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去行政化仍是主题 观念到位执行力得跟上

有媒体宣布,医改“九龙治水”的局面,将彻底结束。即便靴子落地了,但脚下究竟是雪山还是草地,依然犹未可知。归根结底,新医改康庄大道的路名,只有四个字:去行政化。实际上,这绝不仅是改革的技术性要求,而是改革的战略性指针。

  原标题:新医改:去行政化仍是主题

  国足输球,非铁杆足球迷的国人早已无感了。中国的新医改,也令非涉医的国人无感了,除非再有比魏则西更命途多舛的魏则东、魏则南、魏则北现世。2016年十一黄金周,百姓神经被房子限购和网约车子搅得歪七扭八,但神经越扭曲,头脑越坚强。生病者貌似不多,自然也就想不起新医改。

  中国新医改早已妥妥?非也。一年半前,小可曾撰文分析“新医改为何深陷‘囚徒困境",现在来看,时光易逝,困局依旧。在困住的空间中舞刀弄剑,新医改的各路招式早已用老。

医疗改革去行政化仍是主题 观念到位执行力得跟上

  可是,即便是沉闷的江湖,亦有点点剑芒,隐隐刀光,引各路看官一阵骚动。十一假期来临之前,各路媒体播报了新医改的“重磅消息”:9月28日,福建新设的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正式开设了负责日常工作的医疗保障办公室(简称“医保办”),将省卫计委、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省民政厅、省商务厅、省物价局等多个部门与医疗相关的职权,全部“划入”。

  有媒体宣布,医改“九龙治水”的局面,将彻底结束;另有媒体用“靴子落地”来形容福建医改。显然,其他地方的新医改“靴子”,还要像“子弹”一样,再飞一阵子。

  即便靴子落地了,但脚下究竟是雪山还是草地,依然犹未可知。无论如何,新医改的未来之路并不笔直,既会有弯道,也会有回转。这其中,最为要紧的是两个路标:一个标识“去行政化的去行政化”,另一个标识“再行政化的去行政化”。

  有没有搞错?在路标上写上绕口令,让车子往哪里开?没办法,据说医改是世界性难题,能不绕吗?

  有关新医改的纷争,已经叨扰多年,各项原则、方针、政策、措施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但归根结底,新医改康庄大道的路名,只有四个字:去行政化。这四个字不仅指示着医改的方向,而且也道出了中国公共部门(亦即事业单位)改革的大方向。这一点分明早已载入了中国执政党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之中,但执行方面仍需努力。

  去行政化的要旨,在于改变行政机制在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旧格局。新的格局,正如党的决议所言,要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实际上,这绝不仅是改革的技术性要求,而是改革的战略性指针。

  就医疗领域而言,去行政化体现为五个方面:

  第一,完善全民医保,通过医疗保险购买医药服务,其核心是通过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形成新的团购型市场机制。

  第二,解除各种形式的价格管制,让医保机构与医疗机构平等谈判,通过医保付费改革,以契约化的方式控制医药费用的快速增长。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契约理论在此大有用武之地。

  第三,破除各种影响市场进入的行政壁垒,让医疗资源的流动可以随着病人走,让民间资本能够顺利进入医疗领域,同时明确医疗服务质量的政府规制,建立各类医疗机构公平竞争的游戏规则。

  第四,推动公立医院法人化,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其核心是理事会制度建设,其要害是政府切实赋予理事会行使医院战略管理的职能。

  第五,推进人事制度改革,在公立医院中全面推进全员劳动合同制,最终形成医疗人力资源市场化的全新格局,即医师成为自由职业者、院长成为职业经理人。

  “九龙治水”呈现的是分散型的行政化,而福建医改的实质是将分散型的行政化改为集中型的行政化。至于权力集中的医改行政力量,是否在各个领域推动去行政化的制度建设,还有待观察,也应该有所期待,更应该寄望于社会各界的有效监督和推动。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