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鱼600275被举牌 揭秘二股东和举牌方隐秘暧昧关系

9月23日,武昌鱼发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公司被举牌。通过查询,记者发现,长金投资和武汉联富达之间存在着隐秘的股权和人事联系,两者被怀疑密谋争夺武昌鱼股权。不过,对于公司业绩,上述武昌鱼工作人员的态度并不悲观。

  原标题:武昌鱼遭举牌 夺股权or拉高出货?

  资本市场举牌潮频起。武昌鱼这家业绩糟糕的公司也被举牌了。不过,上交所的一纸问询函,却意外揭开举牌方和二股东之间的隐秘关系。二股东通过一致行动人持有股本达到10%,在举牌方长金投资增持5%的承诺落实后,两者持股将达到20%,逼近大股东华普集团20.77%的股权份额。这似乎预示着武昌鱼将上演股权争夺战,但举牌方的关联交易情形以及华普集团的沉默又似乎预示着举牌方的目的只是制造噱头、创造概念。

武昌鱼被举牌

  二股东一致行动人关系引关注

  一则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将武昌鱼拉到了市场的关注下。

  9月29日,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武昌鱼”)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问询函揭露,上交所在市场监察中发现,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武汉联富达”)、杨青、李冰清、张杰、望灵、柳浩、夏智勇、胡青、李青、廖祥玉、肖萍、徐钢、喻敏共计13名股东账户之间存在关联,疑似构成一致行动人。其中武汉联富达持有武昌鱼总股本的4.85%,上述13名股东合计持股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

  正处在多事之秋中的武昌鱼,已经不是近期第一次引发市场的关注了。在上交所问询函下达的一周前,9月23日,武昌鱼发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宜昌市长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长金投资”)在9月21日-23日间,增持武昌鱼股份超过2545万股,达到5%的举牌规定。长金投资还在权益变动书中承诺,将在首次举牌后的6个月内再增持5%。

  观察武昌鱼的股价,自5月底创出6.34元/股的近期低点以来就一直上涨。在举牌消息公布后,更是开启加速上涨模式,自9月21日以来,有6个交易日冲击涨停板,并在10月12日股价达到15.08元/股,离2015年牛市中的历史高点16.26元/股亦相去不远。飙涨的股价也引起了诸多投资者的关注。

  不过和飙涨的股价相比,武昌鱼的基本面乏善可陈。武昌鱼于2000年上市,2002年北京华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华普集团”)拿下武昌鱼的控股权,目前持股份额为20.77%。自2011年以来,武昌鱼主营业务萎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已连亏5年,期间靠资产出售度日,今年年报发布后被戴帽已经是大概率事件。

  二股东和举牌方关系暧昧

  通过查询,记者发现,长金投资和武汉联富达之间存在着隐秘的股权和人事联系。

  据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显示,举牌方长金投资成立于2016年9月2日,其股东分别是烟台迎硕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称“迎硕商贸”)、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和宜昌绿色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迎硕商贸的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为柳浩、监事廖祥玉,与上交所认定为有一致行动人嫌疑的柳浩、廖祥玉为同一人。

  此外,全国工商企业信息查询系统显示,武汉联富达的法定代表人为陈炜。这个名字,还曾出现在中概股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更巧合的是,金凰珠宝的一位监事叫喻敏,恰与上交所怀疑的13个一致行动账号中的喻敏姓名一致。

  尽管武昌鱼在10月12日回复上交所的公告中表示,“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于对武昌鱼投资价值的看好”,向多位潜在高净值客户推荐买入武昌鱼,后者也“认同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专业投资能力”,并委托武汉联富达为其代理投资武昌鱼股票。武汉联富达与杨青、夏智勇等5人在遭到上交所问询后,表示已经于10月9日达成了一致行动人关系。

  上述回应并未让上交所满意。上交所随后再次要求武昌鱼及武汉联富达展开核实与自查。记者亦就此致电武昌鱼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他们(武汉联富达)没有申报这个关系,我们都是按他们申报的资料发布的。”

  值得注意的是,长金投资在权益变动书中表态,未来6个月中再增持武昌鱼5%股份,持股将达到10%。而目前武汉联富达和一致行动人共同持股已达10%,如果双方联手,20%的持股将非常接近大股东华普集团的20.77%,大股东的控股地位将岌岌可危。

  就此,股吧中一位投资者对此质疑,“如果是这样,那说明长金投资与联富达就是一致行动人,这就很有意思了。从好的方面想,意味着大股东可能易位。从坏的方面想,这就很可能是个精心设计蓄谋已久的很大的局,有关方面在低位建仓埋伏,然后又另外成立一个公司做马甲在高位举牌,从而顺利出货”。

  对于是否会引发类似于万宝之争的猜测,上述武昌鱼的工作人员告知记者:“截至目前,大股东还没有向我们表达过是否会增持的意思。”一位长期关注并持有武昌鱼股票的投资者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其他被举牌的大股东会来个毒丸计划,或者反收购,或者白衣骑士策略。可惜武昌鱼的大股东无动于衷。如果真谋求控制权,为何华普集团迟迟没消息?”这位投资者猜测,举牌可能是一方拉高股票后,另一方套现。

  武昌鱼回复函也披露,张杰、柳浩、廖祥玉、李青、肖萍、喻敏也都在10月前清空了持有的武昌鱼股份。上述股东在5-6月间的年内股价底部买入,成本在6.34-7.70元/股之间,抛售后均获利不菲。

  此外,华普集团是否有充足的资金来捍卫控股权也充满猜测。上述股民猜测,“翦英海(华普集团实控人)可能没钱了”。“你就看华普超市朝阳门店,门口全是饭馆,里面也都是小柜台出租,朝阳门店应该是最赚钱的,如果旗舰店都如此,那别的店可想而知。”而9月初也有媒体报道,华普超市旗下9家门店正在进行资产清算,新的实控人为中国烟草集团。

  资本运作频失败或被戴帽

  近年来,武昌鱼业绩不佳,公司也曾多次尝试通过资本重组来自救,但大多失败。

  2012年,武昌鱼发布重组预案,拟通过增发股份购买贵州黔锦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黔锦矿业”)。因黔锦矿业营业手续不完整,重组于2012年12月半路夭折;2013年5月,武昌鱼再次发布重组预案,收购标的依旧是黔锦矿业,作价21亿元。因收购标的溢价过高、存在向大股东利益输送的嫌疑成为市场质疑的焦点,随后被证监会否决。2014年10月,武昌鱼再次提出收购黔锦矿业,再度失败。

  武昌鱼最近一次重组是在今年年初。上市公司拟将其持有的北京中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9%股权转让给大股东华普集团。转让标的作价1.06亿元。如果成功,武昌鱼将获得一笔不菲的现金对价,2016年业绩也有望扭亏为盈。但两个月后,武昌鱼出售资产事宜低调终止。

  武昌鱼2015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净亏损3585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412万元。2016年中报武昌鱼扣非后归属股东净亏损超过1500万元。如下半年不能扭亏为盈并覆盖上半年的亏损,2016年报发布后,武昌鱼将大概率被戴帽。

  前述股民向记者表示:“武昌鱼有好几年是挂ST的,说明了公司内控很乱。大股东也无心(治理),总是等到快*ST了就弄个补贴,或依靠投资损益来保壳。”

  不过,对于公司业绩,上述武昌鱼工作人员的态度并不那么悲观:“年报是否继续亏损,也说不定啊。还不到12月31号,也是说不好的事情。”该员工同时表态,目前公司没有资产运作的打算。

责任编辑:赵新燕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