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单位拆围开放 有利于融化政府与民众潜藏的心墙

今年上半年,长沙市档案局拆掉了环街的铁栅栏。里面的小山、球场,都向市民开放。周琳莲带领的太极练习队,主要来自周边几个小区,以前练习地点是在相邻不远的一家面馆旁,夏天一到晒死人。铁栅栏一拆,早就瞄上的她们,立马挥师转移。

      原标题:长沙百家机关单位拆围对外开放 市民称如同仙境

  9月26日清晨7时,长沙市档案局办公楼下的空坪上,绿树在侧,乐曲悠扬,老人为主的30多名爱好者正在舒缓地练习太极拳。一曲终了,66岁的队长周琳莲告诉记者,这里晨练环境太好了,长沙市机关单位围墙“拆得好”。

  今年上半年,长沙市档案局拆掉了环街的铁栅栏。里面的小山、球场,都向市民开放。周琳莲带领的太极练习队,主要来自周边几个小区,以前练习地点是在相邻不远的一家面馆旁,夏天一到晒死人。铁栅栏一拆,早就瞄上的她们,立马挥师转移。这里不仅绿化好,而且有办公楼遮挡,练完拳后又抽出剑的她直言如同“仙境”。

  像长沙市档案局一样,近两年,长沙市115家市级、县区以及街道的机关单位的围墙和围栏,按照全市“拆墙透绿”的统一部署,先后消失了踪影。总共开放绿地面积近32.5万平方米,相当于45.5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机关单位拆围开放 有利于融化政府与民众潜藏的心墙

  长沙开福区政府机关大院围墙的最后一块被拆除,市民曾经敬而远之的机关大院不再“神秘”。

  实施之初,长沙市也有少数机关单位不情愿告别“大院围墙”。有人质疑拆墙的意义,认为是劳民伤财;有人提出,“我们的院子本来大门就是开放的,拆不拆墙都无所谓”;还有人讨价还价,希望拆一面留三面。

  长沙开福区政府院开放后,在主要的路口布置了《告市民书》。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政府前坪和喷泉水池,已经成为晚上居民跳广场舞的地方。

  参与这项工作推进的长沙市督查室、园林局官员向记者坦言,一些机关单位根深蒂固的“围墙意识”还在作怪:“大院是我的,我的地盘我做主。”这种意识应该说由来已久,各地普遍存在,长沙市少数干部也不例外。

  长沙市调整工作手段,责成督查部门开展“点对点”督查、“地毯式”核查。截至目前,除具有特殊保密需求的市教育考试院、市检察院等少数单位之外,市属单位的围墙和栅栏已基本拆除。市区两级财政还安排了专项资金,帮助100多家“拆墙透绿”责任单位做好机关大院开放以后的安保措施和保洁工作。

  长沙市芙蓉区机关大院方圆数公里内可供市民休闲的绿地极少,而大院内的满园秀色曾长期被“锁”在围墙内。围墙拆除后,机关大院的停车场、篮球场、羽毛球场、自行车停靠点、厕所等设施,都实现了24小时免费对外开放,原来的园林绿化区域新修了供市民漫步的便道,在大院四周还增添了不少入口。

  湖南省委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覃正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长沙市推倒围墙、围栏,不仅实实在在还绿于民,也帮助机关单位化解了“门难进”印象,有利于融化政府与民众潜藏的“心墙”。

责任编辑:吕膨江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