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等虚拟币快速发展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还有多远

未来各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不是不可能。结合当前形势以及未来科技与金融深度结合的趋势来看,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无疑是一个必然事件,至于哪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先发行以及何时发行则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机制单一还是多元。

  原标题:如果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

  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快速发展对法定货币系统带来的冲击,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已逐渐意识到唯有发行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才能从根本上有效保证法定货币的市场地位。由此,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已开始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展开研究。比如加拿大央行的研究人员近年来发表了多篇工作论文,探讨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对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影响;英格兰银行于今年8月发表工作论文《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宏观经济学》,从理论上探讨了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对宏观经济可能带来的影响;中国人民银行早在几年前就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近期也披露了相关研究。另外,厄瓜多尔更是尝试由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厄瓜多尔币。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发行数字货币的模式

  结合当前形势以及未来科技与金融深度结合的趋势来看,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无疑是一个必然事件,至于哪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先发行以及何时发行则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另外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是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机制是单一的还是多元的。

  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都需要先建立一套基础的数字货币系统。在该系统中,中央银行掌管数字货币发行库,商业银行管理银行库,公众及个人持有数字钱包。这与现有的货币系统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管理的货币由纸币变为数字加密货币。在发行机制上,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传统的“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模式,即中央银行将数字货币由中央银行的发行库发行至商业银行的银行库,当个人在商业银行取款时,数字货币便由商业银行转移至个人的数字钱包。另一种模式是“中央银行——公众 ”的模式,即中央银行可以直接将数字货币由货币发行库发行至公众及个人的数字钱包。本质上来看,无论哪种发行模式下,货币最终都由公众持有,都是中央银行对公众的负债。

  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本·布劳德本特(Ben Broadbent)2016年3月2日在伦敦经济学院关于《中央银行与数字货币》讲话中认为,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对每个市场参与者(包括个人)开放,但可能会导致商业银行存款转移至中央银行,由此将产生多方面影响。尽管本·布劳德本特特别声明该讲话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英格兰银行的官方态度,但至少我们可以观察到英格兰银行高层在数字货币的发行机制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倾向性。

  中国人民银行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究,《中国金融》2016年第17期刊登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及成员有关数字货币研究的一系列文章,文章明确表示倾向于第一种发行机制,这样可以在不颠覆现有货币发行流通体系下,逐步在现有货币框架下让法定数字货币逐步取代纸币。

  未经测试的金融环境

  如果选择“中央银行——公众”的货币发行机制,这意味着中央银行在必要时可以开启撒钱直升机,可以直接实行负利率的货币政策,这无疑对当前欧央行和日央行等正在实行负利率的中央银行来说,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然而,这种货币发行机制完全颠覆了现有的货币发行流通体系,由此进入一个前所未有且未经测试的金融环境。正如本·布劳德本特所担心的,如果存款从商业银行移至中央银行,那么资金存放在中央银行会变得更安全,问题是同时也将损伤银行的初始授信能力。

  在当前的银行体系下,银行主要通过承担期限转换的职能,将短期存款转换为中长期贷款,并在此过程中发挥货币创造的功能,满足社会的融资需求。该职能的发挥需要有滚动性的活期存款在银行体系内流动。如果大量的活期存款移至中央银行,那么正如本·布劳德本特所担心的,银行将立刻失去流动性资金来源,从而更多依赖于资金批发市场,而批发市场的资金在经济危机时期是相当不稳定的,最终将导致银行减少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这意味着,在经济危机时,银行所能融入的资金将变得更为短缺,信贷将由此进一步收缩,从而加速经济的衰退。

  另外,大名鼎鼎的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约翰·科克伦(John Cochrane)对此认为,随着数字货币的发行,储户将不再需要依赖商业银行来持有他们的活期存款账户,而且政府也能摆脱风险重重的存款保险业务。想要继续发放贷款的商业银行将提高在债务和股权市场中的长期资本,终止会导致流动性问题的活期存储与长期贷款之间的不匹配状况,那么经济危机和金融运行都会结束。

  改写商业银行的机制

  无论选择哪种数字货币的发行机制,可以确定的是,商业银行躺着挣钱的时代将成为历史。数字钱包将如现在的纸币一样满足各种场景的支付功能,个人所拥有的数字货币是存入银行的活期存款以获得相应的利息并承担该银行可能发生的破产而带来损失,还是留在更加安全的数字钱包里,这样一个简单的行为选择,将彻底改变着商业银行的运行机制并左右其命运。商业银行之间在活期存款方面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竞争,而个人持有的数字货币与活期存款之间的替代性将对利率和银行体系的风险变得更为敏感。市场竞争的均衡可能走向两个极端,一端是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与定期存款接近,个人将清空数字钱包的数字货币并将其存于银行的账户;另一端是个人清空银行的活期存款,同时将这部分满足流动性偏好的数字货币存放于个人的数字钱包,银行将不再是发挥期限转换职能的金融中介。当前纸币环境中的情况将不再是均衡的结果,即人们可能不再将一部分货币存在银行活期账户上并同时将另一部分货币持于手中,因为利率或其他相关因素的变化将驱使人们在持有货币的分配上从一端彻底走向另一端。

  随着数字货币时代的来临,商业银行物理网点机构也将大幅缩减,取而代之的是数字网点或智能网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进一步加速商业银行网点布局的战略调整。由此带来的成本下降将有利于抵消商业银行在存款竞争上带来的成本上升。可以预见的是,当物理网点不再是商业银行的主要存款来源甚至成为经营负担时,当前的大银行在新的市场格局形成过程中甚至可能会淘汰出局,顺应这一发展形势的中小银行将有机会实现返超,而金融科技实力和更加便捷且个性化的金融服务将是这一新市场格局形成的主导因素。

  总之,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是人类历史上一次伟大的货币改革,最终将创造一个金融更加稳定的世界。在这一过程中,金融基础设施将被重新构造,金融制度将被重新设计,金融交易环境将被重新塑造,而最大的风险在于路径转移的风险。人类从纸币的货币经济体系跨越到数字时代的货币经济体系这一路径中,由于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未经测试的金融世界,已知与未知的风险相互交织,每向前一小步都可能都面临巨大的挑战,诸如数字货币系统的稳定性、黑客的攻击、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的协调,以及在这一过程中金融机构新旧势力的交替更迭等因素,都极有可能给金融带来的极大不稳定。这需要中央银行加强相关的研究和科学的预断,并做出路径转移过程中系统性的制度安排,以应对由此带来的市场动荡和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