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 > 正文

济钢搬迁至日照形成方案 山东钢铁产业将迎大变局

争论许久的城市钢厂——山东钢铁集团(以下简称“山钢”)旗下济钢的去留问题开始逐渐清晰。经多方证实,山钢针对济钢向海滨城市日照产能调整已形成了一套具体方案。山东钢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即将展开,或将迎来大变局。

  原标题:济钢酝酿产能大迁移 山东钢铁“大变局”前景几何?

  山东钢铁产业正酝酿一次大的变局。

  争论许久的城市钢厂——山东钢铁集团(以下简称“山钢”)旗下济钢的去留问题开始逐渐清晰。经多方证实,山钢针对济钢向海滨城市日照产能调整已形成了一套具体方案,上报至山东省委省政府,只等山东省委常委会最后审议即可实施。

  与此同时,山钢旗下济钢各公司已开始第一批集体报名,准备向正在建设中的山钢日照钢铁公司大批迁移。

  山东钢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即将展开。

济钢搬迁至日照形成方案 山东钢铁产业将迎大变局

  迁移

  近日,山钢集团济钢分公司的张军(应访者要求,系化名)考虑再三后,还是在一份报名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把这张表格上交时,他的内心有说不出的复杂。

  张军从外地迁居于此,在济钢从事炼钢十多年,早已在济南娶妻生子、安家置业。可如今,他将手里的报名表格上交后,或许明年上半年就要离开济钢,到数百公里以外的山钢日照钢铁公司异地就业。

  从2016年8月16日,山钢在旗下山钢股份济南分公司、济钢集团、莱芜分公司、莱钢集团内组织了第一批大范围的报名申请。随着精品钢铁基地建设进程的推进,山钢日照钢铁公司所需工人的数量急剧增长。

  此次报名将为山钢日照公司抽调操作岗位人员2673人,其中以济南地区为主,共分配指标1873人。此次报名后尚须经过审核、编组、抽签、面试,最终确定人员名单。抽调人员将与山钢日照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分批安排到岗。

  让济钢数万在岗职工感到不安的是,这并非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选择。在单位领导进行动员时,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未来济钢厂区内不再保留任何钢铁产能。这意味着,如果拒绝报名前往日照钢厂,留守的炼钢工人将会失去现有岗位。

  好消息则是,为了动员济钢职工报名,如果职工通过报名后的面试即可获得集团与分厂发放的三千元现金奖励。

  张军一度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留下来能与家人在一起,但济钢产能搬迁后,就不会再有熟悉的岗位进行安置,四十岁再去改行难度极大;改聘日照公司,能够继续现有的工作,但势必要与家人两地分居。

  张军的纠结代表了相当一批济钢职工的心态。一位山钢集团人士坦言,“莱钢职工报名的积极性普遍高于济钢。因为从山东省会迁往三线城市并非人人自愿,而莱钢所处的莱芜是山区,动迁的难度也要小得多。”

  一家人权衡再三,为了生计张军最终还是填报了“轧钢”的岗位,惴惴不安地将报名表交了上去。张军仍旧有些担心,自己能否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未来就业待遇如何,多长时间能回家团聚一次,家人能否适应这种变化……未来充满了未知数。

  山钢日照公司人力部的一位人士表示,按照建设规划,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第一批将于2017年8月投产。投产前第一批报名人员应该全部到岗,适应新岗位、安装调试设备,对于到岗分流人员每月将有千元左右的租房补贴。

  根据初步统计,第一批山钢下属四家公司报名共计3900多名。随着日照公司建设进程和济钢搬迁的推进,未来山钢内部将会开展多轮次向日照公司进行的人员分流。

  与此同时,山钢集团也在紧锣密鼓地为济钢产能调整进行着各项筹备。此前,济钢在山东钢铁产业转型升级的规划中一直只是淘汰落后产能,并无搬迁动议。

  前期,山钢集团管理层已赴首钢等国内多个钢厂学习产能搬迁的经验,并已初步拟定出涉及产能调整的多个工作小组成员名单。为确保日照项目的投产运营,2016年7月山钢已优先确定将山钢股份济南分公司的4300mm宽厚板生产线及210吨转炉炼钢系统向日照整体搬迁。

  山钢一位内部人士介绍道,集团与山东省国资委等部门经过多次修改、完善,针对济钢形成了一套产能调整方案,已上报至山东省委省政府,只等省委常委会进行最后的审议。根据上报的方案,未来济钢将只保留城市服务、商贸等业务板块,不再保留任何钢铁的产能。

  变局

  眼下,像张军这样千千万万的职工正面临一场异地就业的大迁徙,存续半个多世纪的济钢即将迎来一次产能的大调整,整个山东钢铁产业格局也将发生重大的突变。当初,或许谁也无法预料到,这一切的关键变量却是因环保的重压。

  早在5年前,山东就成为全国唯一的钢铁产业改革试点省份,改革的核心内容就是产业结构调整,用精品钢取代落后产能。为此,山东省规划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钢铁项目——两千万吨日照精品钢铁基地。

  该项目的上马有一个前提:整个山东将腾出两千万吨落后产能,其中济钢就从一千多万吨压至560万吨,保证山东钢铁总量不变。可从2012年以来,全球钢铁价格暴跌,市场一片萧条,山钢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的建设也是一拖再拖。

  直到2015年底,在环保重压、一片雾霾中,济南上至市长、下至百姓纷纷呼吁,将存在半个世纪的污染大户——济钢迁出济南。由此,万千职工、济钢集团,乃至山东钢铁产业格局都为之一变,加速向沿海布局。“这对于山钢长远的发展来说,是一次机遇。”山钢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认为,如今,钢铁形势正处于低谷,此时进行济钢产能调整、升级,可将损失降到最低;同时,国企改革呼声高涨,山钢转型升级有着政策的大力支持。一旦改革完成、行业好转,山钢的发展前景必是一片光明。

  一个钢厂在兴建时,往往处于偏远的郊区,可当城市范围越来越大、人口数量越来越多时,钢厂对环境的污染、对资源的占用,日益成为城市发展的障碍。从全国来看,不断有钢厂被赶出城市,形成了一股钢厂搬迁潮。

  济钢如能顺利搬迁日照,山钢集团就能借此完成产品结构的升级优化,同时日照有着全国最大的铁矿石码头,能进一步降低产品成本。

  目前,济钢生产所需要的铁矿石多从国外进口,产品也需要出口,这种“大进大出”模式运输成本很高。山东钢铁业一位权威人士测算过,济钢进口铁矿石至山东港口,再转运至内地需100多元,产成品运回港口成本则要翻倍。把产能搬迁到沿海,仅运费一项一年就能省下10多亿的利润。

  不过,从短期来看,济钢产能的搬迁、山钢产业升级却是一件痛苦而棘手的难题。目前,济钢现有产能560万吨,但曾经却高达一千多万吨,是在全国钢厂中排名第六。经过淘汰落后,济钢产能减半,但人员、资产、设备等却仍是国内大型钢厂的架构。

  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杜秀芝指出,从全国钢厂搬迁经验来看,济钢向日照转移存在两大难题,一是大量的人员需要安置,一是巨额的资金需要投入。

  根据统计显示,济钢职工多达5万余人,其中退休人员两万多人,在职职工三万人左右。按照2018年达到1000吨钢/(人年)的目标,日照精品钢铁基地两千万吨全部建成也只需两万名职工。显然,济钢如此多的在职职工不可能尽数随产能迁移。如何安置职工就业、保证人心稳定,就成为济钢搬迁、山钢转型升级的首要难题。

  目前,山钢集团已出台了《职工内部退养暂行办法》,同时也在寻求当地政府的帮助与支持,试图通过多种途径安置富余人员。

  而产能搬迁、人员安置以及企业社会职能的移交还须巨额的费用,能否保证资金来源将是山钢即将面对的另一大难题。

  此前,首钢一位管理层人士对媒体表示,企业大搬迁是首钢北京地区产能逐年削减,和曹妃甸现代化新厂逐年建设的“此消彼长”。相当于在曹妃甸重建一个“新首钢”,这一大动作预计将耗资500亿元。

  如今,在山钢内外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认为,济钢拆迁资金需求约为四百亿元左右。如此巨资单靠政府、企业任何一方陷入都难以支付,须多方筹措共同解决。可一旦任何一方资金供给不足或不及时,就会对济钢产能调整造成巨大的考验。

  在9月20日山钢出版的《山东钢铁》中显示,“在阖家团圆的中秋节,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厂前区、冷轧、热轧、炼钢、炼铁、焦化等区域,机器轰鸣,彩旗飘飘,几千名工程建设者坚守在万亩工地,快速推进精品基地建设”。

  一位山东省政府官员告诉记者,在政府研究济钢搬迁时普遍存有一种顾虑,担心投入巨资搬迁到日照后,在钢铁形势一片低迷下山钢集团的盈利仍是遥遥无期。

  如今,中国大型钢厂为求扭亏脱困几乎都在扎堆上马精品钢项目,一旦市场饱和、供需逆转,即使精品钢也存有价格和利润暴跌的隐忧。

  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杜秀芝指出,精品钢所指的范围广,本身是一种笼统的说法。钢铁厂生产的产品种类对能否盈利固然重要,但当多数企业都在布局精品钢时,这一优势也会随之丧失。杜秀芝认为,真正能让一个钢厂赢得竞争优势、获得利润的关键还是在于对企业的管理、对人的管理,这恰恰要靠山钢正在开展的机制、体制改革来从根本上解决。

责任编辑:曹荣梅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