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行动热映 湄公河惨案遇难家属回忆经历仍悲痛

国庆期间,《湄公河行动》电影热映。湄公河惨案遇害者之一、四川屏山县楼东乡村民曾保成的遗孀苏廷玉和女儿,回顾5年来的生活,依然会悲痛难忍。苏廷玉称因为自己回家带孩子,侥幸躲过了一劫。但是父亲受到打击,一病不起,最终含恨离世。

  原标题:湄公河惨案遇害者家属:不敢看《湄公河行动》

  五年过去了,苏廷玉仍然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即使接受采访,也不愿正面示人。

  10月5日是“湄公河惨案”发生5周年的日子,由公安部批准拍摄的电影《湄公河行动》也在这个国庆持续热映。但热映的电影以及这起曾经引起举国关注的惨案背后,是沉默的遇害者家属。整整5年过去,生活虽然逐步平静,但内心伤痛仍难抚平。

湄公河行动热映 湄公河惨案遇难家属回忆经历仍悲痛

  时隔5年之际,成都商报记者回访了惨案遇害者之一、四川屏山县楼东乡村民曾保成的遗孀苏廷玉和女儿,回顾5年来的生活,苏廷玉表示,尽管回想起丈夫遇害依然会悲痛难忍,但看到凶手伏法后,内心也欣慰不少,“很感谢国家,感谢公安,让他们(遇害者们)没有含冤”。

  不过,对于电影《湄公河行动》的上映,虽然她也听说了,“但不会去看,也不想去看,害怕又伤心”。

  回忆

  回家带孩子

  侥幸躲过一劫

  如果仅凭外貌,完全看不出苏廷玉才42岁。亲戚们说,丈夫去世后的这几年,她苍老了很多。如今,她和女儿相依为命住在屏山县书楼镇一幢回迁房里。因向家坝库区淹没,她家的老宅子和土地都没了,不过,在距离老家十几里外的书楼镇,她分到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回迁房,房子比较宽敞。

  苏延玉的丈夫曾保成是屏山县楼东乡田坝村五组村民,原是“玉兴8号”上的船员兼机修工,长年在湄公河上行船。2011年10月5日,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发生,曾保成和邻村的何熙行、陈国英夫妇同时遇害。

  苏廷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曾保成初中没有毕业,大概十五六岁就开始在金沙江的船上当学徒跑船。2000年前后,曾保成到“玉兴8号”上当机修工,常年往返于老挝和泰国之间。2007年,苏廷玉把年仅两岁多的女儿交给公公,也到“玉兴8号”上打工,负责给船员们做饭。

  2011年9月初,女儿上小学了,公公无法辅导孩子的作业。夫妻俩商量后决定,苏廷玉回乡带孩子,曾保成继续留在“玉兴8号”上打工。苏廷玉一走,船上没人做饭。屏山县福延镇庙坝村的三等船长何熙行把老婆陈国英叫到船上,当时何家的两个孩子一个已上大学,一个正念高中,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没想到陈国英上船一个多月,惨案就发生了。“如果不是我回来带女儿,留在船上的就是我,而不是陈国英。”苏廷玉说,虽然她跟陈国英都是“玉兴8号”上的炊事员,但是两人并未照面,也不认识。

  打击

  父亲一病不起

  含恨离世

  苏廷玉的家里,如今找不到任何跟丈夫曾保成有关的东西,甚至都没有遗像。苏廷玉说她把丈夫的所有东西都毁了,既怕自己看到难受,也不希望勾起女儿的任何伤心回忆。女儿跟父亲的唯一联系,就是每年清明,苏廷玉会带她去给父亲扫墓。

  曾保成1974年出生,遇害时才刚满37岁。据苏廷玉介绍,曾保成还有个弟弟,也是农民。由于曾保成在外面跑船,每个月能有七八千元收入。60多岁的老父亲就一直跟着曾保成过活。“除去开支,每个月能存五千块钱吧。”苏廷玉回忆,当时自己回家专职带孩子,丈夫的收入支撑家庭开销,绰绰有余。苏廷玉说,公公的身体一向很硬朗,惨案发生那年才66岁,还能下地干活。但曾保成的遇害给老人带来巨大打击。没等到糯康等凶手伏法,便一病不起,不久就含恨而死,死前最惦记的还是遇害的儿子。

  另两名遇害者何熙行、陈国英夫妇,案发时年仅45岁左右。他们家所在的村子也已被向家坝库区完全淹没,村民们早已分散于四方。何煕行的初中同学安女士告诉记者,何煕行夫妇育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在案发前已举家搬迁至云南省。目前,其两个孩子都已在外地工作,只有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独自生活在云南。

  成都商报记者从何熙行夫妇所在村组干部处了解到,惨案发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何家人回村。

  生活

  经济来源断了

  面临“坐吃山空”

  曾保成突然遇害,给家庭带来不小打击。以前夫妻俩都能打工挣钱的时候,曾保成在老家盖了房子,欠了些债。2011年前后,曾保成的月薪涨到七千多元,但每月寄回来的钱,基本都还债了。丈夫遇害后,苏廷玉和女儿的经济来源彻底断掉。

  后来,移民搬迁,苏廷玉和女儿获得5万多元赔偿,并分到屏山书楼镇移民新区的一套房子。但房子面积超过她家老宅可以折抵的面积,于是倒补了四万多块钱。如此一来,搬迁补偿款仅剩一万多元。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苏廷玉家的三居室套房,装修极其简单,最值钱的家具是一套仿皮沙发,和一个冰箱,厨房至今没装门。客厅中摆放的还是从乡下搬来的老旧写字台,当作电视柜,电视机也是十多年前的旧电视……

  “女儿读初一了,至今没钱给她买电脑。”苏廷玉说,丈夫遇害时,女儿才七岁。因长年在外打工,父女俩相见的时间也不过是春节时的十来天。但女儿仍常常想起父亲。“每次开家长会,她回来就哭,说别人都有爸爸,就她没有。”苏廷玉给成都商报记者算了笔账:女儿平均每月学习生活开销800元(其中包括假期补习的开支),家里水电气生活费人情往来等每月2000元。

  现在苏廷玉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女儿做三顿饭,所以根本没法去打工挣钱,家里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好在女儿成绩很好,让她很宽慰。为节省开支,苏廷玉在楼下花园里开辟了一小块地,种点蔬菜瓜果。母女俩的用度开销,唯一来源就是当年的民事赔款,面临坐吃山空的窘境。

  未来

  好好养大

  听话懂事的女儿

  丈夫去世5年了,苏廷玉从没想过再找个伴。她承认,自己根本就走不出丈夫遇害的阴影。但好在女儿听话懂事,这也是她最大的希望和心理依靠,“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把女儿好好养大成人,看到她上大学,参加工作”。

  苏廷玉告诉记者,女儿在学校里,老师们一直很关心。并且,除了老师,生活中的朋友们也都形成了默契,包括与苏廷玉关系最好的朋友,5年来也绝口不提湄公河惨案,生怕不小心再次伤害到母女俩。

  成都商报记者试图通过关系人士,联系何熙行的子女采访,对方以“不愿意被打扰”婉拒。

  苏廷玉告诉记者,糯康被抓后,警方向家属通报过情况,她从报纸电视上也看到过。一审的时候,她和何熙行的家属还去了昆明旁听,当时大家心情都非常沉痛。苏廷玉说,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很想亲口问问这些杀人凶手:我们的亲人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怎么下得了手?

  再后来,苏廷玉又得到了消息,凶手们都一一被判刑并执行。这让她内心感到慰藉,“感谢国家,感谢公安(湄公河专案组),不然他们(湄公河遇害者们)都死得不明不白的。”但是对于凶手的仇恨,则至今难以搁下:“听说糯康在法庭上向家属道歉,还请求原谅,但给我们造成这么大伤害,我们永远不可能原谅他们。”

  根据湄公河惨案而改编的电影《湄公河行动》上映了,苏廷玉也听说了,但是,“我和女儿都不会去看,不想看,不敢看……看什么呢?看到只会更伤心。”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