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密集关注楼市热:应采取措施使房屋回归居住属性

近日,央媒关注新一轮楼市热。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人民日报评论”9月26日发文《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引发热议,《经济日报》、《工人日报》今天分别刊文聚焦楼市,吁给新一轮“高热”去火,提醒勿盲目炒房。

  原标题:央媒密集关注新一轮楼市热:全民炒房和全民炒股一样危险

  全民炒房和全民炒股一样危险

  黄晓芳

  染指炒房就像盲目跟风炒股一样危险。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当大多数本可以靠不断奋斗拥有居所的年轻人对房价绝望,城市的创新和活力也容易大打折扣。房价急涨须引起足够警惕,应采取措施使房屋回归居住属性,并建立遏制投机需求的相应机制。

央媒密集关注楼市热:应采取措施使房屋回归居住属性

  眼下,房子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了一个热词。每天,关于房子的新闻充斥各种媒体:在北京,又有人为买房假结婚,以至于有关部门不得不出台文件堵住漏洞;其他类似于半夜楼盘开盘一扫而光、300套房子排队上千号、上千万元的房子选房时间只有一分钟、限购前夜通宵签单,一天售出5000多套房等新闻竞相出现。更有甚者,高利贷当首付,刷几十张信用卡交首付,或者把已有贷款的房屋再次抵押,美其名曰“房屋净值贷”,真是无奇不有,每每挑战人们的想象力。

  有专家称,购房热正朝着全民炒房方向发展,担心重蹈去年全民炒股的覆辙。去年年初股市一路高歌冲过5000点,股市几乎是人们见面必谈的话题,多少人流连于红红绿绿的股市行情,梦想着一夜暴富。互联网金融为之添火,很多人凭借这个渠道,几十倍场外配资炒股。哪知股灾不期而至,很多股民自诉只能流泪关灯吃面。时至今日,股市尚在3000点徘徊,而曾经的股市喧哗又转到房地产领域了。

  巴菲特曾说,投资的秘诀在于大多数人恐惧时贪婪,大多数人贪婪时恐惧。正所谓人多的地方不去,否则一拥而上的踩踏风险大增。房地产本来是高杠杆行业,不管开发商还是消费者,都可较大幅度使用贷款。这也使房子在基本的居住功能之上,被赋予了较大程度的金融功能和炒作空间。过去十几年,中国房地产确实造就了只涨不跌的长牛神话,其中有城市化进程、人口流入、居民收入提高、经济增长等诸多基本面原因,是符合客观规律的。但须客观认识到的是,当前一二线城市房价不仅相对居民收入较高,从绝对值来说相当的高。有统计发现,全球12大房价最高城市,中国就有4个。而且,从上涨时间来说,也确实很急,不少楼盘价格一年之内甚至已经翻番。

  法国社会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曾对群体行为有过分析,认为群体容易跟风、丧失理性判断,此外,还是冲动、多变和急躁的。试想一下,房价总不能涨到天上去,击鼓传花总有停止的一天。如果一旦形势急转直下,蜂拥而上买房的人会不会心态大变,到时会不会像去年股市变盘一样,又是蜂拥而出,引起一片踩踏?

  有报道称,一家ST的上市企业,如出售在北京的2套学区房,就能成功保壳。有人甚至专门算了一笔账,如按2200万元的价值估算,900多家上市公司上半年利润不及北京2套学区房。确实,这两年常听到不少企业家抱怨生意难做,辛辛苦苦赚的钱买不上一幢楼。现今,我国民营经济投资呈下降之势,其中不排除有些企业家把资金抽出投入了房市。

  人都有渴求财富的心理,除非刚性需求,没有多余的钱,就不要染指炒房这种高风险致富途径,否则像盲目跟风炒股一样危险。当然,除了购房者的理性,社会各有关方面都应营造理性投资的氛围。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当大多数本可以靠不断奋斗拥有居所的年轻人对房价绝望,城市的创新和活力也容易大打折扣。

  我国房地产长期而言,仍然有一定发展空间,但就当前而言,房价急涨须引起足够警惕,应采取措施使房屋回归居住属性,建立遏制投机需求的相应机制,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适时推动财税、土地等领域的制度改革,以实现房地产的长期稳健发展。(本文刊于《经济日报》第9版)

  “高烧”楼市亟待“去火”

  记者 方大丰

  9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2016年第三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53.7%的居民认为目前房价“高,难以接受”,42.9%的居民认为目前房价“可以接受”,仅有3.4%的居民认为“令人满意”。

  对于掘金房地产业的单位和个人而言,“金九银十”在这个秋天正被证实为“金科玉律”——媒体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进入9月,一线城市作为本轮“楼疯狂”的领涨先锋,成交均价都创出了历史新高。

  种种迹象表明,一线城市的楼市“高烧”,正以不可阻挡的势头蔓延到二、三线城市。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月份70个大中城市房价来看,超过90%的城市房价出现上涨。

  虽然在一些楼市异常火热的城市,当地政府认为目前的房价还处于“理性的”区间,但同时也不能不承认:过度投资或投机的苗头正有蔓延之势。

  9月16日,杭州这座被称为今年最有影响力的城市宣布了限制外地人购房的政策,成为继厦门、苏州之后,第三个宣布“限购”的二线城市。合肥、南京、武汉等地则宣布了“限贷”。分析师预计,很可能会有更多的二、三线城市出台“限制性”政策。

  不过,有舆论认为,仅仅依靠限购、限贷等单一调控手段,恐怕不能从根本上遏制楼市“高烧”。而且,不少专家不无忧虑地表示,限制性政策也可能像股市的“熔断”一样,“刺激”人们潜在的“投资预期”。最有说服力的就是,杭州宣布限购的前一天,人们疯狂“下单”,创下了单日成交5105套房屋的罕见纪录。

  此外,北京的“假结婚”现象,更表明在楼市“高烧”并已经冒出了腾腾“虚火”的情势下,“限令”出人预料地推升了一些人的“投机”或“投资”冲动。

  这种冲动正在向其他城市蔓延。比如,有媒体报道:合肥炒房团已经“潜入”邻省省会长沙。中秋假期,看楼和谈论楼市几乎成为这座房价一直相对平稳的城市里各种聚会的必谈话题。

  无论如何,“追涨”的情绪正在酝酿之中。对于那些房地产业仍然处于艰难“出清”周期的城市而言,这或许正是政府和开发商梦想的利好。

  一方面,舆论在高呼“楼市疯了”;另一方面,在谈及楼市调控策略时,也有不少官员和专家倾向于“一城一策”。比如,在去库存压力巨大的一些中西部地区,进一步加大利率优惠等刺激性政策力度的呼声也很高。

  无论如何,保持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是中央政府一贯的态度。虽然政府从来没有公布过明确的资产价格目标,但人们普遍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希望房价涨幅与经济增速一致——当房价过热时,政府对信贷增长“踩刹车”;当房价开始下滑时,则试图放松信贷并放宽居民的购房限制。

  经历了2013年和2014年的低迷,有关部门的“运作”使得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重拾升势,并最终成为脱缰的野马——一线城市和重点二线城市频频涌现的“地王”向仍在犹豫的人们释放出最明显的信号:楼面地价一飞冲天,房价能不涨吗?而宽松的房贷政策则促使人们相信:政府是在鼓励居民加杠杆买房。

  站在不同的视角,分析者或许能够解释中国房地产价格的中长期走势。但毫无疑问的是,当前中国楼市出现的虚火,需要的不是“解释”,而是立足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大局,探寻“房价暴涨”的解决之道。(本文刊于《工人日报》第4版)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