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赟:美团大众点评新美大合并一周年王兴高潮不落

美团点评(新美大)的传闻再度喧嚣,新美大合并也要一周年了。新美大CEO王兴在2016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夏季峰会上称,到2016年7月,美团点评除外卖业务之外的其他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一年来,他个人比公司低调,但如他所言:十年如一日,天天有高潮。

  文/王赟

  创建校内、海内、饭否,以失败告终。

  他说,乔布斯确实更有戏剧性,更像是一个传奇,但我真心觉得多数人低估了盖茨,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近期,美团点评(新美大)的传闻再度喧嚣,新美大合并也要一周年了。

  他想起曾经的感慨:人生就像走钢丝,往前或许不容易,但是原地不动或向后退更危险。

  新美大CEO王兴在2016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夏季峰会上称,到2016年7月,美团点评除外卖业务之外的其他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

王赟:新美大合并一周年王兴高潮不落

  因为他个人比公司低调,所以1979年生于福建龙岩的美团创始人王兴的很多并不为人所知,却如他所言:十年如一日,天天有高潮。
 

  咖啡、潜水和他的调皮

  高中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王兴是典型的技术男的长相,胸腔里却装着一颗文艺的心,但这是带着科技感的文艺心。

  “我对咖啡没有研究,但我相信每个人天然都有最基本的分辨能力。2006年圣诞前后在夏威夷大岛的Castle Hilo Hawaiin酒店早餐后喝的那杯咖啡令我至今难忘。在那之前我不觉得咖啡好喝,甚至不觉得有多大差别,可是,那一杯真的让我立刻觉得不一样,好香,苦而不涩,入口很温暖但不仅仅是因为温度。”王兴说的是十年之前对咖啡生起好感。

  他还会这样比较,“starbucks的中文名‘星巴克’译得有水平,半义译半音译,简短响亮,不愧是全球老大。老二costa最近也很重视中国市场,却似乎没有中文名。虽说咖啡确实是洋玩意儿,但连个中文名都没有终归影响传播。coffee bean也算前几名吧,可‘香啡缤’这名字真是太难认了,逼我停下来想想是咖还是啡,是缤还是纷。”

  他也会一时兴起,买星巴克和costa的黑咖啡各一杯,交替品尝,反复对比。他会吃长得像一盆绿植的咖啡甜点。

  调皮不至于此,他会在微博上这样记下某一天,“今天北京的天好蓝啊。我忍不住多擦了几次眼镜,以免辜负这难得清澈的空气。”“今天的小小进步是终于会写繁体的‘興’字了。多了搞不来,至少自己的名字得先掌握,虽然似乎也没啥实际用途。”“听coldplay的歌单听到一半感觉像突然插进来一首周杰伦的作品,一看歌名,《princess of china(中国公主)》。好吧,确实有点中国风的感觉……”“有时我会想,和世界领先水平比起来,中国到底是在IT方面还是音乐方面落后多一些?大概是音乐吧。难得碰到一首我一听就有感觉的中文说唱歌:东南的《不将就》。”

  喜欢爬山,也玩潜水,“潜水蛮好玩,一开始很刺激很紧张,适应之后就比在陆地上还更放松,因为在水里的感觉和失重差不多。天梭SEA-TOUCH潜水表功能很多设计很炫,足以让我这个电子产品爱好者都把玩很长时间。”王兴对于第一次开飞机的描述也是刺激,“第一次开飞机,蛮刺激,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开飞机和开车确实有区别:我始终觉得一个运动协调性好的男人几乎不用培训,凭本能和常识就能正常驾驶一辆汽车;而开飞机这事光靠本能和常识还真是不够。想想也对,我们祖先千百万积累下来的基因只有在陆地上奔跑的经验,并没有在空中飞翔的经验。”

  他说越来越意识到小时候玩过的游戏《文明civilization》对他世界观的影响,“吃饭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尤其是当肚子饿了的时候。”

  书、电影和他的翻译梦

  王兴常在微博上发出他对于一些读书的感受,也会调皮地写一段:“刚才鼓励一个mm多读书,本想随口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后来觉得不太妥,就咽下去了。事后一想,只要加一个字就可以了嘛,书中自有颜如(宋)玉。”

  “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现在越来越经常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爸爸书架上某些书。”读书王兴是受父亲影响很深。

  笔者记得有一篇文章中记述:“王兴的父亲王苗对儿女的教育一向宽松、民主,充分尊重儿女意见。他喜欢书,买了很多书,也鼓励儿女博览群书。儿女都是理科生,但人文素养都还可以,不像有的大学生,除了专业知识以外,文化知识少得可怜。”

  离不开书的王兴,会在某年五四青年节的下午,“我以一个近乎老年的方式度过:趁着这难得的好季节好天气,我找了个公园在长椅上看了半本书。令我惊喜的是,亚运村东部的黄草湾郊野公园里居然有野鸭。”

  “金庸的文学水平高低暂且不论,他的作品确实已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并对中文词汇有所贡献,例如「岳不群」一词……‘这个拔屌无情的狗东西’,莫言的语言好生动好乡土……”王兴也常常会看了一遍小说改编的电影,就把小说原文找来读了一遍,再看一遍电影,再读一遍小说,“菲茨杰拉德真是太牛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在我读过的小说里无疑是顶级的。 ”

  因此也会有遗憾发生,“终于把《Life of Pi》的小说原著读完了。文字比起视频有更多细节,更深入,更惊心动魄。或许是为了照顾大众口味,李安改编时已经把书里最直接挑战人性的部分删了,但这样也就把那最黑暗处残留的一点人性之光也一道删了,很可惜。看完小说我倒是有兴趣再看一遍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可惜已经下线了。”

  《十二怒汉》是他最喜欢的经典电影之一,《有限与无限的游戏》(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是他很喜欢的一本书,“我曾想过,如果到2030年这书还没有中译版,或许那时我可以来译。王小波在《我的师承》里写道:‘假如中国现代文学尚有可取之处,它的根源就在那些已故的翻译家身上。我们年轻时都知道,想要读好文字就要去读译著,因为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这是我们的不传之秘。’”

  “老外写的《大数据》这本书中文版竟然比英文版更早出版。中方出版社拿到英文原稿后就迅速组织翻译,三下五除二就印好开卖了。美方出版社动作比较慢,从拿到原稿到出版要四个月时间,kindle版也没法更快。这也算中美的差异之一吧。”是的,王兴甚至购买了三个Kindle,《大国兴衰史》,是王兴阅读榜单上的一个名字,“从古登堡计划里下载了一本免费但有合法版权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原著,周末在kindle上读了一半。必须承认,菲茨杰拉德的文笔配合我的想象力并不能构建出电影里那一大一小两个狂欢派对的场面,导演的再创作能力还是很值得钦佩的!当然,另一方面,电影并无法完全表现小说里一些微妙的描写。”

  王兴在意细节,“阿汤哥在各种电影里扮酷无数,但在我心中,他最有男子气概的一幕是:《少数派报告》里,他唯一的孩子被拐走多年后,他无意间闯入人贩子家中,看到自己孩子和其他众多受害者的照片。阿汤哥怒不可遏的把嫌犯一把摁在墙上,拔枪顶住他的头,但却没有射。”

  小城小伙的小心思

  王兴是龙岩市里第一批拥有电脑的人,他甚至和同学朋友动过卖上网卡的脑筋。王兴有亲戚在邮电局工作,为他触摸互联网提供了便利。通过浏览器打开雅虎的首页,在一个中国的小县城里就能看到美国最新的NBA新闻。

  那是1995年左右的时间,王兴说,回想起小时候玩无线电,“在我们家乡那小城市,买个电阻电容二极管之类的都有点费劲,各种集成电路就更难搞到了。如果那时有互联网,有淘宝,或许我的人生轨迹又会不一样。”

  “我有一件斜纹布的蓝白格子衬衫,1998年(那时上大学二年级)左右在双安商场买的,后来一直陪伴我出国留学,再回国创业。那是一个本土小品牌,叫“比利牛仔”,billy jeans,商标是一个印第安酋长的头像,当年的广告词给我深刻印象:Don't let them steal your dream.”王兴甚至能一双鞋穿10年,那是一双耐克运动鞋,最终在某天前后只差几个小时,左右两边完全对称的位置断裂了,王兴得出结论,“这至少说明耐克的制造工艺是非常稳定的?”

  “随着年龄增长,我的白袜子越来越少,黑袜子越来越多。羊毛袜确实和棉袜感觉不一样,更柔软更舒服,但似乎有点滑顺得过头了。”他对于生活的日常记录总带着一点诙谐的思考,“西裤的裤裆拉链拉下来时那种细腻滑顺的感觉是仔裤拉链完全无法比拟的。”

  “妈妈一进门就说‘我给你买了一盆仙人掌,可以防辐射’。我为有这么一位不太有科学常识的母亲而有几分恼火,但依然为母爱而感动。”细腻如他,王兴是个太爱思考的家伙,“人的消费需求果然是倾向于细分的。现在连一条手机充电线我都想要三种长度:短的配合充电宝用,中等长度的适合在办公桌前或车里充电用,长的适合在家里想要移动各种位置各种姿势时边充电边用手机。”他在思考工作问题时也会突然冒出个疑问:像高迪那样自己埋头画一叠图纸然后让人施工150年建一个教堂,真的是一种好的设计吗?

  对于用本子,他有自己欢喜的设计感,“moleskine会给我这么大触动,是因为它是第一个让我有切身体会的‘轻奢’品牌。它比普通本子的设计、用料、做工都好一些,成本估计也高一些,售价却贵了一个数量级。普通本子卖十几到几十块,moleskine这款在北京颐堤港专卖店里卖两百多,在香港卖155港币(折合人民币120多)。虽然moleskine比普通本子贵许多,但折算下来,我一年用不掉两本(第一本用了接近7个月),所以也就是一年只多花两百来块钱,相比其他开支是小头,体验却好很多。这大概就是‘轻奢’这个定位的生命力和其商业模式的魅力。moleskine这个品牌有过去两个世纪里梵高、毕加索等众多著名文艺人士加持,而且源于法国,但真正的商业运作始于1997年,由米兰一个小型出版商发扬光大。2013年,这个公司在米兰上市了,目前市值8.5亿欧元。”

  与事业有关的交互思考

  “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和面食爱好者,我觉得这个比喻很欢乐:‘传统行业如刀削面,砍一刀是一条面,是线性经济;网络经济如拉面,每拉一次,面条数量会倍增。’”王兴在学习和思考上都很西化,“要承认国外确实比我们要先进,在互联网领域更是如此,确实是他们先发明了东西,然后碰到问题,再去解决用户的需求。就像现在的汽车都是四个轮子一个方向盘,不是国外做四个轮子,在中国做五个才叫创新。”

  他常做中英文对比的思考,“说起来有点令人难以相信,但我想来想去,英语中确实没有‘创业’这个词。‘格局’这词英文怎么译?‘物联网’对比‘Internet of things’, 难得有一个科技概念的中文称呼比英文称呼更简洁优雅。”

  连续的创业,注定停不下忙碌,在某个2月,他生日的那天,他记下,“生日在一个接一个的会议中结束了这个生日。年年有今朝,岁月催人老。十年如一日,天天有高潮。什么叫成熟?杰克·韦尔奇说得真棒:你必须同时拥有自信和谦卑这两种品质。那种组合就叫成熟。”

  王兴觉得,创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事情,多数创业会失败:“所以创业的时候必须去做一个你真的相信的和热爱的事情,就算失败你也会觉得付出这个过程是值得的。二十年前,我的高中数学老师任勇告诉我一个道理:敬业是最好的尊师。”

  “想到中国未来二十年很可能要经历一场社会大变革,我就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去电影院把《悲惨世界》再看一遍。名著就是有这种永恒的魅力。”王兴似乎也在这种宏大思考中找到对于个体的思考,“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在1996年就出版了一本名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书。如果过去十几年还有人曾对这个标题将信将疑的话,移动互联网已经给大家又上了生动的一课。我曾经也认为自己要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并颇为自豪,后来多经历了一些事情,才知道正确的是‘站在规则这一边’,不是谁(以弱者身份)来闹谁就有理就能得利,否则,最终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

  “生命,生命是我们与自己的反复冲突。今天是海子的祭日,而我刚签了一份商业文件,并希望这个世界因此而变得更美好。他25岁就自杀了。我25岁后才开始创业。每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所谓创业辛苦之类的说法简直不值一提。淡定,那都不叫事!”

  但,对于新美大要做的事,他坚持他最初的话——Everytime you spend money, you are casting a vote for what kind of world you want.(作者系齐鲁财富网特约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李松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