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经 > 正文

牟其中出狱 与华为阿里竞争自信第三次东山再起成功

身上同时有着“中国首富”和“中国首骗”两个标签的牟其中,在度过漫长18年的牢狱生活后,终于在27日刑满释放。但他又不停地问自己,出狱后能干些什么才能与华为、阿里这样的企业竞争?他想超过阿里,又觉得不屑。牟其中自信第三次东山再起能够大获成功。

  原标题:76岁牟其中出狱:喜欢高谈阔论 狱中分析新闻联播

  身上同时有着“中国首富”和“中国首骗”两个标签的牟其中,在度过漫长18年的牢狱生活后,终于在27日刑满释放,走出了湖北省洪山监狱的大门。

  “申诉书交了,法院说立案了”

  “他的身体还好,现在还有一些朋友,大家会一起商量,处理后面的事情。”一直为牟其中案奔走,坚持了18年的夏宗伟这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夏宗伟,就像牟其中身边一颗执拗伫立的树,她是南德集团前董事长牟其中的秘书,其前妻之妹,是牟其中的委托代理人。不管是在牟其中意气风发或者入狱,夏宗伟从未弃他而去。而在牟其中获得自由之前,夏宗伟一直在就牟其中的案子向法院申诉。十多年后,牟其中恢复自由身,而在夏宗伟持续不断的努力下,牟其中的刑事申诉案也已经由湖北省高院在去年立案,进入再审程序。

牟其中出狱 与华为阿里竞争自信第三次东山再起成功

  76岁的牟其中出狱了,但她好像更忙了。她说,有很多具体的事情要处理,需要安顿。最焦心的,应该是牟其中刑事申诉案件的下一步进展。申诉书已经交了,法院通知说立案了,但下一步程序如何走,还需要进一步等待法院的通知。未来会如何计划,夏宗伟并没有明确的想法。她说,目前暂时回不去北京。除了她以外,牟其中身边也会有其他的朋友在,大家在一起商量处理后面的事情。

  “无钱请律师,可能也不会请”

  牟其中作为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有至今被视为商业奇迹的三件事:罐头换飞机、发射卫星,还曾试图开发满洲里。1999年牟其中上班途中被捕,2000年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被判无期徒刑,后在狱中表现好,期间曾获数次减刑。

  牟其中牵涉的信用证诈骗罪,夏宗伟申诉了十多年。去年9月22日,湖北省高院开庭再审“中国银行湖北分行诉湖北轻工、交通银行贵阳分行、南德集团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案”。今年5月,湖北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2001年、2002年的一审、二审判决,判决认为鉴于南德集团与中国银行湖北分行无直接的信用证法律关系,河北中行的信用证垫款由湖北轻工公司偿还,贵阳交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夏宗伟现在要忙的事情,就是和牟其中一起推动案件刑事部分的再审开庭。她坚持需要“一个说法”。她的博客几年来一直坚持介绍牟其中案件的进展。刚刚开通的微信公众号,在牟其中出狱当天就更新了一篇名为“南德集团理事会关于牟其中先生刑满释放的声明”。

  声明中提到,牟其中对刑事再审抱有必胜信心。他无钱聘请律师,可能也不会聘请律师。但是,他会自我辩护。他希望公开开庭审理,能让社会直观地亲自判断是非。

  夏宗伟还提到,曾经的南德集团,如今住宿、办公都成了问题,还要向民营企业界暂借。但一旦南德集团胜诉,依然会启动南德试验。

  牟其中走出监狱大门开始这天,也许是另一个开始。

  “狂人”归来

  牟其中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天生要做大事,要站在人类命运和国家的高度考虑自己的事业。而这种精神与现实的错位,恰恰是他人生悲剧的根源。

  他需要招兵买马。牟其中计划的第三次创业要从1000亿至2000亿人民币的资本金开始。他对此十分有把握。

  三次入狱

  重庆市人,大专文化程度。

  1974年,身为工人的牟其中因与他人合著《中国向何处去?》一书被判死刑,入狱4年。

  1979年平反后辞职经商。

  1983年,创立了万县中德商店的牟其中,被有关部门以“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的名义收审,直到1984年初被释放。

  1995年2月,《福布斯》杂志将牟列入1994年全球富豪龙虎榜,位居中国内地富豪第4位。同年的中国《财富》杂志把牟其中定为“中国第一民间企业家”和“大陆超级富豪之首”。

  1999年1月7日,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牟其中被武汉警方刑事拘留。

  2000年5月30日,牟其中本人及旗下南德集团因信用证诈骗罪,牟其中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因表现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

  三件大事

  牟其中因办了三件大事——罐头换飞机、开发满洲里和发射俄罗斯卫星——被广为人知,且一直伴随争议。

  1989年,牟其中率领南德集团,完成了中俄民间贸易史上最大一笔单项易货贸易——用中国300多家工厂的800多个车皮的日用品、轻工产品及机械设备,从俄罗斯换回了四架图-154M民航客机。这笔跨国生意,使牟其中一夜之间名闻遐迩。

  1993年,根据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协议,由此开始了对满洲里区域经济的全面整体开发、投资、建设。不过,宣称斥资100亿元“独家独资”开发满洲里的南德集团,据媒体报道实际投入还不足1亿元。

  1993年12月28日,南德集团投资的航向1号卫星在俄罗斯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次年4月,又与俄罗斯航天信息公司签下航向3号卫星的共同经营协议草案。据悉,该项目由南德投资启动卫星的制造程序,俄罗斯则负责提供卫星设计制造、发射、测控和轨道位置,后因南德集团国内发生变故而被迫退出。 (第一财经日报)

  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刑满释放。

  夏宗伟(牟其中诉讼委托代理人)记不清已是第几次来到湖北省洪山监狱。过去的16年,夏宗伟每次来探望牟其中,都匆匆忙忙从北京出发,坐夕发朝至的卧铺车,然后从武汉回程,同样是夕发朝至。这样能省下许多开销。有几次还因为无座而硬站一个通宵。

  中秋节前,夏宗伟最后一次探望牟其中。牟其中知道自己即将出狱,在电话里兴奋地向夏宗伟交代了许多事宜,夏比他想得更细,她盘算着该给他买哪些东西,牙刷、牙膏、剃须刀……买什么样的鞋、什么样的衣服去接他出狱,出狱后的用药。怕遗漏,她的清单列了一遍又一遍,写满了好几页纸。

  夏宗伟的心情是复杂的。她跟牟其中说,感觉“搭上了一辈子”。牟其中让她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他说自己前后三次坐了近24年牢,与他有联系的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思考过自己受苦煎熬,又面临过死亡,这一切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狱中生活/

  喜欢高谈阔论

  分析《人民日报》《新闻联播》

  最后一次去洪山监狱探望牟其中,夏宗伟猛地发现牟其中老了:发际线靠上,头发花白稀疏,原本的板寸头也开始蓄发为出狱做准备,本就稀疏的花白头发蓄长以后显得愈发老态。牟其中是不服老的。他对夏宗伟说,你看我老花镜的度数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怎么变过呢。夏宗伟只是一边听着,一边盘算着还要给他再买一副新的老花镜,也许度数增加50度。

  牟其中总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天生要做大事,要站在人类命运和国家的高度考虑自己的事业。这种精神与现实的错位,恰恰是他人生悲剧的根源。他喜欢高谈阔论,他在狱中分析《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经济观察报》等报刊和一些公开出版的法律类、政策类书籍,以及《新闻联播》。

  牟其中心心念念的还是要继续他的南德试验——在更大的范围内实践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他要做智慧经济,延续换飞机、放卫星的成功经验。早在1996年,牟其中就发表了所谓的“智慧经济南德宣言”,认定人类正在告别工业文明时代,进入智慧文明时代。牟其中认为,智慧经济的本质其实就是今天追捧的创新。

  商业只是牟其中实践自己理论的试验田。牟其中提出,他要终结以货币资本为中心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他甚至在自己的思想里找到与畅销书作家里夫金提出的“30年内结束资本主义”观点的共同点。

  牟其中不断叮嘱夏宗伟,提前给他送几个大旅行袋。他要带走这16年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书和笔记,其中很多是研究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的手稿。他期待这些精神财富与他一起重获自由。

  未来想法/

  与华为阿里竞争?

  自信第三次东山再起能成功

  多年来,夏宗伟追随牟其中走南闯北。1995年,牟其中与当时南德集团旧金山办事处工作人员开完会后,到郊外散步。现在,夏宗伟成了牟其中唯一可亲近之人、精神支柱。这是到昨日之前,两人距离最近的唯一的一次合影。据南方人物周刊

  被媒体称为“狂人”的牟其中沉迷于“高屋建瓴”,他从不觉得自己说的是大话,相反,他觉得更多时候是说小了。

  很长一段时间,牟其中都非常关注互联网,他从仅有的资料中搜集一切蛛丝马迹,建构自己对互联网的认识。他曾筹划过出狱后以互联网为介质筹办一所免费的网络2.0大学。

  但他又不停地问自己,出狱后能干些什么才能与华为、阿里这样的企业竞争?他想超过阿里,又觉得不屑。他翻阅《经济观察报》,看到过《阿里巴巴的文化病》一文。他说这篇文章从反面证明了他多年探索的观点:智慧文明发展方式已经在敲门了。他说,马云也经历过类似于90年代初期南德飞机意外成功之后不知所措的惶恐。

  牟其中自信第三次东山再起能够大获成功。他想起南德第一次进京,全部身家只剩下2000元,“我就凭南德的无形资产:一、马列主义研究会;二、第二次坐牢,为中国民企争取生存权,通过张纲等人认识体改所的一批人,其中一个叫胡景权的人给我出了做冰箱生意的主意,才得以摆脱经济困境。第三次创业也会走同样的一条路。”

  狱中归来的牟其中开始准备落实具体的工作部署。他告诉夏宗伟,“唱好南德试验这部大戏下半部取决于3个要素:一、方向是否正确;二、如何组建起可以达到目标的基本队伍;三、如何保证供给。即指导思想是否科学、人从什么地方来、钱从什么地方来。”而他很长一段时间思考的中心问题是“人从什么地方来”他知道原来跟着他一起干的绝大部分人已经开始了新生活和新事业,“让这部分人放弃目前稳定的事业再来重新创业,太强人所难了。我们只可能成为朋友,不能成为同事。”

  他需要招兵买马。牟其中计划的第三次创业要从1000亿至2000亿人民币的资本金开始。他对此十分有把握。他说自己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研究过马克思《资本论》的商人,“我从研究马克思虚拟资本的过程中,认识到‘空手道’的力量”,“成功的冰箱、飞机业务,我们没有资本,但是是动用了虚拟资本完成的。”牟其中认为,他之所以能够再次玩“空手道”,有两个优势条件:一是如何为中国民企争取到了“三权”(出生权、生存权、发展权);二是如何拥有了打开未来世界500年历史大门的钥匙。

  他推崇软实力的发明人约瑟夫·奈的一句话,“在信息时代,比的是谁讲的故事好听”,“理解透了约瑟夫·奈和马克思两人的这两句话,就可以理解我认为获得1000亿至2000亿人民币的资本金是小事一桩了。”

  牟其中欣赏苏东坡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无论如何,这是牟其中新的开始。但夏宗伟不知道,这究竟是开始还是结束。

  新闻背景

  “信用证诈骗”案

  1993年12月28日

  牟其中率南德集团与俄罗斯合作,成功地发射了“航向一号”电视直播卫星。1994年起,南德集团开始制造航向系列卫星。

  1995年

  国家实行紧缩银根的经济政策,这对开展卫星业务、需要大量资金的南德集团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这时,一个叫何君的人出现在牟其中的面前,对方表示愿意提供资金助南德渡过难关。果然,经费及时到账,航向三号卫星也及时升空,南德集团再次渡过了难关。然而,何君提供的那笔钱却把牟其中与南德集团拖向了无底的深渊。

  1996年8月

  公安机关在对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骗开信用证套汇”的问题进行调查中发现,南德集团所用的资金与该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原来,当时南德集团为了紧急融资,参与了何君与湖北轻工共同策划的一起“虚构进口货物、骗开信用证,非法占有国家资金”的行为。牟其中作为决策人之一,被认定构成了信用证诈骗罪。

  1999年1月7日

  牟其中在北京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8日被逮捕。1999年10月12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正式以涉嫌“信用证诈骗罪”起诉南德集团……(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