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罐头换飞机:从首富到首骗解密牟其中的商业神话

16年前,牟其中“罐头换飞机”,得意洋洋要发射卫星、开发满洲里,甚至计划“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16年后,刑满释放,“虽已年届76,但健康尚可”的牟其中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牟其中还打算再干二十年。牟其中究竟是什么人?

  牟其中出狱了!此前在湖北洪山监狱,牟其中已经待了16年。

  16年来,妻离子散,牟的南德集团产业被查封,员工四散,“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

  16年前,牟其中“罐头换飞机”,得意洋洋要发射卫星、开发满洲里,甚至计划“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第一个被冠以“中国首富”的企业家牟其中不久之后以“信用证诈骗“被判处无期徒刑。

  16年后,刑满释放,“虽已年届76,但健康尚可”的牟其中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牟其中还打算再干二十年。

  对于“90后”而言,牟其中这位前“首富”有些陌生。不过,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引入印度洋的水汽”,“原创”就是牟其中,早在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就曾提出这个想法。他类似的“奇思妙想”还有“放卫星”、“救黄河”、“开发满洲里”等等。

  牟其中曾引用郭沫若的话评价自己:这样的时代,有这样的一个人;有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那么,牟其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

  传奇

  罐头换飞机

  19岁那年,四川万县人牟其中曾经填过一阕《虞美人》,词曰:“九人踏雾入山来,重登太白岩。一层断瓦一层草,不似当年风光一般好,垣颓柱斜庙已败,何须再徘徊。愿去瑶池取玉柱,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如此评价:好一个“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写得如此好词的牟某人终非池中物。

  牟其中最成功的一次生意,就是1989年至1992年间,用800多车皮的轻工产品换回4架图154客机。

  出狱后牟其中办的贸易服务部一直没有多大起色,只能做一些小本生意,直到他发现一种由上海工厂的“555”牌座钟在市场上很好销,大凡结婚的青年都会添置一个。牟其中当即找到重庆一家半停产的军工企业,请他们仿制一万个“555”牌座钟,每个25元。然后他赶到上海,把仿制钟以32元的价格卖给一家贸易公司。这样一倒手,他赚了足足7万元。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很大的生意,他的倒卖新闻在万县当地一时广为流传。后来万县工商局以投机倒把罪名将牟其中及七名员工收押,当时的《万县日报》如此报道这一事件:万县个体经营户“中德商店”,打着百货、五金零售的招牌,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内外勾结,大量套购国家统购统销物资,买空卖空,投机倒把,牟取暴利。郁闷之极的牟其中在牢房里被关足整整一年,到下一年的9月,他才被不了了之地释放出来。

  这次倒卖经历让原本就对实业制造和经营管理毫无兴趣的牟其中从此疯狂地迷恋上了空手腾挪的“空手道理论”。1989年,一直对自己的商业天才深信不疑的牟其中,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天才”。

  他在从万县到北京的火车上认识了一个河南人,从后者口中,牟其中得知正面临解体的前苏联准备出售一批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牟其中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冒险的生意。他打听到一年前刚开航的四川航空准备购买飞机的消息,便七拐八弯地前往洽谈,川航同意购进苏联飞机,然后,牟其中又从四川当地的国营企业中组织了罐头、皮衣等大批积压商品,准备用以货易货的方式达成这笔生意。牟很能抓住人的心思,他接待苏联航空工业部官员的地点选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在开始谈判之前,他“很荣幸地”告诉客人,这里便是不久前戈尔巴乔夫同中国领导人会谈的地方,苏联同志当然立刻肃然起敬。就在牟其中的空手倒腾之下,这笔“不可能的生意”居然变成了现实。1991年中期,南德、川航与苏联方面达成协议,中方用价值4亿元人民币的500车皮日用小商品换购四架苏制图-154飞机。

  争议

  “首富”与“首骗”

  在成为“中国首富”的同时,另一个称号也加诸到牟其中身上——“大陆首骗”。

  1997年,一本《大陆首骗牟其中》风靡大江南北,作者是牟其中的前下属,曾在南德集团打工的吴戈。其后,媒体也刊发《牟其中其人其骗》、《牟其中:首富还是首骗?》等文章,指称牟其中“空手套白狼”诈骗。

  1997年9月,在新闻发布会上,牟其中曾谈及南德公司“放卫星”、“救黄河”、“开发满洲里”等构想,称“我们和美国休斯、马丁、劳拉公司打得火热,已在俄罗斯发射了两颗卫星。”

  新华网发自2000年8月的报道称,上述“放两颗卫星”,实际上是“租卫星”,“事实上,这两颗卫星的所有权并不属于南德,第一颗是南德花了300万美元租用的,随后又转租给台湾一家同样的空壳公司,但仅租了三个月就停止转租了。”

  “开发满洲里”则是,“1993年5月1日,南德集团与满州里市政府签订协议,由南德'独家'投资1.38亿元建设满州里国际公路口岸,但直到1996年,南德累计投入资金只有2700万元,工程被迫停工”。

  当年,牟其中还曾提出“99度+1”理论和“765工程”,说要收购1000家国有大中型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建立“牟氏企业帝国”。

  据报道,上述“99度+1”理论和“765工程”迈出的第一步,即告失败,而且令被其兼并的国企雪上加霜。

  1994年,牟其中考察陕北时曾表示:准备在陕北投资50亿。可有媒体曝称,牟其中后来对陕北官员说:我手中暂时没钱,但陕北可以把国家下拨的扶贫贷款转划到南德账上,然后由南德去“运作”,保证能够“搞到更多资金”。

  官司

  要为信用证诈骗罪“翻案”?

  在创造“罐头换飞机”这个商界神话之前,牟其中曾两次入狱。

  1974年,牟其中曾与他人合著《中国向何处去》等系列文章,被判入狱4年,1979年底出狱。

  出狱43天后,他建立起了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形态完善的私人股份制企业。

  不过,1983年9月,他又因“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等罪名再次被捕,11个月后获释。

  这之后,牟其中先后创办了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南德集团,走上了事业巅峰期。可1999年,他再陷信用证诈骗罪,2000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当年,公安部旗下《人民公安报》报道称:牟其中策划信用证诈骗始于1995年上半年。

  新华网也报道称:牟其中等伙同他人共谋,采取虚构进口货物的事实,骗开信用证,从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非法获取资金达6.2亿余元,并造成了2.9亿余元的经济损失。

  南德集团理事会发布的《关于牟其中先生刑满释放的声明》中称,“自由后,牟其中先生首先将主要致力于推动案件刑事部分的再审开庭”,这意味着,此番出狱,牟其中会继续喊冤,试图“翻案”。

  出狱

  “再干二十年,轻松过百岁”

  《关于牟其中先生刑满释放的声明》中称:牟先生虽已年届76,但健康尚可。最近他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他与苏东坡的“老夫聊发少年狂”产生了共鸣。

  该份声明显示,出狱之后,牟其中不仅要为“翻案”奔走,还要重启南德试验(Ⅱ)——“在更大的范围内用实践来证明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比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具有无可比拟的全要素生产率,从而为全世界贡献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一种可复制、可普及的全新企业制度”。

  南德试验也是牟其中的“奇思妙想”之一。

  牟其中把企业分为四类,前三类分别是卖劳动力、卖产品、卖标准,而他“发明”的第四类则是“卖方法”,他曾表示,“我出去以后,要不了二十年,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我自己发现了一套理论,我还可以自己做出来,证明出来。”

  为了实现自己出狱后的上述构想,服刑期间,牟其中很注重锻炼身体,每天还坚持写三五千字阅读心得和分析文章。其秘书夏宗伟接受采访时说,“老牟提的口号是,再干二十年,轻松过百岁。”

  服刑期间,牟其中也时而上头条。

  去年底,陷入“万宝之争”的王石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他曾到狱中探视牟其中,“这个同病相怜嘛,惺惺相惜嘛”;王石说,“他(牟其中)还是要出来的,出来就要做事,你去看看他总是给他一种鼓励”。

  2014年,牟其中与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的论战,也曾引发关注。

  冯仑早年间曾在南德集团工作,是牟其中的老下属。冯仑后来撰写文章,回忆跟牟其中交往的经历,讲述了他离开南德后,牟其中曾向他借钱、想跟他合作等几件小事,还评价说,“牟其中是被社会长期压在底层的一个角色,其悲剧性在于要用冲撞体制的办法不断证明自己的强大,要翻身”;“不能笼统地把他说成是个江湖骗子或者坏人”。

  这篇文章,引得牟其中开火,他在狱中口述,由夏宗伟代笔写了《冯仑,你为什么非逼我说?》,逐条反驳冯仑所提的借钱、合作等说法,还称“骂挨得太多了,挨的超级大骂太多了,也就总结出了一套如何挨好骂的经验: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让人去说吧。不然,早就血灌脑顶,气绝身亡了。但是,冯仑这次不同,他文章的要害既不是是非之争、毁誉之辩,也不是得失之论,而是一个有关真伪的道德问题”。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