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毕业生成廉价工作机器 亚洲劳动力市场现危机

港媒称,亚洲正在经历一场毁灭性劳动力市场危机。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也存在过劳死现象。在日本和韩国,都有类似的说法。经过一番调查,真相浮出水面:亚洲正在经历一场毁灭性劳动力市场危机。以下是原因所在。

  原标题:港媒:中国毕业生成廉价工作机器 成本低过买软件

  港媒称,亚洲正在经历一场毁灭性劳动力市场危机。

中国毕业生成廉价工作机器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26日报道,“过劳死,我们快被工作累死了!”一位从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的年轻毕业生说。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说:“你想象一下。几千万年轻毕业生,竞争区区几百万个收入不错的工作岗位。我们经常每天工作11个小时,通勤还要3个小时,然后回到一间和其他4个人合租的房子里,因为我们付不起租金。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工作一点儿意思都没有。我们慢慢地变成了人类机器。”

  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也存在过劳死现象。在日本和韩国,都有类似的说法。经过一番调查,真相浮出水面:亚洲正在经历一场毁灭性劳动力市场危机。以下是原因所在。

  从2006年到2015年,该地区人口最多的10个国家,创造了大约1.35亿个新增工作岗位。这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不然,因为同期的劳动力数量,即16至65岁人口的数量,增长了2.45亿。换言之,亚洲的工作岗位增加速度,跟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就业赤字在印度、中国和巴基斯坦最为严重,分别达到7900万、2300万和900万。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业赤字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因为很多家庭妇女不需要工作。尽管如此,这种变化不可避免地加重了失业和非正规就业,导致异常激烈的竞争。

  亚洲的劳动力市场危机并不仅仅是岗位数量不足;很多工作的报酬,不足以弥补生活成本的上涨。以印度为例。最低工资自2006年以来增长了1倍,但物价也同样增长了1倍。在印尼,月工资水平自2006年以来增长了85%,而物价上涨了65%。在菲律宾,这个比例是71%:49%,在韩国,是47%:28%。如果扣除生活成本上涨,平均每年的实际工资增长只有2%。工资上涨的很大一部分,都被生活成本的增加抵消了。

  中国是一个特例,该国的工资增长远高于物价上涨。然而,很多工人被迫离开生活成本更低的小城市,前往房子更小、但房价更高的大城市,因为新增的就业机会大多是大城市创造的。正如在北京的受访者所说的:“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任何东西,但这需要很多的钱。我们在保险、交通和很多其他服务上的花费,都比在老家贵得多。”

  如果说这些还不够证明什么,那么,调查显示,在亚洲,有超过1/3的工作不令人满意。在越南、中国、韩国和日本,工作满意度尤其低。在制造业,尤其是全球电子生产商和服装商的大型加工厂,人正在变成机器的现象尤为突出。

  如果说小工厂最主要的问题是安全,那么,大工厂的问题是枯燥。人对生产过程的贡献,被局限于一项单一的任务,这项工作只涉及一个动作和大脑的某一部分。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劳动保护要求工人们实际上一整天都把自己囚禁在面罩、耳塞、鼻塞和防护服里。他们俨然变成了机器人。

  而且,服务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一些人获得了那些少有的机会:有创意的设计师、IT工程师或广告创作者,他们拿着高薪,晚上可以早早地开着SUV,回到一间像样的公寓里去。但大多数服务业从业者没有那么幸运。中国的职员们把文件一份份从一个文件夹转移到另一个文件夹,受过高等教育的市场营销人员在网上筛选地址,放到一个邮件列表里,目标是达到每分钟操作一次!为什么不用软件?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座高大的写字楼里的一间餐厅,一位人力资源经理说:“用年轻的毕业生来做这些工作,比购买软件和进行昂贵的升级要便宜得多。”

  并不是说,这些年轻的劳动者还没有抗议,就不存在危机。事实上,在欧洲工业革命200多年之后,人们仍然被迫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就算人们已经脱贫,但物质上的贫穷正在被物质上的艰辛所取代。这首先是人类的悲剧。它同时还会造成严重后果。在社会压力和人生不如意的气氛中,更容易出现不稳定。它可能成为动乱、民族主义和其他形式的极端主义的孵化器。

责任编辑:吕倩倩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