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谈楼市:短期内不会崩溃房地产税有五大正面效应

对于目前备受关注的新一轮房价上涨问题,贾康给予了高度关注。贾康说,最新一轮的房价上涨,是以二线省会城市为主,但上涨的逻辑和一线城市是一致的。对于房地产的未来,贾康认为短期内楼市不会崩溃,但如果不建立一个制度,房产市场只能是大起大落,不会健康运行。

  原标题:专访贾康:楼市短期内不会崩溃,但现有手段治标不治本

  “中国金融改革创新有六个方面势在必行。”

  “最新一轮的房价上涨,是以二线省会城市为主,但上涨的逻辑和一线城市是一致的。”

  在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9月24日下午开幕,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出席并发言,并在会后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就目前楼市、供给侧改革等热点问题进行回应。

贾康谈楼市:短期内不会崩溃房地产税有五大正面效应

  谈人民币国际化:要自拆防火墙

  “中国金融改革创新有六个方面势在必行。”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24日在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上表示。

  贾康指出,第一,在中国实质性推进金融多样化改革势在必行。他表示,中国金融某些服务和供给多年来处于短缺状态,如果能有一个比较有效的竞争机制,将能够消除或者至少缓解这种短缺。

  第二,要以金融改革的发展支持实体经济的升级换代,“(中国)前面的经济起飞已经取得举世瞩目的成果,再往后能不能如愿突破天花板的制约升级换代,这是一个现实的考验,金融在这方面必须要发挥它的服务作用”。

  第三,广义概念的政策性金融的发展势在必行。“这种政策性的金融应该有别于一般商业性金融锦上添花的特点,必须要加入健康可持续的雪中送炭机制,没有这些,可能就流于空谈。”贾康说。

  第四,金融与互联网、现代信息技术、新技术革命的结合势在必行。

  第五,金融和PPP的结合势在必行。

  第六,在风险可控前提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势在必行。

  贾康指出,一定要创造条件找到时机推进资本项下可兑换,什么时候中国人有自信自己拆除防火墙,全面开放,才能达到人民币国际化的广阔道路。

  谈本轮楼市调整:

  短期内不会崩溃,但要建立制度框架、长效机制治本

  对于目前备受关注的新一轮房价上涨问题,贾康也给予了高度关注。

  贾康说,最新一轮的房价上涨,是以二线省会城市为主,但上涨的逻辑和一线城市是一致的。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大起之后会不会有大落,能不能从本轮房价调整中产生更好的机制,在以后的减少负面影响。”贾康认为,政府部门应该从此次房地产市场的异动中吸取经验。

  “随着本轮房价的上涨,产生了普遍的社会焦虑,一些地方政府迫不得已采取了一些措施,就是限购限贷,这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贾康说,此前的教训已经说明了,此举会导致房地产市场的大起大落,进而会影响实体经济。

  对于目前社会上关于“投资实业不如投资房地产”的声音,贾康说,这是客观环境造成的,很多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想寻求解决的办法。

  当被问到如果你是企业老板,现在是否也会进入房地产时,贾康说:“这是显而易见的,大家都想在能够在其中赚一笔。”

  那么对于房地产如何才能治本,贾康说,需要建立制度框架、长效机制来治本,而房地产税税就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房地产税从2011年在上海和重庆试点,但截至目前试点没有再扩大。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房产税改革上升为房地产税体系建设,提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但到目前一直没有进展。”贾康说,此前他曾认为房地产税立马最迟不能拖过2017年的两会,“但现在看来可能落空。”

  贾康解释说,“一般来讲人大立法要经过一审、形成草案向社会征集意见、二审、三审,而房地产税立法因为目前争论很多,很可能会像环保法一样经过四审。”

  贾康说,房地产税有五大正面效应,比如促使供需平衡,增加有效供给;推动地方政府职能转变,加强财源建设;调节收入分配,优化财产配置;提升直接税比重,减少“税收痛苦”;推动民主理财、依法理财的制度建设。

  对于房地产的未来,贾康认为短期内楼市不会崩溃,但如果不建立一个制度,房产市场只能是大起大落,不会健康运行。

  谈中等收入陷阱:

  关乎中国命运的顶级真问题

  在不久前,贾康刚刚出版了新书《中国的坎》,在书中他把“中等收入陷阱”称为横在中国面前的大坎儿。

  面对封面新闻记者提问,这道坎究竟有多难跨过?

  贾康说,据世界银行的研究表明,近50年来全球100多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仅有13个国家和地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从上中等收入上升为高收入仅占全球经济体的10%。

  贾康说,仔细研究这13个经济提,毛里求斯曾因为旅游业而发展起来,但近几年又从高收入经济体群组中退出。

  “剩下的12个经济体中,新加坡、西班牙、葡萄牙等绝大多数,从经济体量上来看都是小经济体,它们可为中国借鉴之处寥寥。”贾康说,目前唯一有一些借鉴意义的就是日本和韩国。

  贾康认为,如果中国不能有效化解矛盾,升级发展,跳不过“上中等收入陷阱”绝非危言耸听。

  “我们测算,目前处于上中等收入阶段的经济体中,有20个已经居于其中超过16年,有的甚至达到了三、四十年之久,未能跨越‘上中等收入陷阱’。其中,巴西、委内瑞拉等国家,都经历过‘晋级—退出—再晋级’的痛苦过程。”贾康说,我国已跨越“下中等收入陷阱”,站在“上中等收入陷阱”边缘,在跨越“上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问题,是关乎中国命运的顶级真问题。

  谈一带一路创新:

  ppp模式可以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

  对于中国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倡议,贾康认为在“一带一路”建设上的一个可行的创新模式就是PPP方案,特别是在基础设施、物流中心建设上,更多关注BOT、POT、BT等这些项目里边形成的稳定模式,落到连片开发的项目上,加以融合从而对接可行招标实操。

  贾康说,PPP机制近几十年间已经在欧美、澳洲和若干新兴市场经济体已经有了很多经验,目前在我们国处于初创和探索的阶段,现在PPP可以结合“一带一路”充分发挥它的用武之地,成为一个新的机制。

  对于外界有声音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输出产能,贾康说,产能剩余与否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也许在局部出现产能剩余,但从全球角度看确实可以跨区域调配的,将产能从一个地区调配的另一个地区。

  谈供给侧改革:

  到了非比寻常的关键时期和历史性考验关头

  自2015年11月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1次会议首次提出“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至今已将近1年时间。

  贾康说,在这一段时间来,供给侧改革在不断推进,从总体上看“中国的现代化到了非比寻常的关键时期和历史性考验关头”。

  “现在中央关于供给侧改革已经有明确的表述,是一项战略方针。”贾康说,“说它是战略方针显然就不是一般的方针,它的核心内涵应该在改革中间攻坚克难,继往开来。邓小平当年的改革开放,就是要解决有效制度供给的问题,而现在这个改革必须在全球化背景之下,顺应这个世界潮流,义无反顾加入国际合作与竞争。”

  谈自贸区:

  最大的改革就是制定“负面清单”

  日前新加坡学者谈到中国政府的各级干部和政策研究人员在经济政策中“玩起概念”,很少有人真正去了解和理解中国的经济现实。

  对此,贾康说,现在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所以非常需要进行“实质性的改革”。

  贾康以自贸区为例,2013年上海自贸区设立,随后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获批,紧跟着今年有批准了第三批7个自贸区。

  “以后应该全国都是这样,自贸区的最大的改革就是制定‘负面清单’,”贾康说,负面清单制度的实施,能对中国经济产生“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重要影响,能够充分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潜力与活力。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