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收购联想控股:孙宏斌柳传志纠葛是复仇还是报恩

融创收购联想地产业务尤为引人注目。孙宏斌与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早年的恩怨纠葛,成了这笔收购绕不开的故事,也让交易蒙上了“复仇”的感情色彩。当年柳传志亲手将其在联想的“接班人”孙宏斌送进监狱;孙宏斌出狱后,柳传志与他道了个歉又给了他一笔启动资金创业,有了后来的融创。

  原标题:一线财料|孙宏斌并购联想地产:报仇还是报恩?

  导读:9月19日至21日,短短3天之内,融创中国(01918.HK)豪掷178亿元发起两笔重量级收购。其中,以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03396.HK)旗下地产业务,引发外界广泛解读。鉴于融创控制人孙宏斌和联想教父柳传志早年的恩怨,这笔交易被视作孙宏斌在向柳传志“复仇”。尽管多位分析师认为,应该抛开感情因素,从商业本身来看待此次收购,但也有分析指出,2015年联想地产业务的利润率无法对融创起到帮助,融创在发展过热时期过于激进的土地收购,将损害公司未来几年的盈利能力。部分机构亦不看好这笔交易。近日,穆迪将融创的评级展望由“B1”降为“负面”,招银国际、申银万国证券等纷纷下调融创评级至“减持”。

融创收购联想控股:孙宏斌柳传志纠葛是复仇还是报恩

  短短3天之内豪掷178亿元完成两笔重磅交易,融创中国(01918.HK。下称“融创”)及其控制人孙宏斌吸睛无数。

  9月19日,融创以137.8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03396.HK)旗下全部地产业务——融科智地41个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9月21日,融创又以约40亿元参与金科股份(000656.SZ)定向增发,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融创收购联想地产业务尤为引人注目。在诸多报道中,孙宏斌与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早年的恩怨纠葛,成了这笔收购绕不开的故事,也让交易蒙上了“复仇”的感情色彩。

  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易居中国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房地产与金融资深评论人黄立冲等多位地产行业分析师向网易财经分析,联想在行业高位剥离地产业务符合逻辑;至于融创,“既然孙宏斌说现金充沛,那么收购更多地产资产,还是比较值得的”。

  不过,中银国际证券地产行业分析师田世欣直言,2015年联想地产业务的利润率无法对融创起到帮助,融创在发展过热时期过于激进的土地收购,将损害公司未来几年的盈利能力。

  部分机构亦对这笔交易产生忧虑。近日,穆迪将融创的评级展望由“B1”降为“负面”,招银国际、申银万国证券等纷纷下调融创评级至“减持”。

  重金拿下联想地产业务,对于柳传志,孙宏斌是在报仇还是报恩?

  138亿买了联想的“包袱”

  作为联想控股投资的房地产平台,融科智地早在1994年就在广东惠阳进行联想科技园大亚湾园区的开发建设。此后,融科智地进入商业房地产领域,开始打造深圳研发中心、神州数码软件开发中心等。

  2003年,融科智地正式进入住宅开发领域,随后形成全国性战略布局。但也因此一蹶不振,无论是在规模还是利润方面一直表现欠佳。尤其是自2012年以来,融科智地的利润率几乎一直在下降。

  这成为2015年6月在香港上市,股价却一路下跌的联想控股迫切想要改变的局面。网易财经获悉,为此,柳传志还曾亲自出面“整顿”。

  2015年11月4日,联想控股召开会议,对融科智地高层进行“大换血”,罢免了总裁陈国栋,改由原常务副总裁郑志刚接任,同时将总裁室人员全部解职。

  在当天的会议上,联想控股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柳传志寄语:“(陈)国栋是融科智地的奠基者,由于身体和各方面原因离去。推荐郑志刚组建更加年富力强、充满朝气的领导班子,领导融科杀出一条血路。”

  但在房地产市场热火朝天的当下,郑志刚掌舵下的融科智地交出的2016年中期业绩报表,依然与此前几年无异——联想房地产板块2016年上半年利润为3.65亿,净利润率为8.13%。

  “乏力的地产业务早就成了联想的‘包袱’,趁着现在市场高点抛售,是非常合适的。”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网易财经说。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董事,房地产与金融资深评论人黄立冲也表示,“如果把地产业务和联想的PE投资、IT业务等混在一起,对联想控股的估值管理来说是很大的伤害。所以我认为,现在把地产业务剥离,是完全符合逻辑的。”

  柳传志甩给孙宏斌的“包袱”,价值137.88亿元,涉及位于北京、天津等16个城市的总计42个物业项目,总建筑面积约1802.2万平方米,未售面积约730万平方米。

  需要指出的是,137.88亿元的收购价格,相比较收购标的的净资产总值,溢价约25%。

  融创方面此前对外表示,“此次交易将进一步促进巩固融创集团的战略布局,扩大融创集团在一二线城市的土地储备和市场份额”。但这一点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

  根据申银万国的测算,此次交易的目标资产中未售面积约730万平方米,归属于融创的权益可售面积应不足500万平方米。尤其是,仅有约40%可售资源位于弹性较好的城市如合肥、武汉和天津,其余约60%则位于略显疲弱的市场如大庆、昆明和重庆。

  中银国际证券地产行业分析师田世欣则直言:“粗略估算2015年联想地产业务的利润率,无法对融创起到帮助。我们认为,融创在发展过热时期过于激进的土地收购,将损害公司未来几年的盈利能力。”

  尽管外界并不看好这笔交易,但网易财经获悉,“融创承诺全员接收融科智地员工”的消息已经在业内传开。

  “白武士”在给别人打工

  从柳传志手中接过联想的“包袱”之前,孙宏斌曾多次试图成为别人的“白武士”。

  “其实孙宏斌一直希望获取较多的土地储备,在地产业大步往前走。”黄立冲对网易财经说。

  2014年,融创风头十足,年销售额从2010年的80亿元做到了715.5亿元,并以超过55%的三年销售复合增长率跻身中国房企十强,成为当时业界成长最快的“黑马”。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手上现金充沛的孙宏斌成了“白武士”的代言人。但在一次次声势浩大的并购中,孙宏斌总是铩羽而归。

  2014年5月,融创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03900.HK)24.31%股份。然而,随着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决定回归绿城,双方经过多轮谈判后,最后宣告协议中止。

  2015年年初,融创杀向危机四伏的佳兆业集团(01638.HK),试图火中取栗。为此,孙宏斌高调进驻收购标的公司,与对方老板郭英成有过数次长时间的谈判,并聘请了因负责粤海集团债务重组而闻名业界的武捷思出任首席收购、兼并、债务重组官。然而,结局依然是“和平分手”。

  2015年9月,天性爱冒险的孙宏斌还曾向风雨飘摇中的雨润食品(01068.HK)发起冲击。融创一度表示已与雨润订立战略合作协议,但这一收购亦在短短10天之后宣告结束。

  而在这些夹杂着“夺公章”、“抢控制权”的并购大戏里,一个被忽略的事实是:融创自身开始“原地踏步”。

  “这两年主要在给别家开发商干活,花在自家身上的时间少。”孙宏斌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融创过去两年在原地踏步,几次不成功的并购,占用了公司一半的管理资源和大量资金。

  至少从融创交出的2015年年报、2016年中期报来看,融创已经不是曾经的那匹纵横驰骋的“黑马”。其盈利能力,成为业界反复质疑的焦点。

  融创2015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至 230 亿元,同期核心净利润同比下滑 9%至 34 亿元。与此同时,困扰融创多年的毛利率亦进一步下跌,仅为12.4%。而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给出的数据,2015年大陆在港上市房地产公司毛利率均值为29.82%。

  这让融创的盈利能力备受质疑。申银万国证券(香港)有限公司分析师Kris Li就曾在点评融创2015年业绩时指出:“虽然融创坚持的以并购来实现扩张的模式得到了证明,但与此同时,市场疑惑的是何时才会开始在毛利率和净利润方面得到体现。鉴于公司管理层对未来盈利的指引缺乏信心,而在收并购方面则稍显激进,我们认为投资者的情绪将维持低迷。”

  进入2016年,情况依然在恶化。上半年融创虽因交付面积增加而营业额上升,但由于出售收益减少、高昂的财务费用及联营公司亏损,融创的利润受到蚕食,上市公司股东应占核心净利润为亏损3.95 亿元,同比下降139.4%。

  宿命里的商业故事

  回到融创收购融科智地这笔重磅交易上来,孙宏斌似乎又一次扮演了“白武士”的角色。并且,因为孙宏斌和柳传志之间早年的恩怨,让收购蒙上了一层感情色彩,外界更愿意将这笔交易解读为“命运的安排”。

  当年的故事大致是这样:因为一场“误会”,柳传志亲手将其在联想的“接班人”孙宏斌送进监狱;孙宏斌出狱后,柳传志与他一块吃了顿饭,道了个歉,叙了叙旧,又给了他一笔启动资金创业,因此才有了后来的融创。

  正因孙宏斌令人唏嘘的经历,在诸多报道中,融创收购联想地产业务,被认为是孙宏斌向柳传志“复仇”。不过,多位分析师并不这么认为。

  “这个涉及到一百多亿的资金,归根结底还是回归到商业本身这条路上来。对双方来讲,交易到底划算不划算,这个才是最本质的,也是最根本的。”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向网易财经分析。

  黄立冲则对网易财经直言:“孙宏斌与柳传志之间有各种恩恩怨怨,但基本上双方都往‘qián’看了吧。前进的‘前’,还有金钱的‘钱’。”

  知名财经评论家水皮则发文感慨,称“其实谈不上孙宏斌跟柳传志有恩怨,而是说两人惺惺相惜更为妥当。我想这是孙宏斌的宿命,也是联想的宿命”。

  然而,这笔在资本市场看似正常、理性的收购,却并不被业界看好。

  网易财经注意到,多家机构纷纷发表研报,表示“担心财务风险”。穆迪将融创的评级展望由“B1”降为“负面”,招银国际、申银万国证券等机构则下调融创评级至“减持”(卖出)。

  穆迪在报告中指出,“如果此次与联想的并购达成,融创债务总额将从2015年底的418亿元猛增加50%至2016年底的628亿元”。穆迪还进一步表示,计划的收购项目庞大,以6月底数据计算,收购价相当于融创整体手持现金的34%。

  田世欣则认为,融创在发展过热时期过于激进的收购,将导致公司净负债率大幅上升。“2016 年上半年,融创净负债率上升73 个百分点至149%,期内已支付土地出让金为276 亿元。2016 年下半年公司未支付土地出让金甚至高于300 亿元。因此,即便在交易完成前,至2016 年底公司净负债率也有可能会上升至200%以上。”

  截至发稿,融创方面尚未能就此次交易引发的市场质疑回复网易财经的问询。

  不过,或为增强市场信心,9月26日晚,融创再发公告,称大股东孙宏斌增持公司股票,总代价约28亿元。认购完成之后,孙宏斌在融创的持股比例为53.22%。

责任编辑:逯佳琦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