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价格连14周上涨:三级响应抑制供大于求趋势未变

进入10月,全国多地迎来备冬储煤时期,煤炭价格持续上行压力较大。国家发改委已制定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的预案。市场供应紧张时,符合先进产能的煤炭企业、煤矿将承担增量任务。国家启动三级响应抑制煤价飙涨。

  原标题:煤价连涨14周 供大于求趋势未变

  去产能取得积极进展使煤炭价格一路猛涨,入夏后更是出现了高歌猛进的局面,愣是涨出了“蒜你狠”的味道。

  9月28日最新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英文缩写:BSPI)报收于每吨561元,比前一报告期(9月14~20日)每吨上涨了7元,较年初的每吨371元上涨了190元,涨幅高达51.2%。截至28日,动力煤价格已连续14周上涨。

  进入10月,全国多地迎来备冬储煤时期,煤炭价格持续上行压力较大。《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已制定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的预案。市场供应紧张时,符合先进产能的煤炭企业、煤矿将承担增量任务。

煤炭价格连14周上涨:三级响应抑制供大于求趋势未变

  “政府层面有充分的调控手段和调控空间。”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有关负责人日前在回应煤炭去产能等热点问题时表示。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本报记者表示,煤炭价格增长过快对煤炭下游企业,尤其是钢铁、水泥等高耗能行业影响巨大。如果煤炭产量松动,供应量大幅增加后,煤炭价格趋于平稳的可能性较大。

  三级响应抑制煤价飙涨

  有媒体28日报道称,国家发改委正考虑允许优秀产能日均增加100万吨煤炭产量,用于补充煤炭需求缺口及部分社会库存。

  事实上,国家发改委9月8日已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的预案。煤炭行业内流传的预案版本是,符合先进产能的十几家煤炭企业、七十余个煤矿与煤炭行业协会签订协议,当市场供应紧张时,企业将承担增量任务;市场供应宽松时,企业则承担减量任务。

  业内流传的预案还披露了三级响应机制的具体措施:环渤海动力煤价格上涨到460元以上,连续两周上涨,则启动三级响应,日均增产20万吨,响应范围包括晋、陕、内蒙古,53座煤矿;动力煤价格上涨到每吨480元,则启动二级响应,日均增产30万吨,响应范围包括晋、陕、内蒙古、鲁、豫、皖、苏,66个煤矿;价格上涨到每吨500元,则启动一级响应,日均增产50万吨,范围是全国74个矿井。

  响应的停止条件为价格下跌至每吨490元,连续两周下跌,一级响应停止;价格下跌至每吨470元,二级响应停止;价格下跌至每吨460元,三级响应停止。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向某煤炭央企内部人士核实上述消息时,他表示,网上流传的版本较统一,基本准确。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在23日的发文中表示,此前已启动二级响应,日增加煤炭产量30万吨左右;近日又启动了一级响应,拟日增加产能规模50万吨。有关部门已经研究了后续政策措施,下一步,视煤炭市场变化情况,如果情况仍在延续,将科学加大先进产能投放量,确保煤炭稳定供应。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业内流传的预案并未放开“276天”的要求。这与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9月23日发文称的“先进产能可以在276至330工作日之间释放,年终回到276个工作日”相吻合。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9月23日发文《理性看待当前煤炭市场供需形势坚定不移推进化解过剩产能》。文章指出,对符合条件的先进产能,可以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只要是先进产能提出申请,就抓紧进行验收。属于季节性供给变化还可以阶段性地弹性生产,年终回到276个工作日。如果全年生产超过276个工作日的部分,可以通过资源产能指标出让解决。坚持企业自愿,既能够实现量上的调控满足供应,又保证减量化生产制度不动摇。

  “276个工作日”的正式提出源于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煤炭安监局等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全国煤矿自2016年起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如果各地严格执行这一政策,全国煤炭减产今年一年就能够完成超5亿吨。

  煤价仍将上扬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8月份国内原煤产量环比7月增加800万吨。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国家发改委的调节政策是一方面,但应急响应机制刚刚开始执行,市场反应还需要一段时间;另一方面,煤炭价格回升之后,煤炭企业利润有所增加,煤炭企业已经从年初时的亏损到扭亏为盈,这也一定程度上促进部分煤炭企业恢复投产或增产。

  邓舜同时表示,从当前的政策来看,监管层的目的是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保障煤炭市场供应,而非促进煤价下跌,“冬储煤炭供应缺口还较大,机制启动后可以有效填补一部分缺口。我们判断第四季度煤炭价格还是会上扬,涨幅会比三季度稍微平稳。”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对本报记者表示,煤炭市场并没有真正扩张,此前煤价过低使得三分之二煤炭企业亏损,煤炭行业整体上财务负担重。最近的煤价属于“惩罚性上涨”,不需过度恐慌。

  不过,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姜克隽此前向本报记者表示,只有价格稳定才有利于经济发展,“煤炭价格波动过大需要控制,目前煤炭企业也在为冬季供暖做准备。”

  坚定不移去产能

  “煤炭去产能、控产量不仅信心不容动摇,力度也不能减弱,否则煤炭价格有可能再度下滑,煤炭行业脱困发展将难以实现。”上述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有关负责人23日表示。

  从大的供需关系看,我国煤炭产能严重过剩、供大于求的趋势没有根本改变。该人士表示,今后一个时期,我国能源消费强度将有所回落,特别是随着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煤炭的市场需求很难有绝对增长的空间。

  目前全国各类煤矿产能总规模全部形成有可能超出60亿吨,扣除净进口2亿吨,国内煤炭的市场空间仅在34亿~36亿吨,“各地区、各部门要坚定不移去产能,不能因为价格波动就动摇去产能的决心。”上述负责人表示。

  今年以来,煤炭行业去产能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和主战场,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特别是8月份以来进度明显加快。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鲁俊岭9月8日介绍,截至8月底,今年煤炭去产能任务完成了60%,行业累计去产能1.5亿吨。前8个月煤炭产量同比下降将近10%。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7月底时煤炭去产能仅完成了全年任务的38%,而8月退出的产能高达5500万吨,接近前7个月的60%,任务完成率也飙升至了60%。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