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的诺基亚式败落 转向安卓时机已过低价难获青睐

黑莓的手机系统一向以安全著称,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黑莓的“死忠粉”。黑莓的“诺基亚式衰落”,坚持自家系统是重要原因。转向安卓后,已经失去了竞争的最佳时机,而黑莓最后的时机其实全靠情怀在硬撑,所以低价策略依然难获消费者青睐。

  原标题:回顾黑莓的硬件挣扎之路:黑莓的离场是英雄的落幕

  黑莓已经正式宣布计划停止生产自己的手机硬件设备,转向专注于其软件和安全产品。尽管黑莓的手机设备仍在售,但最近发布的一款手机DTEK 50就宛如阿尔卡特 Idol 4的翻版。这部手机交由第三方厂商代工生产,甚至取消掉了黑莓标志性的全键盘,交互全面转向拥抱安卓。

  黑莓CEO程守宗(John Chen)在一份声明称:“公司计划结束所有内部硬件开发而将其外包给合作伙伴”。在其他场合中他也表示这是“公司策略的拐点”“公司中心将转向软件”。

黑莓的诺基亚式败落 转向安卓时机已过低价难获青睐

  市场占有率连连下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黑莓和它的用户而言,这一天的到来其实并不足够惊讶。黑莓在手机市场中的苦苦挣扎已经持续多年。2015年第一季度时黑莓所占市场份额已经跌到0.4%,当时程守宗对于黑莓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并阐述了黑莓并不会放弃硬件的诸多原因;然而到了2015年第四季度,黑莓所占的市场比例已经跌到了0.2%。最近的数据依然一跌再跌。 据Gartner估计,黑莓在第二季度占有0.1%的市场份额,销量约40万台,这甚至比不上一些品牌旗下产品首发日的销量。

  基于此,程指出,希望通过提供软件和服务使得整个财政年度的收入增长30%,但本季度的结果是清晰的:净亏损3.72亿美元,营收为3.34亿美元。很难想像这是一家三四年前还保有几百亿美元营收的智能手机巨头。

  黑莓的“诺基亚式衰落”

  黑莓的手机系统一向以安全著称,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黑莓的“死忠粉”。黑莓CEO程守宗也曾骄傲的表示: “我只能让iPhone变得更加安全,但无法达到黑莓设备的高度。“

  然而很多评论员认为坚持自家系统是黑莓衰落的重要原因。如果回到2011年安卓、苹果刚刚起步之时,黑莓依然在市场中有足够的竞争力。根据IDC的数据, 2011年第一季度,黑莓的操作系统黑莓OS还有13.6%的市场占有率,与当时苹果iOS 18.3%的市场占有率相差无几。然而紧接着,黑莓与安卓、苹果的比拼中逐渐处于下风,安卓的市场占比迅速爬升,而黑莓OS不断萎缩。

  黑莓的坚守与安卓的开放成为划分两个时代的标志。黑莓与诺基亚几乎拿着同样的剧本,更早一些的市场巨头诺基亚坚守塞班系统,然而逐渐被市场淘汰,甚至被微软收购。

  黑莓的自我救赎:安卓化之路

  黑莓现任CEO 程守宗(John Chen)是在2013年上任的。当时黑莓正宣布放弃出售计划,而有过“救火”经历的程守宗被认为是黑莓起死回生的最后希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领导当时同样深陷困境的Sybase实现复兴计划,并在2010年以58亿美金被SAP收购。

\

  程守宗曾表示公司需要每年销售500万部手机以留存于消费者硬件业务市场,而后他将这一数据修订为300万。

  为了实现这一数据目标甚至在硬件上实现盈利,黑莓做出诸多改变,黑莓在去年年末推出了旗下首款Android系统智能手机Priv。这款旗舰产品拥有当时顶级的硬件配置,同时也巧妙地融入了自己标志性的全键盘,与其他外形极端类似的手机产品形成了鲜明的区分。

\

  转向安卓被认为是黑莓的救命稻草,而Priv上市后也一度缺货,备受好评。但手机市场更新迭代的速度之快,并没有给黑莓留出时间,从第二季度开始Priv没有出现预期的销量增长,反而相比第一季度的销量下跌了10万台。消散了一阵的阴霾再次笼罩。

  不少科技评论员认为黑莓进入安卓市场的时间实在太晚,已经失去了竞争的最佳时机。而黑莓最后的时机其实全靠情怀在硬撑。

  低价策略:依然难获消费者青睐

  最近发布的黑莓DTEK50在8月第二周推出,定价为299美元,可谓是黑莓最便宜的手机。这也是黑莓走向低价走量策略的挣扎。但它并不对所有的美国运营商进行兼容,只是在部分地区进行销售而已。亚马逊的一个商家在最初的销售中,定价是在330美元左右。在销售一个月以来,价格却在持续走低。

\

  这部手机依然基于安卓系统,搭载高通骁龙617处理器。取消了物理键盘使得这部手机非常“不黑莓”,四不像的观感让消费者也难以接受。

  转向软件:弃车保帅的本能之举

  从去年开始黑莓已经开始在软件业务上投入更多注意力。去年程守宗表示公司正在将手中30亿现金更多地投入到研发业务当中。他也直接表达了由于智能手机业务遭受挑战,公司计划通过并购来扩展软件业务。

  在近两年,黑莓已经完成了数起收购交易。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笔是去年9月黑莓完成了对竞争对手、美国移动软件提供商Good Technology。

  这可能是程守宗在硬件业务死死挣扎之后想到的拯救黑莓的唯一出路。黑莓第二季度软件和服务营收为 1.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89%,软件和服务营收占比约为44%,服务使用费(SAP)营收占比为 26%,移动解决方案营收占比为 26%。软件服务营收翻倍和硬件业务的拖累使得黑莓不得不向消费者说再见。

  实际上,黑莓手机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将硬件业务外包给别的合作伙伴。未来外包厂商会将这家极富特色的手机品牌带向何处,标志性全键盘是否还会保留,变了味的黑莓似乎都不会给你再多刺激与期待了。

责任编辑:谭雅文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