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牟其中将白手起家 曾用名为牟奇忠为何改名

2016年9月28日,牟其中回到假象,回乡之路,也是牟其中的人生之路,在母亲的坟前,76岁的牟其中从万州再出发。这是一次对过去的告别,牟其中说,曾经的首富已经一文没有,再次白手起家。牟其中曾用名为牟奇忠,为何改名?

  原标题:对话牟其中:曾经的首富已经一文没有 再次白手起家

  “这里通向世界。”这句话,刻在牟其中母亲墓碑上,是他亲笔写的墓志铭。

  “因为母亲养育了我,无论走了多远,做了多大的事情,我的起点在这,根在这儿。”牟其中说,“这句话是我第一次坐牢的时候想到的。”

  从1985年离开家乡,到2016年9月28日回乡,31年,牟其中从起点绕一个圈后又会回到起点。

  回乡之路,也是牟其中的人生之路,在母亲的坟前,76岁的牟其中从万州再出发。

  这是一次对过去的告别,牟其中说,曾经的首富已经一文没有,再次白手起家。

  作为一个经历大起大落的老人,回忆往事,牟其中也说:“往事如烟,不去想那么多。”

前首富牟其中将白手起家 曾用名为牟奇忠为何改名

  9月29日 “新的身份”

  18年之后,76岁的牟其中有了第一张18位数的身份证。

  在牟其中和南德集团最为风光的时候,有关三峡建设的筹备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展开,他曾组织“告别三峡”旅游活动,还曾对三峡地区未来的经济发展做出设想。

  在他入狱期间,三峡大坝修建完成开始蓄水,他的老宅如今已在水下30多米的地方,牟其中也成了百万三峡移民中的一员。

  第一张18位数的身份证

  9月29日,出狱第三天,回乡第二天。

  起床后,牟其中习惯性到阳台上站一站,看着缓缓的长江水,穿城流过。长江还在,但对牟其中来说,早已物是人非。

  这天,牟其中要去万州区公安局办理身份证。18年之后,76岁的他有了第一张18位数的“新的身份证”。

  一如既往,早晨五点多起床,锻炼半个多小时,因为觉得床太软,牟其中睡得不太习惯。

  八点半早餐,牟其中吃了一碗特色的万州炸酱面。

  牟其中说,在南德最红火的时候,他每天的饮食是“两碗面一顿饭”,早晨起来吃碗面,中午在办公室吃碗面,晚上回家吃一顿饭。

  “之所以有这样的饮食习惯,就是因为简单,有效,跟吃火锅一个道理,吃中餐太麻烦。”牟其中说。

  按约定时间,早晨9点半牟其中就去到公安局,不到20分钟,一张崭新的临时身份证就已在牟其中手中了。

  “公安局的一个队长和一个副队长,亲自给办的。”夏宗伟说,“知道牟其中要回来办理证件,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公安局前一天还特意开了一个会,强调要让老人有回家的感觉,感受到家乡的温暖。”对于公安局的“照顾”,让牟其中很感激。

  回万州期间,每天牟其中都会来到宾馆的阳台上,看着缓缓的长江水,穿城流过。

  曾用名“牟奇忠”

  牟其中出生于1940年6月19日,在第一次“平反”出狱登记户口时,办理身份证阴差阳错写成了1941年6月19日,所以从此户籍登记本上也就成了1941年。

  现在外界都知道“牟其中”这个名字,这是他后来自己改的。牟其中这一辈,按照家谱的字辈是“奇”字,父亲牟品三给他起的名字叫“奇忠”。

  为何会改名字,牟其中说:“我上学时,觉得‘奇忠’这两个字有点复杂,解释起来又麻烦,就改成了“其中”,还是那个道理,简单。

  在日后走出万县的岁月里,“牟其中”三个字响遍大江南北,但在户口本上依然有曾用名“牟奇忠”三个字,这是他家族的记忆。

  但在如今的万州,牟其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万县老家的宅院了。

  在牟其中所住的宾馆,对面就是浩浩荡荡的长江。1994年,三峡大坝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2009年全部完工,“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随着三峡大坝的蓄水,牟其中家的老宅如今已在水下30多米的地方,牟其中也成了百万三峡移民中的一员。

  大桥下水下30多米的地方就是牟其中老宅所在的地方。山上古塔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牟其中父亲修建的北山观,如今已经重修。

  “告别三峡”

  回乡期间,牟其中多次站在宾馆的阳台上,俯瞰长江,若有所思。

  1992年,万县计划修建第一座长江大桥,当时南德飞机业务刚刚成功,为了报答家乡,牟其中主动提出,由南德来修,钱不够由南德出。

  “当时,南德准备拿出6000万出来协助修桥。当时,我跟万县领导商量可不可以让南德冠名,县里领导说不能冠名,还遭到了当时当地政府有关人士的嘲讽。”牟其中说,修桥一事就此作罢。

  1992年,也是牟其中春风得意,南德集团声名鹤起的一年。当时三峡工程动工在即,牟其中组织了一次“告别三峡”的旅游活动。

  这次活动声势浩大,南德集团职工、家属及客人600多人包乘两架川航的由南德刚刚引进的“图—154”客机直抵重庆。随后包乘“江渝8号”轮船,顺江而下,至宜昌上岸。

  这次原本南德集团的内部旅游,引来仿效,一时有8万多游客涌入重庆,远远超过当地的接待能力。

  此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此做了一期报道:“某单位提出了’告别三峡旅游’,这是不科学的口号,三峡永远存在,怎么能告别?”

  如今,在牟其中下榻宾馆的斜对面就是万州港,每天从此登船游览三峡的游客络绎不绝。

  牟其中看到的万州长江景象。三峡蓄水后,当年牟其中熟悉的街道已经在水下几十米的地方。左下角即万州港。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