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和摩拜单车出行项目过亿的背后:单车共享新风口

在ofo和摩拜单车出行项目先后宣布融资过亿的背后,单车共享俨然已经成了资本圈的新风口。ofo方面,滴滴、小米、顺为等大玩家入局之后,摩拜方面也不甘示弱。面对ofo投资方的挑衅,膜拜单车背后的投资方熊猫资本也坐不住了……

  原标题:ofo和摩拜后背投资乱斗:投资人放言订单将超滴滴

  在两个单车出行项目先后公布过亿后,资本圈的明争暗斗已经推向台面上来。

  国庆假期之后,首先在科技圈与媒体界里刷屏的一件事情就要属ofo单车在10月10日的1.3亿元C轮融资。当大家都还在讨论ofo将要如何与小米和滴滴进行合作之时,一大波ofo的小黄车已经跨出校园出现在了中关村、西二旗的街道上——这也标志着ofo终于还是在资本的推动下选择校园与摩拜单车正面交战。

ofo和摩拜单车出行项目过亿的背后:单车共享新风口

  摩拜单车对此似乎早有准备,在9月30日率先公布了自己的C轮1.3亿美金融资之后,今天下午再次宣布获得新一轮的融资。据了解,除了上一轮中的高瓴资本、华平资本、红杉资本和启明创投继续跟进之外,摩拜单车本轮融资的投资方还出了腾讯和美团创始人王兴。

  在眼下这样一个被许多媒体称为资本寒冬的创业季节里,摩拜与ofo的融资节奏再一次让许多业内人士惊叹。随后,智东西与摩拜单车以及ofo背后的数位投资人取得了联系,就其背后的投资逻辑、对两家公司的看法评价以及单行领域的未来走势等内容进行了深入交流探讨,为您还原出投资人眼中的单车共享。

  两个租自行车的公司

  2013年夏天,刚刚本科毕业的ofo的创始人戴威选择了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由于当地山路崎岖交通不便,戴威选择了一辆山地自行车进行通勤。

  在骑行过程中,戴威领略到了青山省的山河壮丽,并由此转变成了一名深度骑行爱好者。当年开学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之后,戴威与其他几名骑行爱好者一道,创立了ofo骑游——一个定制化的骑行旅游项目。

\

  2014年10月,戴威与一名学弟在夜市摊撸串,而他的这名学弟碰巧又在唯猎资本实习。在这名学弟的引荐下,戴威见到了唯猎资本的一位投资人,碰巧的是这名投资人是北大90级的学长。于是,40分钟之后,ofo拿到了来自唯猎资本的100万元天使投资。

  同样是2014年,摩拜单车的创始人、总裁胡玮炜在杭州虎跑路看到一排公共自行车,她想要在西湖旁边租一辆公共单车骑行,但是却发现办卡的小岗亭已经关门。同年,她在瑞典哥德堡旅行,想要租一辆公共单车逛逛城市,但是她按照操作说明捣鼓了很久也没有成功。

  这两次租赁自行车的失败在她心中埋下了自己做共享出行的种子。

  随后的某一天,蔚来汽车的董事长问胡玮炜是否想过要做一个共享出行的项目。自2004年从浙大新闻系毕业后就就一直在做汽车产业记者的她对出行工具与方式非常敏感,当即就说想做,于是李斌成了摩拜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2015年1月,胡玮炜从汽车圈拉来一直团队,正式成立了摩拜单车。

\

  配图即为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

  另一边,拿到钱的ofo依然在做骑行旅游项目,但是由于需求不明确,在2015年5月濒临倒闭。戴威说那个时候他结完工资之后公司账面上只剩下了400元钱。而在这之前的3月份,戴威就已经带着他的骑游项目见了许多投资人,但是无一例外的吃了一连串的闭门羹。

  为了让公司活下去,戴威他们就寻思着转型,提出了 “单车共享”的概念。虽然当时的天使投资人并不看到单车共享这个项目,但是觉得这个团队有反思进取的精神,还是借给了他们100万元继续创业。

  2015年6月,ofo共享单车在北大校园内上线。

\

  ofo最开始的设想是鼓励校园的师生将自己的单车共享出来使用,走C2C的模式,但是发现效果并不好。于是ofo方面又转而自购车辆放置在校园中租给他人使用,走上了B2C的租赁模式。

  当然,摩拜单车也是这样的一种模式。为了降低运营成本,胡玮炜和摩拜团队希望找到一辆不会坏掉,不会爆胎,不会掉链子,而且不能生锈的单车,但是却发现没有一家自行车厂商能够完成这个要求。于是他们就开始想到了自行设计生产的办法,通过采用全铝合金车身、铝合金轮毂、实心轮胎、传动轴等设计实现了四年不坏的苛刻要求。

  所以需要说明的是,虽然现在外界普遍将摩拜以及ofo称为是单车共享项目,但是不论是摩拜单车还是ofo,其都是通过将自行采购或是生产的单车租给用户使用并赚取租金的B2C租赁模式,与滴滴或Airbnb这种连接车辆或房屋的所有者与使用者的C2C共享模式,其实并不是一回事。

  对此,ofo的B轮投资方之一——经纬中国的合伙人肖敏表示,确实是有一部分ofo用户将自己的单车共享了出来,但是要想将这些单车纳入ofo的体系,还需要对其进行改装、喷漆等操作,影响部署速度。再加之竞争对手追的比较紧,所以ofo目前也选择了B2C的租赁模式, “但是在未来一定是共享模式为主。”肖敏说道。

  而启明创投的合伙人黄佩华则认为不同的出行方式适适用于不同的运营模式, “滴滴的C2C模式更适合汽车出行。而对于单车领域则更适合于B2C的租赁模式。”

  租自行车能挣钱吗?

  2015年7月,戴威在北大孵化器组织的一次路演上认识了东方弘道的李晓光,碰巧的是李晓光又是戴威北大81级计算机系的校友。

  李晓光对ofo的项目感兴趣,并于2015年12月,与唯猎资本一道,向ofo注入了900万元Pre-A轮融资。

  2016年1月底,那时候的ofo单车覆盖了5个学校,每日订单在1万多个左右。当时戴威和ofo团队已经准备回家过年,但是却机缘巧合的接到了金沙江创投的电话。当时公司客服把金沙江的约见意向写在了一个纸条上交给了戴威,但是由于对金沙江并不了解,戴威直到晚上10点才礼貌性的回复了一个短信,意思为随后愿意登门拜访。

  于是第二天,戴威与ofo另外一位创始人来到了金沙江创投位于国贸三期56层的办公室,与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见面。

\

  在回答了朱啸虎的问题——单车共享的市场有多大规模,以及其他一系列尖锐问题之后,金沙江给出了大约1000万美金的估值,虽然低于戴威的预期,但是考虑到金沙江也是滴滴出行的投资方,戴威还是接受了这一价格。

  2016年2月,ofo完成了1500万元的A轮融资,由金沙江创投领投,东方弘道跟投。

  2015年12月,Uber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离职,并于随后加入了摩拜团队。2016年年初,摩拜单上在上海上线。到了4月份,与王晓峰之前就曾相识的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得知其加入了摩拜单车之后,马上就与他取得了联系。

\

  他们在摩拜上海分部的楼下喝了几口咖啡,王晓峰告诉李论摩拜正在寻求B轮融资。在亲身体验过摩拜单车之后,李论觉得这事儿可行。不过,对于投资人来说,再好的项目如果不能盈利,那么都是白搭。

\

  熊猫资本的毛圣博对摩拜的盈利前景相当乐观,他表示,摩拜前期的硬件成本投入虽然大,但人工运营成本比较低,以目前的速度扩张,待用户量上来之后,收入渠道就不仅仅是租金那么简单,可以做广告、也可以切电商,想象空间十分大,“我们并不担心。”

  于是在2016年8月份,摩拜单车完成了由熊猫资本领投,愉悦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金额为数千万美元。并且于8月底又完成了由祥峰资本领投,熊猫资本和创新工场跟投的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

  同样是2016年夏天,在成功拿下金沙江的A轮融资后,朱啸虎就引荐了天使投资人王刚给戴威认识,过程十分顺利,ofo又获得了王刚与真格基金共同注入的1000万元A+轮融资。

  随后,戴威给团队定下了今年完成100万单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需要更充足的资金。在投资人的引荐下,经纬中国进入,ofo转变成美元结构,获得数千万元B轮融资。

  经纬中国的肖敏表示,城市的出行需求不可能全部由汽车解决,所以自行车等短途出行工具一定会是一个重要的存在,虽然现在还说不好单车共享或短途出行市场的规模能有多大,但是 “其未来甚至每日的订单量甚至会比滴滴还大。”

  速度与质量之争

  虽然ofo与摩拜单车都走的是B2C的租赁模式,且其在今年的融资过程也都显得一番风顺,但是两者在运营模式上也仍然存在较大的差异。

  摩拜单车奉行的外观、耐久以及管理三要素并行的思路。每一辆摩拜单车都打在有智能电子锁、GPS定位系统以及一个配套的发电装置,用户通过摩拜单车的APP能够在线查找车辆,并控制密码锁。

\

  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便于查找和管理车辆,减少偷逃车费的行为,但是缺点也相当明显,首先是成本较高,所以摩拜在车辆数量上要少于ofo。其次是为了达到耐久的目标,摩拜单车的实心轮胎、高强度车身以及发电装置等设计增加了车重,用户的骑行体验略显不适。

  而ofo的单车则与一般自行车无异,每辆单车都有一个机械结构的密码锁和编号,用户通过在APP或微信网站上输入这个编号来获得解锁密码,当获得密码后,系统就开始计费。

\

  这样的一种运营模式存在如下问题,首先是机械锁的密码固定,一些人可以通过小技巧自行解锁或是干脆记住密码,从而绕过系统计费。其次是自行车本身没有电子系统,使用时长的计算全凭用户自行在手机端操作,用户完全可以在开始计费后马上就点击结算而继续使用单车。最后,ofo单车也没有GPS定位系统,用户以及ofo官方都无法通过定位找到车辆,这对于车辆管理和用户使用来说都有不便。

  对于ofo所存在的这些问题,经纬中国的肖敏则认为这并不是关键。他表示,对于单车的用户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方便二字。ofo单车虽然没有智能锁与定位系统,但是却也降低了成本,低成本就意味着能够快速、大量地铺设车源,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

  其次,电子系统易受环境、电力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例如在炎热的夏天或是缺乏电力的情况下,很容易出故障。而采用纯机械结构的ofo单车则不存在这个问题,用户可以很方便的进行操作。

  启明创投的黄佩华则有另一番见解,在她看来,摩拜单车是一家产品型的公司,其煞费苦心设计的高耐久、易管理型单车正是摩拜产品能力的体现。与此同时,这种高耐久、易管理的产品设计也能够减少车辆损坏、丢失的概率,进而降低运营成本。

\

  总结来说就是,ofo追求的是以量取胜,即通过大量铺设低成本的单车来迅速抢占市场,然而再说精细化的管理问题。而摩拜单车则从一开始就走的是一种精细化的路子,通过高耐久、易管理的产品来降低运营成本,稳扎稳打占领市场。

  单车共享是一个低门槛领域吗?

  到了2016年八九月份,单车共享俨然已经成了资本圈的新风口。

  王刚、金沙江、经纬等滴滴背后的投资方将戴威带到了程维与柳青那里。结果与外界猜想的一样顺利,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最后三公里出行问题的滴滴斥资数千万美金对ofo进行了战略投资。随后,金沙江创投创始总经理朱啸虎在朋友圈声称“单车共享的战争将在90天内结束。”

\

  与此同时,顺为资本的合伙人程天早在2016年5月就与戴威进行过接触。在顺为的办公室里,戴威也见到了雷军。雷军问他单车共享时长能够做到多大的规模,而戴威的答案也仍然一样——中国有3亿潜在的短途需求。

  同样是骑行爱好者,且刚刚购置了一辆Trek Pro Caliber SL的雷军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后面的故事就是2016年10月10日公布的那样,小米、顺为资本、Coatue、中信产业基金等资本方共同为ofo注入1.3亿美元投资。

  另一方面,当资本风口已起,滴滴、小米、顺为等大玩家入局之后,摩拜方面也不甘示弱。面对ofo投资方的挑衅,膜拜单车背后的投资方熊猫资本坐不住了,2016年9月28日,熊猫资本官微推送了一条信息,标题直接为:打个赌!年内ofo若能超过摩拜,熊猫合伙人国贸裸骑。

\

  当然,熊猫的强硬也并非没有支撑。2016年9月30日,摩拜单车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资本、华平投资、红杉资本、启明创投。今日,摩拜又再次宣布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在上述投资机构继续跟进的情况下,又引入了腾讯以及美团创始人王兴。

  这样的融资节奏当然会让其他创业者眼红,2016年9月底,优拜单车宣布获得千万元天使轮融资,领投方为中路资本,初心资本、点亮资本、火橙创业加速器跟投。2016年10月8日,小鸣单车也宣布获得了1亿元A轮融资。一时间,单车共享领域大有百车大战之势。

  有观点认为,由于ofo或是摩拜这类B2C租赁模式的门槛看上去比较低,似乎只要有钱就能迅速复制ofo的路子,进而入局单车共享领域。

  然而经纬中国肖敏却并不认同, “虽然从技术上来说这一领域门槛不高,但是不要忘了其背后的资本门槛与时间门槛。”在肖敏看来,ofo与摩拜已经完成了这么多轮次的融资,其他玩家想要进来,需要大量的融资才能完成。

  其次,该领域也存在一个时间问题,ofo与摩拜眼下铺设了这么多的车辆,很多用户已经形成了使用习惯, “让用户重新下载APP并支付押金去使用另外一个品牌的单车并不现实。”肖敏解释道。

  启明创投的黄佩华也不同意门槛过低的说法,在她看来,像是摩拜拥有的这种单车设计、市场运营等能力都是无形的门槛。摩拜团队已经运营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成本控制、车辆管理上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新入局者想要分一杯羹需要面临很大的挑战。”

  结语:骑着自行车的独角兽

  在摩拜单车CEO王晓峰与熊猫资本接触之初,王晓峰曾说能够做出一个15亿左右的公司就已经很好了。而戴威在将ofo从骑行旅游向单车共享转型的时候还向其天使投资人借了100万元的现金。

  眼下,两家公司的融资额度与速度肯定是两人在最开始所没有想到的。熊猫资本李论也表示摩拜在“今年年内肯定到10亿美金(估值)了,妥妥的独角兽。”这种状况像极了当年滴滴、快的成立之初的局面,双方都拿了一手好牌,以及充足的弹药,短途出行领域的一场大战正式开始。

责任编辑:谭雅文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