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今冬将迎突破 目标全面市场化

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有望在今年冬季迎来一次突破。日前中石油和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召开研讨会,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人士表示,非居民用天然气今年冬季调峰气价将在20%的范围内上浮,上游企业需要与下游企业充分协商提价。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全面市场化。

  原标题:国家发改委:非居民用天然气调峰气价将在20%的范围内上浮

  据报道,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有望在今年冬季迎来一次突破。日前中石油和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召开研讨会,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人士表示,非居民用天然气今年冬季调峰气价将在20%的范围内上浮,上游企业需要与下游企业充分协商提价。同时还表示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全面市场化,交易市场的建设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举措。

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今冬将迎突破 目标全面市场化

  据了解,去年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对非居民天然气价格每立方米下降0.7元,并表示,将非居民用气由目前实行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降低后的门站价格作为基准门站价格,供需双方可以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方案实施时门站价格暂不上浮,自今年11月20日起允许上浮。

  今年上半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加9.8%,以此来估算,今年北京天气用气量可能会达到160亿立方米,有专家表示“一旦出现极端天气,北京天然气将出现气荒”。

  此前在国家发改委组织的冬季天然气市场供需协调分析会上,来自“三桶油”的参会人士已经表示,由于华北“煤改气”项目的快速推进和新增电厂用气增加,今冬明春的天然气供应很有可能出现短缺。

  关于这个话题,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做出了分析点评:

  韩晓平:我觉得,“三桶油”的专家说要上调汽价来应对气荒这个做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因为现在全世界的天然气供应是非常充足的,而且价格也非常低,特别是到中国沿海很多地方的液化天然气价格大概只有一块多人民币每立方米。造成现在天然气供应紧张的一个矛盾还是我们天然气的改革滞后了,我们的市场现在开放的不足。现在如果涨价,不仅对整个市场不好,而且对“三桶油”也不是一个好消息。中央最近提出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去产能、去库存主要集中在煤炭上,而补短板的关键就是要补天然气。我们中国的天然气在2014年的比重不到6%,而欧洲是22.2%,全球是23.8%,美国已经达到31.2%,连印度的比例都达6.5%,都超过了我们。所以 天然气的比重不足,使我们缺乏一个灵活、清洁、高效的能源,我们大量的可再生能源在使用上就变得非常困难,我们没有足够的调控能力,导致了我们去年水电弃掉了400亿,今年可能水电要弃掉将近800亿,我们弃风去年是339亿,今年预计要增加一倍。所以,如果这个短板补不上的话,那么我们的能源结构是很难进行根本性变化的。

  另外,现在天然气的价格实际上是非常高了,我们东南沿海很多工业用气的价格是三块五到五块四,而美国的工业用气价格只有九毛钱。我最近碰到一些僵尸企业,它们在抱怨,说我们怎么怎么僵尸的,到底谁是吸血鬼,你看看我们的气价,看看我们的电价、运费都那么高,我们怎么去赚钱?所以,这个问题恰恰是我们在降成本过程中要解决好的。现在像四川这样一个天然气非常丰富的地区,居然工业用气价格达到3块钱,有的时候你想一想这天理何在?这个地方天然气那么丰富,页岩气那么丰富,产量那么大,结果这些企业坐地起价,把价格搞的这么高,如果这个时候还要再涨价,我觉得对大家来说都是非常不明确的。

  我们已经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了,就是在“十二五”,原定的计划是到2700亿立方米的消费目标,但是由于反复涨价,最后只完成了1920亿立方米。恰恰是因为这些天然气的价格太高,导致很多的企业不能用、不敢用、不想用。天然气的需求上不去,反而导致了我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地方政府本来治理雾霾、治理环境应该用更多的清洁能源,但是三大公司也好、地方的一些管网公司也好,都觉得你们要用气,那我就坐地涨价,涨的结果是大家都不用,反而导致这些公司陷入了困境。我们知道2015年像中石油的整个营业收入下降24.4%,净利润下降了66.9%,到今年中期报的时候他们的利润同比还在下降。中海油现在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情况,他们内部已经在讨论公司的存亡问题,因为中海油在油方面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而气价太高,市场又没办法弥补。所以在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能发出错误的信息,一旦发出错误的信息,很多企业不用气,那么就会导致你的市场进一步的萎缩。

  另外,所有的企业都要意识到,天然气并非是不可替代的,我们现在的可再生能源完全有可能替代天然气。最近国家发改委有一个领跑者计划,对光伏进行招标,在四川曝出了每度电六毛一分钱,两个星期之后在内蒙古包头的领跑者计划招标中,我们发现很多企业价格都低于6毛钱,其中像华电报出的价格达到了5毛2。6毛钱如果扣掉增值税,就比北京的居民用电的价格还要低了。如果大家用这么便宜的电,而且最近还有很多企业也制造出了一些非常简便的低成本的储电装置,成本非常低,那就意味着很多中国的中小家庭、小企业都可以用这些清洁能源,用屋顶光伏,用一个充电宝,然后来解决自己的整个用电。这样的话,它们就可以用类似于热转换等一些技术,不用天然气了。如果大家都不用天然气,那么你们这些企业的天然气卖给谁呢?如果说大家不能够改变意识,不能够降价,不能够竞争,最终的结果就是死期不远了。

  经济之声:天然气这种能源,比如说在电力领域、在能源领域,它应该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

  韩晓平:它确实是承上启下的位置,因为我们过去以煤为主,煤炭在我们的整个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是65%以上,就导致了我们整个能源领域一是污染大,二是效率低,三是温室气体排放多,四是调节不灵活。很多国家在进行能源结构转型中都是大量使用天然气来替代煤炭,而在中国,我们由于天然气资源掌握在很少的一些企业手里,他们的创新能力也不足,创新的意愿也不是那么强,所以导致我们的成本也降不下来,气价又非常高,所以天然气在中国能源比重中不能够起到一个很好的调节灵活的作用。以前我们没有办法逾越这个门槛,因为以前我们的可再生能源不稳定、不确定,但是今天由于我们的充电技术实现了突破,我们就可以把电存起来,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天然气迟早也是要被替代掉的。

  经济之声:天然气成本高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国际气价便宜,而咱们的用气成本还这么高?

  韩晓平:成本高的主要原因是竞争不足。因为我们的气基本上控制在三大油气公司手里,中石油在整个天然气的资源上控制了67%,中石化控制的资源非常少,中海油基本在海上不让上岸,这就导致了我们大量的资源集中在中石油手里。但是我们知道,天然气的开发需要大量资金,但是中石油仅仅靠自己,目前经济上又不好,他的整个盈利能力又非常差,它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投入。另外它是内部的企业在做,互相之间没有一个竞争的意识,所以成本迟迟压不下来。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是要进行油气改革,要把“鲶鱼”放进来。其实最优秀的人才、最优秀的装备、最优秀的技术还是集中在三大油手里,特别集中在中石油手里头,但是因为没有“鲶鱼”,大家不着急,一旦把“鲶鱼”放进来以后,把大家逼急了,我想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经济之声:一般当一种商品价格特别高的时候,会有很多市场的增加者会来提供更多的商品,从而把这个价格会放下来。那么,现在天然气的价格这么高,却没有出现这种一般商品的情况,原因是什么?

  韩晓平:天然气的价格非常高,但是由于市场不让别人进来,所以别的人想进来进不来,那么没有竞争,价格就降不下来。一方面,由于你的价格太高,其他人不敢用,而且你还不断地释放出要涨价的信号,大家说一用天然气你可能要涨价,所以我可能被你套牢了,所以大家千方百计想一些别的技术,比如说用生物质,比如说用一些清洁煤,大家都绕着走,最终导致你也没有市场,所以这样一个局面必须要打破。

  经济之声:天然气影不影响咱们国家的能源安全问题?

  韩晓平:天然气其实它的资源非常多,我们自己的资源也非常的多,我们不仅是常规天然气资源多,我们页岩气的资源也非常多。实际上我们通过开放市场,我们周边的“一带一路”国家能够向我们提供的最主要的商品也是天然气,实际上这个天然气一旦建立长期协议关系以后,大家之间谁也不敢轻易撕毁这个协议,他要不给你供了,他的气要供给谁呢,你要不用它的气,你如何去补充呢。所以会使大家的纽带更加坚固。所以,天然气和油不一样,它会使我们的能源更加安全,而且更加多元化。

责任编辑:逯佳琦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