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梦想改变商业格局多狂是个人的事

昨日,前首富牟其中出狱。媒体报道,牟其中在狱中仍然梦想着改变商业格局,出狱后的牟其中,则通过指定代理人宣称要启动南德试验。许多人或许觉得是个笑话,然而“敢想”有什么错呢?如何狂是牟其中个人的事情,旁观者则不妨以平常心视之。

  原标题:前首富有多狂,那都是个人的事

  文/叶檀

  媒体报道,中国前首富、南德集团前董事长牟其中,因诈骗罪服刑16年后,9月27日从湖北洪山监狱出狱。

  尽管挂着“前首富”的牌子,但“牟其中出狱”于今日来说只能称之为一个不大不小、可大可小的新闻。若论其小,因为商业的江湖城头变幻大王旗,对于90后甚至80后人群来说,牟其中这个名字实在太生疏了;若论其大,一位成功的新商业英雄就曾经慨乎言之,牟其中“作为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家,很具有标本意义”,更何况,虽然由于身陷囹圄而无法续写新的“传奇”,但江湖关于他的传说却远未断绝。

前首富牟其中出狱

  1940年生于重庆万州的牟其中,最为外界熟知的有被视为商业奇迹的三件大事: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用1000车皮的轻工产品,从俄罗斯换回4架图154飞机,这些飞机成为当时四川航空发展的重要基础,人称“罐头换飞机”;1993年,南德与俄罗斯合作,成功发射“航向1号”电视直播卫星,开启了电视传播新模式;1993年,根据合作协议,满洲里市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10平方公里土地,供其进行投资开发,南德集团由此开始“北方香港”的布局……

  人们至今对牟其中及南德当年的大手笔啧啧称奇,然而这未必是牟其中本人希望得到的光荣。因为这种称赞是站在世俗价值观的立场上,仍然把南德仅仅当作一个企业,把牟其中仅仅视为一个企业家,而这并不是牟其中的自我期许,他有着也许为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更为宏大的抱负。

  于是,“敢想”成为牟其中最鲜明的个性特征。虽然斯时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或许是一种时代特色,但牟其中无疑把“敢想”发挥到了极致,豪言“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便绝尘而去,留下凡夫俗子们瞠目结舌。因为敢想,加之身处一个到处充满机会的时代,牟其中创造了“罐头换飞机”等奇迹,甚而设想把喜马拉雅山炸个大口子让暖风带来雨水造福人民。可以说“敢想”成就了牟其中,但也有人认为“敢想”使牟其中身败名裂,一位财经作家就说,“本质上牟是一个企图在政治资源与经济领域的灰色地带攫取利益的寻租者,他所有的项目其实都是为了从各地的金融机构融到资金,以空手套狼的方式在企业转型中获取利益”……

  “敢想”的牟其中经历了人生大变之后,今又如何?媒体报道,牟其中在狱中仍然梦想着改变商业格局,他“清晰地知晓外界的变化,他每天阅读着订阅的十余份报纸杂志,把重要的消息剪下来,而且还持续不断进行写作,阐述他的商业理念”。出狱后的牟其中,则通过指定代理人宣称要启动南德试验———在更大的范围内用实践来证明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比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具有无可比拟的全要素生产率,从而为全世界贡献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一种可复制、可普及的全新企业制度。

  仍是宏大的命题,仍是宏伟的计划,牟其中可谓敢想如昔、抱负依旧。只是相较以往,牟其中面对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对他不利的地方或在于互联网兴起所带来的商业模式的变革至为深刻,有利的地方则是民营企业家创业的空间有了显著改善。

  针对牟其中的“敢想”和“抱负”,有论者语带讥诮,“他总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天生要做大事,要站在人类命运和国家的高度考虑自己的事业。这种精神与现实的错位,恰恰是他人生悲剧的根源。”然而“敢想”有什么错呢?一个缺乏公共资源供其驱遣的人,他的敢想对社会是无害的。从敢想到敢为,这中间有着法律的约束,在这样的约束之下,即使最终的结局证明牟其中的敢想只是一个笑话,那对社会而言,也不过是一幕轻喜剧而已。

  “老夫聊发少年狂”,这是牟其中喜欢的词句。如何狂是牟其中个人的事情,旁观者则不妨以平常心视之。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