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老干妈违法被公开处罚 新环保法更具震慑力

环保执法专捡软柿子捏,事实上,这并非个别现象。在贵州省是不是也有同样的问题?在执法时,不是专打小苍蝇,遇到大老虎同样不手软。贵州茅台控股习酒厂及“老干妈”环境违法被公开处罚,新环保法更具震慑力。

  原标题:贵州茅台控股习酒厂及“老干妈”环境违法被公开处罚

  都说新环保法是长了钢牙利齿的,那要看它咬了谁!在贵州,这一点不容质疑。

  茅台酒厂、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无疑都是“老虎”级别的大企业,在贵州省环保厅厅长熊德威看来,大企业违法了一样要接受处罚。

新环保法

  新环保法实施后,贵州省在全国率先实施环保、公安、检察院三部门联合挂牌督办违法案件,对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公职人员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一律追究行政责任。

  “如今在贵州,环保执法已不再是环保部门一家的事,今年年初,贵州省政府将‘利剑’行动提升为‘六个一律’环保‘风暴’。”近日,贵州省环保局环监局局长田获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贵州省开展环保执法行动以来,仅移送公安机关案件就有142起。

  花溪废机油案被公安部挂牌督办

  从2014年6月开始,贵州省织金县夏大平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租用花溪区城乡接合部的民房空地非法转移、处置废机油,将含水废机油抽入隔油池内进行水油分离、除渣等初步处理,废渣倒入路边垃圾池内焚烧,含油废水排入渗井或渗坑中。到2015年2月,共排入约1500公斤,不含水的废机油被非法销售,共售出约400吨,现场露天堆放约25.26吨。

  “这起案件被公安部挂牌督办”,据田获介绍,这起案件也是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以来,贵州省查处的首起非法处置废机油涉重金属犯罪案件。在这起案件中,已有6人被捕,仍有部分嫌疑人逃到国外。

  今年7月7日,贵州省清镇环保法庭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夏大平被以环境污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事实上,贵州省查处的此类案件还有很多,比如:玉屏县湘盛化工有限公司非法转运处置危废案涉贵州、广东、湖南三省,影响较大,主要负责人已被刑拘;

  麻江县宏发硅业有限公司重金属超标污染环境案,凯里市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第二次庭审,被告单位贵州省麻江宏发硅业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公司两名主要负责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及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和10万元;

  毕节市雍县污水处理厂自动监控设备运行作假,主要责任人被拘留15日……

  田获告诉记者,这些案件的查处,都是贵州省启动“六个一律”环保“利剑”执法专项行动以来的部分成果。

  据介绍,早在2014年,贵州省就在全省启动了“六个一律”环保“利剑”专项执法行动。今年年初,贵州省政府将“利剑”行动提升为“六个一律” 环保“风暴”执法专项行动,以打击“黑烟囱”“黑废水”“黑废油”“黑废渣”“黑数据”“黑名单”等“六黑”环境违法犯罪行为为重点,对环境违法案件分类采取刑事审判一批、行政拘留一批、行政处罚一批、停业关闭一批、挂牌督办一批等“五个一批”分类处理。

  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全省已责令停产企业914家,责令限期改正企业1862家,责令关停取缔企业328家,查处各类环境违法案件2480件,共计处罚金额1.09亿元;同时对390件环境违法案件采取了按日连续计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以及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等措施;此外,还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142件,公安机关依法对107名涉案人员实施行政拘留;在这些案件中,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有19件。

  安龙县委书记被取消评优资格

  环保监管缺位、不到位甚至失职渎职,是近年来饱受诟病的问题。但是,对此各地似乎也没有什么根治的办法。而贵州省所推出的“六个一律”措施,就有针对监管人员不履职情况的。

  据田获介绍,“六个一律”中有一个规定,即排污单位严重违法导致出现较大以上突发环境事件和造成严重后果且社会影响恶劣,其中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公职人员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一律追究行政责任。

  贵州省独山县也被称作水晶之乡。近年来,独山县水晶产业无序发展,污水废渣乱排乱倒,严重污染环境。据介绍,污染最重时,曾经出现“牛奶河”,水中还掺杂有重金属。

  独山县水晶产业无序发展致环境严重污染问题,也进入了贵州省的专项执法行动,贵州省环保厅等部门下发通知要求独山县所有水晶企业入园统一规范发展。

  在规范企业的同时,贵州省对负责直接领导责任的独山县两个乡镇分管领导给予党内警告处分,黔南州政府约谈了独山县分管环保的副县长,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对县环保局长进行了诫勉谈话。

  安龙县是贵州省有名的金县,黄金开采在安龙县已有30多年历史。原有的粗放开采方式给安龙的生态环境造成创伤。

  在安龙县万人洞以及豹子洞矿区,记者仍可看到被“开膛破肚”的山体,大片山体、岩石裸露。安龙县海子镇党委书记杨希告诉记者,黄金产业是安龙支柱性产业之一,最乱时曾有100多个采矿点同时开采。

  2014年8月,贵州省环保厅和公安厅组成联合执法组对安龙县黄金开采行业开展全面排查,对未批先建的万人洞金矿和海子金矿以及尾矿库不能满足生产要求的金龙黄金公司实施省级挂牌督办,并责令3家企业停产整治。

  在处罚违法企业的同时,当地负有领导责任的政府负责人也同样受到处罚。据田获介绍,因黄金开采管理无序导致生态环境破坏,安龙县县委书记被省委取消了参评“全国百名优秀县委书记”的资格。

  在万人洞以及豹子洞矿区,当地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两个矿区已经开始着手生态恢复并已取得初步成效。万人洞金矿经理李文军透露,目前已投入整改资金500余万元进行生态修复。在豹子洞金矿修复区,记者看到废弃采场和废渣堆场上已经绿草连片,许多地块平整后种上了玉米。通过矿山复绿,原本黄土外露的山头开始复绿。

  “对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公职人员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一律追究行政责任。”本着这个一律,田获说,近年来,贵州省处罚了一批环保官员。因对高速公路沿线“黑烟囱”整治不力,安顺市1名市(州)级环保局副局长、1名副支队长,1名县环保局长、两名县大队长被全省通报批评。

  此外,今年,贵州黔南州独山县与某公司以建设休闲草场为名,违规占用林地建设高尔夫球场,黔南州副州长、独山县委书记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黔南州副州长还被免去了副州长职务。

  严格执法第一刀砍向茅台酒厂

  环保执法专捡软柿子捏,事实上,这并非个别现象。在贵州省是不是也有同样的问题?在执法时,是不是专打小苍蝇,遇到大老虎就绕道走?

  对于《法制日报》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熊德威的回答是,在贵州省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我们严格执法第一刀砍向谁?就是茅台酒厂。”熊德威告诉记者,贵州省在贵州日报上公布的第一个挂牌督办的案例,就是茅台酒厂控股的习酒厂。

  说起处罚习酒厂的过程,熊德威记忆犹新:“当时的机遇非常好。2013年下半年,时任省委书记赵克志和省长陈敏尔到茅台酒厂调研,议题是‘茅台酒可持续发展和保护’。在座谈会上,领导专门问我,茅台酒厂执行社会责任怎么样?”熊德威说:“我当时就放了一炮,茅台酒厂履行了一些社会责任,但是就排污的角度,它没履行好,有不少污水直排赤水河。”

  “省委书记当时说了一句话,保护赤水河,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书记还说了一句特别意味深长的话,他说,茅酒厂,我们不担心被市场压垮,担心被环境压垮。”熊德威说,对茅台酒厂环境问题的整治从此开始,最终习酒厂所有的污水处理厂全部升级改造,规模扩大了一倍,处理能力提高一倍,处理标准也明显提高。

  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是贵州省另一家有名的大企业,对它的环境违法问题,贵州省环保厅同样没有放过。

  “我们在处理‘老干妈’的时候,企业不理解,其中也经历了反复博弈。”熊德威告诉记者,对于大中型国有企业,只要我们动真格,它们的自觉性还是比大部分小企业高得多。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