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市场化迈出第一步: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为原则

围绕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国家发改委最近公布了《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从定价方法看,这次管道运输价格机制改革的核心变化是,由运用建设项目财务评价原理监管为主,调整为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定价。

  原标题:改革管道运输价格 天然气市场化迈出第一步

  围绕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国家发改委最近公布了《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从定调价机制、定调价程序、成本核定、信息公开等多个方面,对天然气管道运输的价格机制做出调整。新的价格机制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这么改?

\

  准许成本+合理收益 管道运输打破“一线一价”

  从定价方法看,这次管道运输价格机制改革的核心变化是,由运用建设项目财务评价原理监管为主,调整为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定价。通俗点说,以前的价格是按项目建成前的估算成本核定的,现在则是先核定真实、合理的成本,再设置一个收益率的“天花板”。

  具体来看,两个《办法》明确,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定价时,准许在管道负荷率不低于75%的情况下,取得8%的税后全投资收益率。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研究员景春梅认为,这有利于提升管网的利用率。

  景春梅:也就是说,在管道负荷率达到75%的情况下,企业能够获得8%的投资回报率,这就要求企业要扩大管网的公平开放,提高管网的利用率,这样才能获得更高的回报。所以这样一个机制的设定,应该对于我们的天然气体制改革,促进第三方公平开放会有很大的意义。

  为什么把负荷率的门槛设为75%?在思亚能源咨询公司高级经理李蓉看来,这是一种左右权衡之后的举措,为的是既保证管道的建设速度,又避免超前建设。

  李蓉:它应该是两个意义:第一是不要让它低,那么可以促进第三方准入;第二就是你也不要负荷过大,或者说超前建设。因为如果你超前建设,你会对终端产生很大的影响,就是说你不是按照75%的话,你超前建设,只有30%的负荷率,那么我把这个成本都算上去的话,最终会提升我的终端价格。

  还有一个问题,8%的收益率究竟是高是低?记者了解到,在欧美等国,天然气管道运输的平均收益率一般在6%以内,有的国家还不到4%,简单对比的话,8%的确不低。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表示,这种安排有利于更多的竞争主体进入:

  韩晓平:8%在全球来说,是一个比较高的收益率,但这跟我们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比较高也有关系。我们的银行贷款利率是比较高的,很多国家的利率大概只有1%-2%,最多3%-4%就已经非常高了,但是我们的实际贷款利率很多要高于4%,甚至高于5%、6%,有的民营企业达到7%、8%,所以我们给出一个相对比较合理的收益率,是有利于更多的竞争主体进入的。

  根据办法,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将由国家公布具体价格水平,改为国家核定管道运价率,企业测算并公布进气口的具体价格水平。另外,管道运输价格原则上每三年校核一次。而作为定价的前提,管道运输企业成本监审工作,将在2017年全面启动。职工薪酬、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等都是主要核定指标。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张粒子表示,成本监审意味着对管道运输业务单独核算,这有利于提高企业的效率。

  张粒子:怎么定价肯定要基于成本,因为它是非竞争的,所以它第一件事是有一个成本监审办法。就是我要监审你的成本,合理的成本放进来,不合理的成本扣除出去,这样就激励企业,约束企业,有一些不合理的成本它将来就要降低,提高它的效率。

  管住中间 终端销售价格是升是降?

  管道运输价格机制的调整,会对天然气价格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是老百姓(603883)最关注的问题。管道运输价格的调整,会对天然气的终端销售价格产生怎样的影响?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弄清我国天然气管道运输的特点。以往,我国天然气管道相对较少,没有形成网络,这样的背景下,管道运输的价格一般是一线一价,有的高一些,有的低一些。思亚能源咨询公司高级经理李蓉表示,这样的定价很难严格对应真实的成本。

  李蓉:为什么我们的老办法只能一线一价呢?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进行管输的独立核价,所以以前的老办法只能用项目收益法,就是用当初做可研的那套数据来做,这个数据是不真实的,不能反映现实的成本。现在的价格完全基于现实的成本来做,至少能做一个财务上的分离,能够独立核算了,这个成本更真实。

  抛开单条管道的运输价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郭焦锋进一步指出,整体来看,目前天然气中间环节收费是偏高的。

  郭焦锋:我们的天然气管输现在基本上是由四块组成的,一个是主干管线,一个是分支管线,一个是省级管线,一个是城市燃气管线。现在整体来说,管线的层级过多,有一些管线的收费水平过高。总体来说,管输环节现在的收费是偏高的。

  在新的定价机制下,管输成本预计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考虑到管输成本是天然气终端销售价格的一部分,气价是否也会应声而降呢?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持肯定态度,不过他认为这次改革最大的意义是定价机制透明了。

  韩晓平:因为以前,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大公司,它们中间的成本是不透明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并不清楚。这个办法制定以后,不仅是中石油,各省级公司、市级公司它们整个的运营成本都是透明的了。这个透明,实际上对终端用户降低气价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这个价格实际上是个上限价格,所以它也为下一步供需双方进行谈判和交易,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次改革涉及的仅仅是干线管道,有专家测算中间环节只占天然气终端销售价格的一半左右,因此能从多大程度上影响气价,还值得探讨。

  郭焦锋则分析,我国天然气定价机制复杂,而且各地都有自身的情况,仅仅改革中间环节,并不一定会对下游气价产生直接影响。

  郭焦锋:对工业企业来说,应该是个利好。如果我们的管输价格政策能继续在省级管网,在城市燃气管网得到落实,也能完善价格机制的话,总体来说,工业企业所负担的管输价格部分应该能下降,有些地方可能还有比较大的下降幅度。对于用气大户来说,办法里规定他可以直接向上游的生产企业购买大用户的直供气,这样一来,主干管道的价格降低对大用户来说,有助于过气成本的降低。

  倒逼“放开两头” 天然气供应有望全面市场化

  管道运输价格改革针对的是天然气供应的中间环节,但它的撬动作用却不可忽视。这一小步,可能成为天然气乃至整个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的一大步。

  和电力一样,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目标也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为什么要管住中间?这是因为管道不可能重复建设,所以它是天然垄断的资源。但是,“管”的方法也有很多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高级经济师刘满平认为,这次的改革要比以前科学。

  刘满平:对我们价格工作职能的转变,是一个很好的体现。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价格监管,原来是管水平比较多,以后的价格监管工作就是定规则,定机制,这个就体现出对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的合适的、一个相对比较科学的规则。

  尽管如此,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郭焦锋看来,能否真正“管住中间”,还要看新价格机制的传导情况。

  郭焦锋:从主干管道,到分支管道,到省级管道,再到燃气管道,各级管道都可以在这个的基础上来规范完善价格机制。只有在这个的基础上,我们才真正做到了管住中间。因为管住中间不能只管住主干管道,所有的管道都得管住,所以我觉得这项工作是个承上启下的作用。

  专家认为,对天然气市场化的进程,这次的改革也会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认为,新的定价机制首先为民营企业建设和运营管道,留下了空间。

  韩晓平:因为你下一步改革要开放市场的时候,就有很多的企业会进入这个市场,大家要修管道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去融资。因为好多民营企业的资本规模是不够的,那么如果我们确定了管输的价格,那么它就可以算出来我大致的收益率是多少,就可以进行项目融资或者做PPP。各种各样的融资方式,都可以使它的融资成本降低,而且它可以负债的水平也会增加。所以,一定程度上为民营企业进入这个市场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与此同时,中间环节的改革会对天然气供应的上下游产生示范效应,倒逼行业形成一个完整的市场。中国石油(601857)大学教授刘毅军:

  刘毅军:它主要是在这一个环节上,做成了一个规范化的东西,然后将来市场放开的时候,我们现在的一部分交叉补贴解决起来才能更有力一些,因为你有选择了。它的初衷主要是一个制度供给,这样的话,我这块的规则明确了,将来做整体改革的时候,才能有一个好的基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研究员景春梅指出,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下一步要从体制改革入手,争取在两端尤其是上游,形成一定数量的市场主体。

  景春梅:现在油气这块主要还是两油,它的生产商和进口商数量都是有限的,就是那四五个,所以这个竞争程度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为什么说这个价格改革还是挺难的,因为它受制于体制改革,现在体制改革迟迟不推进,主体不放开,市场不开放,价格是没法放开的。

责任编辑:徐睿明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