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协回应百花奖黑幕 评选面临难题改革势在必行

29日,百花奖主办方之一中国电影家协会(以下简称“中国影协”)相关负责人回应舆论质疑。“我们需要评委们在评选过程中摒弃个人喜好,根据作品投票。但如何让评委能够完全做到这些,也是我们面临的难题。”改革势在必行。

  原标题:中国影协回应“百花奖黑幕”:别有用心的人在抹黑

  9月25日下午,微博上出现一篇题为《直击百花奖黑幕》的文章,尽管该微博不久即被删除,但其中所曝出的种种“猛料”,仍迅速引爆了舆论。

百花奖黑幕

  真相不明,众议哗然。在这种情况下,本报连发两篇评论,提出有关部门应尽快启动调查,百花奖主办方也应向媒体提供尽可能多的评委联系方式,让评委自由接受采访,尽快还原真相、以正视听。

  评论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和百花奖主办方的重视。29日,百花奖主办方之一中国电影家协会(以下简称“中国影协”)相关负责人接受本报独家专访,回应舆论质疑。中国影协还提供了一份包括7位评委联系方式的名单,供记者自由采访。

  中国影协:“所谓揭黑基本不是事实”

  在微博中,自称“现场评委”的博主曝出了诸多骇人听闻的“猛料”:“……中间入选的最佳女配角梁静,我们看的片段里根本没有她出场,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组织大会的领导一直跟我们讲这个评选公开公正,多么真实公平,让我们评选出心中最喜欢的影片及演员,但同时告诉我尽量奖项均摊,到后期告诉我们如果领奖者不到现场,晚会直播不好看,并告诉了我们一份完整的到场嘉宾名单,却又说不要影响我们投票……”“最可笑的是晚会开始,……没几个人投李易峰,屏幕上却大比分获得男配角,投女配的时候我看到周围人很多投了4号姚晨,还有1号王智……结果大屏幕上王智只有3票,而大部分人投的姚晨,只有区区十几票……”“到后面奖项,有人小声提议不要按投票器,看看结果,我们几乎一整排没人点投票器,大屏幕上依旧是总数101,请问这票是哪来的,这奖跟我大众评审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些所谓揭黑,基本不是事实。”中国影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孙崇磊评价说。

  关于女配梁静是否在观影影片中出现,他说,在确定101名现场评委后,他们组织评委重新观看了十部影片,每次观影前都会提示评委该电影提名的奖项,提醒大家关注谁。

  孙崇磊说,“在大会前,因为有提名奖的颁奖典礼,评委们就知道谁来谁没来了,在讨论时评委可能出现觉得人没来不尊重颁奖典礼的情绪,从而不给没来的人投票,但我们会告诉他们不能根据情绪投票,要看作品说话。在第二天的大会上,我们也告知了入围候选人的到场情况。”

  他告诉记者,在投票现场,评委们根本无法看到大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因为评委席距离屏幕太远,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还特意为评委们制作了供投票时使用的手卡——上面标注着入围的各个奖项对应的编号。

  “评委们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投票,我们并没有进行引导和干涉。”孙崇磊介绍说,为保证评选的公平公正,他们在确定101名现场评委后,告诉评委们应该审慎对待评选工作,要求他们带着责任、带着使命进行观看,要带着对中国电影负责的态度。在观影过程中,组委会还向评委们传达了评选的“三十二字方针”——“六亲不认,只认作品;八面来风,自己掌舵;不抱成见,从善如流;充分协商,顾全大局”。

  同时,他们将评委分成四组进行讨论,讨论之后最终选出自己心中最好的。最后,在颁奖典礼现场,用表决器的方式评出现场最佳。

  此外,在技术支持方面,组委会通过一次次的彩排对投票器进行试用,确保评奖时不会出现问题。“所谓不按投票器依然出现票数101,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孙崇磊说。

  受访评委:“别有用心的人在给大众评委抹黑”

  在本报记者的要求下,中国影协答应提供一份评委名单。但记者要求提供全部评委大名单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中国影协相关负责人给出的解释是,具体负责与评委联络的工作人员出差在外,“全部名单只有他一个人掌握,我们现在只能提供其中一部分。”

  至于那位自称现场评委的爆料者,中国影协相关负责人说,并不能确定他是谁,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101位评委之一,因此无法提供联系方式。

  最终,我们拿到一份包括7名评委联络方式的名单。

  记者随机选择了其中4位评委进行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罗怡(辽宁,幼儿教师):

  我是网上投票被选中的幸运观众,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圣的工作。101位评委分4个组,每组20多人,每天看三四部电影,看完了讨论。最后一天集中开大会,组委会只提了评委的服装要求,如何走台。没有人引导投票。彩排时导演告诉我们,为了画面整齐,不要和别人交头接耳,自己投完票时尽量不要抬头,等大家都投完了再抬头。投票器很小,只有手掌那么大,我连邻座位的都看不到,更不能看到更远的人。评审结束回到大连,我想在网上找下有没有自己的照片,却看到了那篇所谓的“揭黑”的微博,觉得很气愤。我大概能猜到是哪个人,因为听他们组的人说,有个人很奇怪,他好像哪个电影也不喜欢,像个愤青。哪个演员当选肯定和他的人气有关,评审里谁的粉丝多,得票高也不奇怪。

  贾小刚(广东,广告公司职员):

  我是在电影院填了表被选上幸运观众的。9月19日到北京,当天就开始工作,一共看了十部影片。前七部全部看完了,后三部组委会说时间有些紧张,每部中间剪掉半小时,演员都看到了。整个评审工作很公平,我记得工作人员还特意强调,不要因为有的演员没有到场就不投票。“揭黑”那篇微博我也看到了,完全是无中生有,一点根据都没有。这么多人不会牺牲一个星期工作的时间去做那么无聊的事。

  王彦林(辽宁,大学生):

  评委都坐在舞台两侧,屏幕在观众席最后面,离我们几十米远,只能看到柱型图,根本不可能看到屏幕上的得票数,看到“揭黑”那篇微博真的有些心寒。

  周秋宁(河北,培训机构职员):

  评审工作公平、公正,我们每个组都有影协的工作人员,他们没有做过任何指引和暗示。看到那篇“揭黑”微博时,我就发现,那是一个临时的账号,两天后就删除了,感觉像是别有用心的人干的,他在给我们大众评委抹黑。

  评选面临难题

  孙崇磊向记者介绍,百花奖创办于1962年,只代表观众对电影的看法和评价,并由观众投票产生奖项,因此又被称为“观众奖”,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和最有群众基础的电影大奖。“最初那些年,中国电影没有这么发达,影片数量少;投票通过《大众电影》夹杂的选票进行,媒介单一,实际操作起来比较简单。如今,中国电影发展迅速,电影产量和传播媒介多样化,投票方式多样化,观众的观影品味日趋多样化,众口难调,这些都给百花奖的评选带来了困难。”

  在入围影片的推选方面,孙崇磊告诉记者,根据评选章程的规定,百花奖的评选有两个条件,即进院线的电影票房达到500万以上或没进院线在电视播出3000万人次以上的,即可入围百花奖。经过筛选,今年入围的影片有221部。“之后,组委会联合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旗下骨干院线的100名影院经理,于2016年3月专门召开了百花奖入围候选影片的投票,投出前十部影片。”

  记者注意到,曾有人质疑,无论对流行性的审美还是对于艺术性的审美,作为运营者的影院经理都并无优势可言,他们有何资格来为观众划定最受欢迎的电影范围?同时,从中国的实际看,影院往往与电影的制作者关系密切,十大院线几乎都由电影公司或与电影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媒体控股,或者与电影公司同属于一家集团旗下——这又如何保证影院经理投票选定候选影片的公正性?

  对此,孙崇磊回应称,这也是无奈之举,“入围影片多达两百余部,试问除去影院经理,谁能每部都看过?”

  他介绍说,十部候选影片产生后,在中国文艺网、智慧文艺网官网上进行投票。同时,在全国30多个省40多个城市的100家影院进行了票箱投票,将纸票和网上投票叠加最终产生了2600多万张选票。“在网络投票环节,尽管组委会近年来致力于通过提高技术手段规避刷票行为,但也只能规避特别明显的刷票行为,无法完全杜绝;而在影院的投票过程中,通常会给影院多发选票,但一些粉丝偷偷拿走大量选票,然后投进票箱,给评选工作带来困难。”

  “除了前期投票环节困难重重,现场评委的选拔工作也存在不少障碍。”孙崇磊说,最终决定奖项归属的101位现场评委,除从电影节举办地唐山通过电视海选层层选拔产生25名本地评委外,其他76名是从网络投票中分三批随机抽取的,在抽取后,组委会需要通过电话一一联系、落实。“很多被抽中的人电话打不通,一些好不容易接通电话的人还对我们的工作人员说:‘是骗子吧?’然后挂断电话。”

  在艰难确定现场评委名单后,组委会还将面临评委水平参差不齐的问题。“我们需要评委们在评选过程中摒弃个人喜好,根据作品投票。但如何让评委能够完全做到这些,也是我们面临的难题。”

  “改革势在必行”

  一位专家这样评价:与其吐槽评奖结果,不如对百花奖的评选机制提出建议,让其更加完善。

  孙崇磊也表示,尽管引发舆论热议的《直击百花奖黑幕》“没有一句是事实”,但这一事件的爆发,还是让中国影协领导意识到,对百花奖评选进行改革已经迫在眉睫。“随着中国电影的发展、观众欣赏水平的提高以及价值观的日趋多元,当初制定的评奖办法已经明显滞后。如何进行改革,让百花奖评选更趋于合理,更有公信力和说服力,让观众满意,让电影人满意,这已成为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孙崇磊提出了四点改革思路:

  第一,使评选过程更加透明,包括评委名单、初选票数、终评实行实名投票等。

  第二,加强过程监督和记录,所有环节必须有视频录像和数据记录,做到可以随时追踪。

  第三,粉丝观众与普通观众科学划分比例,适当提高中年观众的比例,使评委构成更加体现群众性。

  第四,加强评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电影艺术的引导,通过有公信力的权威人士的培训,提高评委对电影的鉴赏力。

  “这还只是初步构想,但改革势在必行。”孙崇磊最后说。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