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万维出售映客股权 直播行业发展存在盈利难问题

若非是股东出售股份曝光了映客的财务状况,恐怕外界仍难以窥探直播平台的水有多深。映客之所以能实现盈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不与直播签约。由于直播行业的进入门槛低,因此直播平台通常会采用重金签下热门主播,以保证其不会跳槽到其他平台,但是映客一直坚持不做签约主播的策略。

  原标题:昆仑万维出售映客股权:一年利润难换北上深一套房

  若非是股东出售股份曝光了映客的财务状况,恐怕外界仍难以窥探直播平台的水有多深。

  9月21日,映客直播投资方A股上市公司昆仑万维发布公告,公司拟出售映客3%的股权,售价为2.1亿元,接盘方为光信资本。据该交易价格计算,映客的估值已达70亿元。

昆仑万维出售映客股权 直播行业发展存在盈利难问题

  然而公告还显示,2015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虽然这一年的净利润还不如北上深的一套豪宅,但是映客已经是为数不多能实现盈利的直播平台之一。目前市场上有超过200款直播软件在红海中厮杀,潮水退后,能游上岸的生还者将是寥寥可数。

  事实上,盈利难的问题一直伴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仅依靠打赏分成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难以抵消带宽和签约直播的成本。不过,映客们创业维艰,但直播产业链上却不乏赚钱的环节,网红、经纪公司以及为平台提供带宽业务的公司,都成为这场直播泡沫的最大得益者。

  与O2O项目相似的是,直播行业也朝着以烧钱换取市场份额的方向发展,直播平台斥巨资签下明星主播,以及高投入的带宽成本,用资本堆砌出2016年最大的风口。风口之上,直播平台的乱象丛生,除了主播质素良莠不齐外,数据造假的现象也非常严重。此前斗鱼某房间观看人数竟然超过了13亿人,以及映客的“黑屏门”事件都在说明这个行业的繁荣建立在不牢固的基础上。

  而投资者和创业者似乎已经成为同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有不愿具名的机构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不少投资者都会允许直播平台夸大真实数据,但前提是保证不能过于脱离实际情况。“对于投资者来说,直播平台可以对外夸大估值和活跃用户数,但这不影响我们的投入和收益。”

  映客一年利润仅百万元

  正值资本风口的移动直播平台映客,竟然遭到股东的抛售套现。日前,映客的股东昆仑万维宣布转手其所持有的3%股权,顺利套现约2亿元。

  今年1月4日,昆仑万维向“映客APP”的运营主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6800万元,取得18%的股权。其后,昆仑万维将映客股权全部转让给全资子公司“昆诺赢展”持有,经过多轮融资,目前子公司在映客的股权比例稀释为13.23%。按照映客70亿元的估值计算,这笔交易仅仅过了8个月,昆仑万维的投资收益足足翻了13倍之多。

  浮华之下,直播行业的泡沫正在溢出。昆仑万维的公告还显示,2015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只有167.28万元,这个数字还买不起北上深一套普通的商品房—低利润和高估值之间的矛盾仍正在放大。

  虽然净利润不尽如人意,但是映客的估值增长速度却比任何一个独角兽都要快。创立于去年5月的映客,同年7月先是获得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数千万元A轮投资,今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投资。三轮融资过后,映客的估值已经站到70亿元,无疑是直播行业的独角兽代表。

  可以想象的是,当直播行业的领跑者只能勉强盈利,绝大多数的平台的盈利情况只会更差。去年虎牙2015年亏损高达3.87亿元,而龙珠TV2015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5885万元,但亏损也高达5212万元。

  映客之所以能实现盈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不与直播签约。由于直播行业的进入门槛低,因此直播平台通常会采用重金签下热门主播,以保证其不会跳槽到其他平台,但是映客一直坚持不做签约主播的策略。与斗鱼每年1.1亿签约主播、虎牙每年1.2亿签约主播相比,映客则并未签约任何主播,最多只是给部分头牌主播数千元补贴,这让映客节省下巨额的签约费用。

  而映客不对主播进行签约绑定的底气,在于其日活跃1500万的用户规模。当前映客已处于直播行业的第一梯队,巨大的流量和用户黏性能维持平台对主播的吸引力,但这种吸引力并不牢固。

  目前映客每月的成本在1亿元左右,而市场推广费用已经过亿,这意味着前期的融资已经不太可能维持映客继续烧钱换取市场份额,接下来只有继续融资或加强造血功能才能走得更远。

  数据有水分难盈利

  在去年夏天前,国内大部分创业者都采取烧钱换市场份额的方式,以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商业模式和盈利点在上市前甚少被顾及。然而资本寒冬成为拐点,这种“to VC”的创业模式已被逐渐淘汰,创业项目若难以在一定时间内实现盈利,就很可能会死于融资失败上。

  目前盈利问题已经困扰着直播行业的下一步发展,依靠打赏分成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而且平台抽成的比例不可谓不高,但仍然不易覆盖平台的固定成本。据了解,大多数直播平台的抽成比例在20%-70%之间,以花椒为例,目前花椒与主播分成比例是7:3,而映客则采取3:7。

  艾媒咨询CEO张毅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市场上有超过200家直播平台,但只有陌陌和微博等少数公司实现盈利,原因在于只有真实的活跃用户规模才能带来付费收益。而正由于直播行业集体造假,真实的活跃用户数与对外公布的数字相差甚远,才会出现难盈利的情况。

  “陌陌和微博的营收表现不俗,是基于其真实的活跃用户规模,只有形成稳定的付费群体,直播平台的打赏分成模式才得以持续下去。”张毅说。

  直播平台严重造假,体现在各个环节上。不少平台就在观看人数上造假,例如斗鱼某房间观看人数竟然超过了13亿人,而有人在映客直播时使用黑屏长达三小时,但这三小时内竟然有21人不离不弃,于是直播平台利用机器人账号刷数据的丑闻被接连曝光。不过映客的投资人朱啸虎却表示,机器人观众只是一种用来鼓励新主播的运营手段,绝非是刷单行为。

  此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淘宝上就存在大量的商家提供刷粉丝和人气服务,主播只需要花1元就能买来2万粉丝,花10元左右的价格就能为自己增加5000的观看人数。此外,淘宝店家还提供直播礼物代送,两元就能换来60个钻石,而在映客官方APP,1元只能买到10个钻石。

  一方面是有些主播私下数据造假,另一方面则是直播平台主动造假,不少网红经纪公司与直播平台以“合作”的形式刷流水,以造成虚假繁荣。网红经纪公司以折扣优惠向直播平台进行充值,然后把所有虚拟礼物都投入到旗下网红的账号里,随后网红与直播平台再进行分成,经纪公司再拿回之前投入的资金。如此一来,经纪公司以零成本带红旗下网红艺人,而直播平台也以零成本造出漂亮的流水,这样的做法与目前手游公司和游戏公会造假刷流水的方式十分相似。

  有不愿具名的机构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不少投资者都会允许直播平台夸大真实数据,但前提是保证不能过于脱离实际情况。“对于投资者来说,直播平台可以对外夸大估值和活跃用户数,但不这影响我们的投入和收益。”

  只要资本仍然愿意投资,直播行业就像此前的专车战争一样继续打下去。此前朱啸虎预测,这场直播战争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结束,不过这一结论最终取决于资本市场提供的弹药何时用尽。最新的消息传出,王思聪创立的熊猫TV已经完成A轮6.5亿元的融资,估值上升至24亿元,而领投的是互联网巨头乐视。可见这个低准入门槛的行业只有在出现大规模洗牌前仍将硝烟四起。

责任编辑:逯佳琦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