在全国都实属罕见,可以说,相当于第二个三星堆。”

  该专家还建议,能够早日启动江口沉银科考工作,更好研究这段历史。“虽然追缴的实物也有研究价值,但如果可以科学挖掘,搞清每个实物位置,厘清伴生关系,就可以还原更多历史信息。”

  而在巴蜀文化专家、《张献忠传论》作者袁庭栋看来,江口出土的每件实物,对于研究张献忠个人,乃至整个四川历史,都有巨大意义。

  “张献忠对四川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有人说是坏蛋,屠杀川人,直接导致湖广填四川;也有人为他不平,说他是好人。”袁庭栋说,看清历史人物,关键在于文献和出土实物,彭山江口的每个实物,都是研究张献忠和四川历史的珍贵文物,值得川人共鸣。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