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被负债 身份信息一直被人冒用举债高达7900万

昨日,南方都市报以《如何证明我才是我》为题,报道了深圳男子刘汉廷的遭遇:2012年以来,刘汉廷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一直被人冒用,并被当成深圳几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四处举债,四年下来,至今涉32宗诉讼案,已被负债超过7900万。

      原标题:广东一男子被负债7900万

  昨日,南方都市报以《如何证明我才是我》为题,报道了深圳男子刘汉廷的遭遇:2012年以来,刘汉廷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一直被人冒用,并被当成深圳几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四处举债,四年下来,至今涉32宗诉讼案,已被负债超过7900万。

  身份证例行检查 发现身份信息被冒用

  华商报:能简单谈谈你的个人信息吗?

  刘汉廷:我是广东惠来靖海镇人,1973年出生。20多年前,我只身来到深圳打工,最初给别人做装修,后来自己做点小生意。日子平稳下来后,在深圳结婚、生子,一切都还算顺利。

  华商报: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出现了异常?

  刘汉廷:2011年深圳一次身份证例行检查中,民警发现我的身份证信息和联网系统里的照片不符,网上图像是另一名陌生男子,民警怀疑我的身份是假的,将我带到派出所调查。之后,民警证实我的身份没有问题,才将我放了出来。当时我才知道,我的身份信息被人冒用。

广东男子被负债 身份信息一直被人冒用举债高达7900万

  华商报:你之前是否丢失过身份证?

  刘汉廷:从来没有,这点我可以肯定。

  华商报:那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刘汉廷:2009年给女儿登记户口时,我曾将户口本等资料交给他人委托办理,如果真的出现问题,这个环节最有可能。

  华商报:发现身份信息被冒用后,你采取了哪些措施?

  刘汉廷:当时我就和户籍所在地惠来警方取得了联系,说明了情况。靖海镇派出所让我将户籍信息、照片邮寄回去,重新为我办理了身份证。

  华商报:户籍所在地公安对你的身份信息被冒用是怎么解释的?

  刘汉廷:当地派出所一直没有正面回应我的疑问,只是说我的个人信息修改了就行。

  涉32宗民事诉讼 欠款总额达7900万

  华商报:啥时候收到第一份催款通知书?

  刘汉廷:噩梦开始于2012年12月8日。当天,我突然接到深圳一家银行打来的催款电话,说我信用卡透支了37万元,让我赶紧还款。我当时一下就懵了,因为我根本没有办理过这些业务。结果银行准确说出了我的身份证号、名字和地址。我赶紧去银行了解情况,一进门,银行业务员就说不是我,因为我和身份证上的“刘汉廷”不是一个人。这时我才知道,2011年办理新身份证时,联网信息上我的图像仍然是先前冒用男子的。对此,户籍派出所说网上图像不准确,一切以户籍所在地的图像为准。

  华商报:你现在知道冒充你身份信息男子的真实身份吗?

  刘汉廷:听深圳警方说冒用男子叫刘沛威。目前已经被深圳福田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华商报:你们认识吗?

  刘汉廷:不认识,听民警说当事人也是广东人,和我家相距几百公里。

  华商报:你说冒充你的男子共欠很行7900万,是怎么算出来的,有没有夸大的成分?

  刘汉廷:只可能少,不可能夸大。据我了解,冒充我的男子在深圳贷款买了好几处房产,包括一幢别墅,还注册了公司。我知道的这些固定资产至少在5000万以上。7900万是我在法院网查到的我被列为被告的32宗民事诉讼的欠款总额,都是有据可查的。

  华商报:催款人都有哪些?

  刘汉廷:主要是各类商业银行,也有个人,还有民间借贷公司。

  家人遭讨债公司恐吓威胁

  法院称资料无法更改,还得承受欠债

  华商报:这些欠款对你的生活造成了哪些影响?

  刘汉廷:首先,我上了很多银行的不良征信纪录,办不了信用卡,没办法正常借贷。这都是小事,让人烦恼的是,我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律师函,接待不同律师的上门追讨。更令人受不了的是,很多债权单位将催款业务交给了追款公司,他们或者不分昼夜地打电话催款,或者上门恐吓、威胁我的家人。更甚者,我们走到哪里,追债人就跟到哪里,我们的生活完全乱了套,我和妻子没法安心工作,孩子们没办法上学,一家人整天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还有,作为“失信人”,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法院查封、冻结、执行我的财产,这几年我在深圳做生意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办银行卡,不敢办理与之有关的业务,做生意像跟做贼一样,不能光明正大地做。

  华商报:现在做生意涉及到转账等业务怎么办?

  刘汉廷:我做的是小生意,平时结付尽量使用现金,实在不行,就用老婆的银行卡。我知道老婆的银行卡也有可能被法院冻结、划扣,因此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华商报:目前,你的正常出行比如乘坐飞机、高铁有没有受到影响?

  刘汉廷:这几年,我一直没出过远门,因此不知道上述出行方式是否受到影响。

  华商报:对于追债者的骚扰威胁,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刘汉廷:每次追债人上门追债,我和家人都会一遍一遍向对方解释,但无济于事。遇到严重影响生活、工作的骚扰时,我们会打电话报警。报警会暂时解决问题,但民警一走,追债者又上门了。后来,我们咨询了律师,向当地公安机关申请了一份情况说明,再有人上门追债时,我们会拿出公安部门出具的说明,暂时起到了一些作用。几家银行看到公安出具的证明,已经消除了我的不良征信记录。但也有一些银行、追债公司对公安的证明不予认可,仍然向我追债。

  华商报:公安机关现在修改了你的身份信息吗?

  刘汉廷:经过我的多次反映,今年2月份,公安部门修改了我的身份信息,现在我的身份信息和图像是相符的。

  华商报:修改身份信息加公安证明,你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没有?

  刘汉廷:没有。尤其是法院这块,我拿着公安出具的证明找法院,希望法院消除我的相关记录,但法院说案子已经办结,资料无法更改,我还得承受欠债、被追债的命运。

  华商报:那问题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刘汉廷:不知道啊,只希望公安早日破案,犯罪嫌疑人早日落网,还我清白,恢复我们一家平静的生活。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