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称中国经济还处在探底中 房产投资高峰已过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房地产的投资、制造业的投资、基础设施的投资还会有增长,但是峰值基本过去了;现在随着人口逐步老龄化,资源红利在减弱,所以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是要找新的增长动力。

  在经济运行里面同时有两大块,有一块在成长中新的经济,但是它的占比还很少,按照国家发改委的统计,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整个工业投资刚刚10%,今年上半年上升到11%,它充满着增长空间,但是占比依然还小,原来的这些增长的动力,都在逐步的减弱,这个是我们目前经济面临的转型期。

  全球的经济分化得非常大,在全球整体来看,正在进入低利率和负利率的时代,因为实体的回报率在下降,因为利率最终还是反映实体经济回报的水平。负利率的占比范围在不断扩大,背后反映的是实体经济的回报实际是比较低的,在这个低利率的条件下,汇率就成为经济波动的一个释放口,因为好和坏,它会在汇率上表现得非常明显。

  中国经济还处在探底过程中

  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随后中国推出了银行股份制改革,国企改革,培育房地产,所以带动一轮时间非常长的经济上升周期,2008年到一个高点,到2009年开始回落。这时候4万亿的出台,随后整个经济增长,逐级在回落,一直到现在实际上还是探底的过程中,而且这一轮的探底持续时间是比较长的。

  从2013年、2014年之后,整体经济的波动出现一个新的特点,不同行业在迅速分化,所以把它定义为经济的新常态,有的增长动力足,有的在培育之中,而有的在收缩,新老交替就构成新常态。

  从短期来看经济触底,主要看基础设施和房地产这些投资什么时候触底,然后培育增长动力。2016年上半年经济的回升,主要是房地产投资比较火爆,以及地方政府的土地收入大幅上升,支撑了它的基础设施投资,那么随着房地产逐步进入调整阶段,房地产投资本身会回落,地方政府投资会回落,所以经济增长会有一个回落的时期。

  目前新产业在规模上还不足以对冲旧的经济往下拉的现象。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是要找新的增长动力。

  房地产的投资、制造业的投资、基础设施的投资还会有增长,但是峰值基本过去了。

  现在随着人口逐步老龄化,资源红利在减弱,所以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是要找新的增长动力。

  第一季度数据好转主要是房地产带动。因为房地产回报高,带动地方政府投资大幅上升,而传统的制造业稳步在往下,而且还有加速下移的趋势。

巴曙松称中国经济还处在探底中 房产投资高峰已过

  本轮去产能周期会比较长

  经济政策提出来的任务是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然后培养新的增长力。

  去产能不一定是做减法,过剩产能在消化,产能的上升就会引起盈利的上升。

  要消化过剩产能,原来支持这些过剩产能的融资方就要付出代价,就好像投资方经常说的,当风来的时候猪都会飞,所以现在风过去了,猪就该掉下来了,所以那些支持过剩产能的融资方陆续面临着洗牌。

  在97、98年以下游的纺织业为代表,朱总理去产能用了44个月,这一轮去产能调整起来难度不会比97、98年容易,时间不会比它短,是一个比较长的时间。

  在去杠杆方面,其实政府部门一直在加杠杆,负债率一直在上升。居民加杠杆主要是在按揭市场上,2015年按揭占比重已经非常接近日本的水平,所以居民在继续大幅度加杠杆的这种空间并不大。整个国企的杠杆率到今年出现大幅上升,去杠杆真正受到影响的是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积极的方面就是民企比较符合投资规律,民营企业在国内投资低迷,对外投资大幅上升。

  应对汇率波动要结合政策逻辑

  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在明显增长,为整个下一步汇率作灵活调整创造了条件,所以经常会有人问,下一步人民币汇率应该怎么走?我经常习惯用的方法是,不去猜测政策下一步怎么走,而是回过头看政策的逻辑是什么,如果这个逻辑是一以贯之的话,能大致看到下一步的政策操作会是什么样子。

  第一个是你应对汇率波动,要和汇率的水平结合起来。第二个,总体上来看,没有草率的用资本管制的措施来应对汇率的波动,央行一直在外汇的管理流入流出没有出现大的调整,正常的资金流入流出还是顺畅的。

  从每天外汇市场资金流入流出的规模来看,应对外汇市场的波动应该抓大。

  外汇储备规模大也是可依靠的有利因素,但不是因为外汇储备多就可以回避这种调整,而是要把短期的波动和整个汇率水平的调整和保持外汇水平相对稳定结合起来。

责任编辑:孙钰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