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与生育焦虑催生冻卵市场 中介兴起冻卵费用多少

去年,时年41岁的徐静蕾在博文中承认,为了给自己留下成为母亲的机会,她选择了远赴美国冷冻卵子。徐静蕾的这一做法,在有着生育焦虑的中国新一代精英女性群体中获得了巨大共鸣。有着婚姻和生育焦虑的女性不在少数,而冷冻卵子为她们提供了一种主动选择人生的可能,赴美冻卵费用20万。

  原标题:27岁白骨精冷冻卵子背后的婚育焦虑:我不能造一个男人出来

  2015年7月,时年41岁的徐静蕾在博文中承认,为了给自己留下成为母亲的机会,她选择了远赴美国冷冻卵子。徐静蕾的这一做法,在有着生育焦虑的中国新一代精英女性群体中获得了巨大共鸣。

婚姻与生育焦虑催生冻卵市场 中介兴起冻卵费用多少

  1989年出生的徐晨(化名)刚刚27岁,有着多年海外留学经历的她在别人眼中一直都是“大胆而前卫”。今年10月,她的生活又将迎来一个新的改变——去美国冷冻卵子。在生活中喜欢尝鲜的徐晨,近两年已经先后完成了视力矫正手术和基因检测。

  “人总归会死,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小孩,所以冻卵可以是一种security(保证),就像买一个保险。我的想法可能跟别人不大一样。”徐晨语速轻快地说。

  “我以前在国外工作,回到国内之后在家遇到亲戚见面都会被问‘你有对象了吗?’‘你结婚了吗?’‘你生小孩了吗?’像我这种人凑合还是蛮难的,生孩子对我而言是一件可以拖一拖的事,但考虑到来自家庭的压力,我需要做一些妥协。”

  今年38岁的苏珊(化名)与徐晨一样是典型的“白骨精”女性(白领、骨干、精英),而她代表着另外一种生育焦虑。至今未婚的苏珊是一家跨国公司在驻上海分部的代表,她既不愿意在婚姻上将就,也不希望因为生理条件的衰退而丧失做母亲的机会。

  “科学上来讲,35岁以上就算是高龄产妇了。我现在这个年龄如果再不采取一些防御性措施,可能就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今年春节期间,苏珊在美国生殖服务机构冷冻了自己的12颗卵子。

  婚姻和生育焦虑催生的冻卵市场

  像徐晨和苏珊一样,在中国有着婚姻和生育焦虑的女性不在少数,而冷冻卵子为她们提供了一种主动选择人生的可能。冷冻卵子,又称雪藏卵子,即取母体健康时的卵子冷冻,阻止卵子随人体衰老,待想生育时取出冷冻的卵子使用。从全球范围来看,卵子冷冻的需求也在不断扩大。

  在中国“冻卵”还是一项收到严格控制的医疗服务。但普遍存在的生育焦虑让不少单身女性选择跨境“冻卵”,由此催生了一类从事海外冻卵服务的医疗中介机构。

  但在中国,“冻卵”还是一项受到严格控制的医疗服务。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规定,“不得对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育技术。即便已婚妇女也需要提供婚姻证明、生育许可证,还要证明自己不育,或要接受可能导致生育能力受损的治疗,比如化疗。该政策在二孩政策实施以后有所放宽,但依然不适用于未婚女性。

  《纽约时报》在今年8月31日一篇名为《中国女性赴海外冷冻卵子》(Chinese Women Head Overseas to Freeze Their Eggs)的报道中,援引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王红霞的观点称,中国政府严格把控辅助生育技术,主要原因是担心会对宏观人口政策等方面产生影响,也可能会造成卵子黑市等问题,即使这有可能牺牲一部分群体的生育权,比如单身女性。

  中介兴起

  政策限制的另一面,是吸引国内客源到国外完成冻卵的医疗中介机构兴起。

  萌生了冻卵的念头之后,徐晨先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通过纪录片了解了冻卵的过程和技术手段,通过朋友的介绍,她成为了一家海外冻卵初创公司”芝麻俪”的“种子用户”。

  “芝麻俪”创始人、CEO陈尔东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描述了公司客户群体的共同特征: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体面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对于新鲜事物有一定的接受程度,同时不愿意被婚姻生育去绑架。

  从耶鲁毕业的陈尔东首次创业进入的是海外留学领域,创办”芝麻俪”的想法,来自身边的女性朋友们。

  “有时候我会在朋友圈当中会扮演‘妇女之友’这样的角色。当遇到一些优秀的女性朋友向我吐露她们对婚姻家庭的忧虑时,我会告诉她们,‘不应该为了要结婚或者生育,仓促跟一个没有那么喜欢的人在一起。’虽然一线城市的精英女性选择单身是一个颇具普遍性的现象,但是科技的进步实际上提供了一种类似“后悔药”的选项,就是冻卵。”

  据陈尔东介绍,”芝麻俪”引入“常青藤模式”,合作的医院主要来自美国常青藤大学的医院,再加上部分常青藤以外的,诸如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这样的具备常青藤水准的顶尖高校医院。医院总共有十家左右,横跨了美国的东西海岸。

  赴美冻卵费用20万

  尽管有很多单身女性了解过冻卵,但真正踏上冻卵之路的并不多,高昂的医疗成本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陈尔东也表示,“国内冻卵主要客群还是集中在高知女性群体。”

  苏珊告诉记者,她在美国前期取卵的完整的一套手术加排卵药物的费用接近1万美元(约合6.6万元人民币),前三年每年卵子的保管价格为500美元(约合3300人民币),之后每年的保管价会翻番变成1000美元/年。

  据了解,”芝麻俪”的客户前期视情况需向公司支付1万-2万美元的佣金,这笔费用包括了”芝麻俪”所提供的咨询服务,以及在前往美国的路费和食宿费。之后的诊疗费用就按照当地医院的收费来进行。整个过程的花费大约在20万元人民币。

  “前往不同的医院进行冻卵的话,有不同的收费标准,比如以纽约大学医院为例,我们帮客户完成这个过程,纽约大学辅助生育中心会在前面3年免费冷冻,第4年开始每年付1000美元的冷冻费。”陈尔东说。

  冻卵技术并非万无一失:复苏率70%-80%

  价格之外,冻卵技术也并非万无一失。数据显示,虽然卵子冷冻技术已经日趋成熟,但冷冻卵子的复苏率只有70%-80%,换句话说100颗被冷冻的卵子中可能只有70颗最终可以恢复活性。取出卵子之后,想要孕育出下一代,进行试管婴儿(IVF)的成功率也只有40%-50%。

  自1986年世界上首名慢速冷冻卵子宝宝诞生至今,全球已有百余个经“冻卵”复苏技术成功孕育的试管婴儿,这些孩子的未来健康状况如何,会不会受到“冷冻卵子”的潜在影响,目前尚无精准的数据予以佐证。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张国福医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取卵、保存、冷冻、解冻等各个环节都存在风险。尤其是保存环节,一定要在不间断的恒温条件下存储,医院在管理上更不能张冠李戴,搞错标签。

  尽管冻卵服务适用人群广泛,但张国福还指出不是所有女性都适宜冻卵,“身体状况不允许怀孕,或者有遗传疾病不适合再生育者,就不推荐再冻卵了。还有一种是卵巢功能明显减退,已经无法取到卵泡者也不要盲目听信机构。”

  伦理风险

  而在中国,冻卵市场发展缓慢,除了政策的原因,社会的传统观念以及冻卵可能产生的伦理风险也是一大障碍。

  “如果我做这个事情,很可能我不会告诉我爸妈,因为他们还是蛮传统的。这个事情是我自己要去做的,他们不需要知道太多。”徐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即便对于未来的伴侣,她也打算视情况告知对方自己曾经冷冻过卵子。

  “从文化的根基上面来说,传统的社会价值并不鼓励单身女性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冻卵就意味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孕育下一代,这产生了一种暗示——我暂时不要孕育下一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跟传统思想中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宗接代观念是相违背的。”陈尔东说道。

  另外,从伦理风险的角度,如果存在一些滥用的不当行为,可能也会引发社会矛盾,成为不安定的因素。“为什么国内都要求冻卵的女性提供‘三证’呢,大概也是这样的考虑。”为避免这样的情况,陈尔东称,““芝麻俪”会为客户安排法律顾问,而美国的不少医院在手术前也会签署相关的约定文件,譬如承诺将来不会把卵子用于怎样的情形,这个方面各个州的要求都不一样。”

  “一个未必完全正确的选择”

  不过,冷冻了卵子,生育焦虑却一直存在。

  当被问到未来的打算时,徐晨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婚姻或者伴侣,就是一种人生合伙人。最难的一笔生意。冻卵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我不能制造出一个男人来。”她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自从冻卵之后,好像没有了后顾之忧,更多的精力被放在了工作上,反而更加没有在考虑结婚的问题。其实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完全正确的选择。”苏珊在采访的最后向记者感慨道。

责任编辑:逯佳琦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