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企业家是敢于不听上帝话的人在中国很稀缺

北大国发院东方战略与领导力研究中心和新华网思客联合主办的“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新商道”论坛上,黄怒波以“亚当、夏娃-企业家精神的前世、今生与来世”为题发表了演讲。他用《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引出了企业家精神从哪里来,企业家精神是什么的问题。

  原标题:黄怒波:中国民营企业因有狼性精神存在大量内耗

  主讲人:黄怒波(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

  主题: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新商道

  时间:2016年9月21日

  主办:北大国发院东方战略与领导力研究中心、新华网思客

黄怒波:企业家是敢于不听上帝话的人在中国很稀缺

  【编者按】

  “企业家在中国是个稀缺资源。”在9月21日晚,北大国发院东方战略与领导力研究中心和新华网思客联合主办的“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新商道”论坛上,黄怒波以“亚当、夏娃-企业家精神的前世、今生与来世”为题发表了演讲。他用《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引出了企业家精神从哪里来,企业家精神是什么的问题。

  黄怒波认为,“企业家是一个风险承担者,什么都敢干”。在演讲中,他坦言当前社会所弥漫的虚无主义对企业家精神具有危害,民粹主义的虚无主义、民族主义的虚无主义、国家主义的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的虚无主义以及发展主义的虚无主义等,把市场经济和企业家精神都虚无掉了。黄怒波博士指出,当前在中国对“企业家精神”话题的热议具有时代的原因。西方之所以对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淡化,是由于其经济制度的完善。而中国经济制度的不完善使得我们无法把企业家要素化,只能当作稀缺资源进行配置。

  以下是澎湃新闻对黄怒波发言内容的摘录:

  企业家是敢于不听上帝话的人

  企业家在中国是个新事物,又是个稀缺资源。可是在西方,没有人说谁是企业家,只说他是个商人,他是个商界领袖,或者他在企业界,西方也没有人谈企业家精神。但到现在,我们也没说清楚企业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从哪里来?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在创世记里,上帝一开始就规定了人是征服者,所以我从这找出第一位企业家。在《圣经》的创世记里,上帝造完了天、地、万物之后,神要用自己的形象造人。神说要按照我们的形象,按照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要谁管理这个,要谁管理那个,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地上所爬的一切物种。

  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把福给他们,要他们生养众多。神说我将一切结种子的菜和果子全部赐给你们做食物。神告诉大家什么都不用管,你就照着我规定的活下去就行了。帮我管理鱼、管理鸟,然后我就给你吃的,这就是计划经济。

  后来计划经济出了问题,因为上帝犯错把人造了出来。如果你要学宗教的话,在六道轮回里做人最可贵,鬼和畜牲害怕地狱,就人不怕。人没去过地狱,什么都敢干,所以才会有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什么都敢干。

  神不让亚当和夏娃吃果子,因为一旦吃那个苹果他就会拥有知识,会反抗。结果亚当和夏娃吃了果子以后,他们躲了起来。上帝说,为什么不上来。他说,我没穿衣服。人把苹果吃了,知道自己没穿衣服感到羞耻。上帝非常恼怒,作为计划经济的管理者很生气。然后他就把亚当和夏娃贬到地面去了。

  亚当和夏娃是企业家的鼻祖。他知道思考,知道冒险,这是企业家的特征。亚当和夏娃具有了企业家最早的品质,敢于冒险,敢于不听上帝的话,敢于偷吃禁果。

  到了人间以后他要谋生,变成了十八世纪法国一位经济学家康替龙笔下的企业家。他写了一本书叫《一般商业之性质》。康替龙把亚当和夏娃归为一种人: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比如说商人、农民、手工艺者,都称为企业家。

  为什么这些人是企业家呢?他讲到企业家是风险承担者。今天你们想做企业家就要有承担风险的准备。以确定的价格购买,并以不确定的价格卖出的人,叫企业家。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投机倒把”能判死刑。“投机倒把”就是把这个地方的苹果拿到那个地方赚差价,弥补社会需求。康替龙把亚当和夏娃下凡间的角色当作企业家,第一是具有叛逆精神,第二他们是风险承担者。

  做企业家的人有个梦想:摆脱这种企业

  我到德国旅游的时候,对一所教堂印象很深。那所教堂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当时正在维修,两扇门被藏起来了。门有什么好藏的呢?他们带我到隔壁,我看到左边的门有三幅画,右边的门也画了三幅画。左边的画是上帝在训亚当夏娃,说你们为什么偷果子吃,他们低着头很羞愧。中间是上帝贬他们到人间去。第三幅画是他们到地上受苦,做了企业家。右边的画从下往上看,说的是做企业家承担磨难,他们慢慢知道了人间还有很多的苦,想着还得回到天堂去。所以做企业家的人有个梦想:摆脱这种企业。他们最后还想回到天堂,跟上帝和解了。

  1519年,德国有一位宗教学家马丁路德。他大学毕业后,在教堂工作。有一次他到罗马看到教皇太昏暗。那时,教皇和皇帝勾结起来向天下卖赎罪券,只有通过神父才能赎罪,你把钱给我,我就替上帝给你赎罪。马丁路德回来以后急了,在1519年10月31号写了一个抗议书叫“95条轮纲”,批评教会腐败。他提出了一个观点,基督教最原始的观点说人能上天堂不一定是行善,但是你要信上帝你就能上天堂。

  《圣经》里富人想上天堂,比骆驼钻过针眼还难。在巴黎圣母院的时候,我问主教我是富人能上天堂吗?他告诉我,你要把财富全部捐给上帝。所以我明白了,他讲这么多,最后就是要我把财富都给教堂。

  只要信上帝,每个人都可以跟上帝对话,就能得救,不需要教堂和教皇,这是新教革命。上帝开始挑选人,这就是马斯讲的是上帝的选民还是弃民,企业家就是上帝的选民,你要能吃苦上帝就选你。能被挑中成为上帝的选民,在资本主义时代非常容幸。我是上帝的选民,职责就是挣钱。这解决了资本主义发展的精神问题。所以这个时候,资本主义发展了起来。

  这之后出现了启蒙运动,当他一旦能知道掌握自己的命运,总思索为什么老见不到上帝,上帝有用吗?这时候就出现了启蒙。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需要科学、进步、民主、平等、自由,没有这些就没有市场经济,也没有企业家生存的土壤。西方出现了启蒙运动,就是说人有人的主体性,我们不是通过神来改变世界的。

  启蒙以后,人类学会了斯丁塞的社会进化论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上帝选民中谁强,谁就是英雄企业家,这是市场经济的显性和狼性的起源。最后出现了马克思的铁笼现象。这个现象出来以后,欧洲出现了虚无主义,没有信仰了,所有的价值都崩溃了。

  尼采认为欧洲面临着可怕的两百年来的虚无主义——价值体系的崩溃。所以尼采说上帝死了,没人管我们了。他要重估一切价值,这就演变成毁灭性创新、破坏性创新。

  这个毁灭性创新带来了很多的问题,整个的西方社会出现了混乱状态。这时候谁是正面的力量?资产阶级,因为资产阶级的特点就是我要进步,我要发展。

  典型的虚无主义到了极点,就是我什么都不信了,现在这正在中国上演。为什么贪官有一百套房子还想要呢?你甚至连一百套钥匙都拿不动了,我还是要,为什么?因为价值崩溃。没有别的,我就是想要,这是虚无主义。

  我们要重回马克思的政治怀抱,要对当下中国社会价值崩溃有所警惕,当然要彰显企业家精神,因为企业家是积极的、是创造性的。在一个经济型体制中替代价格制度,指挥资源的人或人们就是企业家。他认为企业家只能对经济条件的变化做出反馈。

  我们都是这么干的,宏观调控我们要想着怎么活下去,明天要有政策下来四万亿我们要想怎么捞一点。我们要发现潜在的机会,在自己的经济活动空间中重新配置时间和其它资源,使经济恢复均衡。这就是张维迎老师讲的企业家挑战不均衡,还有一句话就是企业家要创造不均衡,这就是经济周期的问题。所以到这里我们给企业家了一个基本定义,亚当和夏娃从上帝那出来以后,就变成了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所以今天你们坐在这儿都是亚当夏娃的后裔。

  中国企业家划分为三个类型,或者说三代不同类型的企业家。第一代是农民出身的企业家。当时劳改犯没工作,倒买倒卖成了万元户。第二代是党政干部和知识分子的企业家,出现在1988年之后,特别是九十年代下海潮形成的企业家。如果把我算企业家的话,我就是第二代,我们都是下海潮。第三代是海归派和高科技出身的企业家,这个到现在还是适用的。第四代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人算不算企业家我不知道,但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如果没有不确定性,不需要预测未来,就不需要企业家。所以能预测未来,能面对不确定性的人在中国社会很少,这才是上帝的选民,是稀缺资源。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这些稀缺资源打开了空间,他们立刻脱颖而出,就成了你们看到的一批企业家。如果没有创新,企业家的职业生命也就终止了,这跟熊彼特讲的一模一样。他说企业家是负责创新的。他还有一句话,如果他一旦不创新了,变成厂长了、经理了,就不再是企业家了,而只是商人了。

  企业家精神不光讲的是破坏性创新的问题。在西方,说企业家精神是指人们竞相成为企业家的一种行为。你想当企业家,是要能对社会起作用的人。竞相成为企业家的这种行为就是企业家精神。

  当下的感觉是命运不由我掌握

  那么,当下我们处在一个什么位置呢?我一个做企业的人,感到很难受。第一,整个传统经济的转型让我们感觉这条船不知道要漂到哪里去。当下的感觉就是,命运不由我掌握。我们所有的产业模式都是传统的,都在被淘汰当中。

  最关键的还是整个社会的虚无主义,尼采预料的虚无主义真的来了。你们看到中国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富,人却越来越不快乐,因为没有价值观念,没有道德信仰。比如说当下的社会你们看,现在谁都不知道谢人了。你原来送个苹果人家都会谢你,你现在送个西瓜人家无动于衷。大家都不知道感恩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谁也不信,只信自己。我们当下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社会的虚无主义,道德崩溃。

  第二是民族主义的虚无主义,一个企业家就是企业家,他要获利是全球化的条件下全球获利。我们非要标上爱国不爱国的标签,每个行为都要标上爱国。比如说举个例子,朱新礼的汇源果汁原来美国人出三十亿要买一部分。如果卖了,汇源还有别的部分。他买一部分也只是为了在中国市场继续生产,提供服务。这怎么就不好呢?那个时候高层叫我们去讨论,问能不能卖,艾丰说不能卖,因为是民族品牌,结果就给否决了。否决了之后,民族品牌也没起来,汇源过得很艰难。所以从这说,民族主义的虚无主义是以爱国的名义虚无一切,这个东西对企业家精神是个极大的打击,不符合全球化的企业精神。

  第三个问题是国家主义的虚无主义。国家主义的背后是什么呢?他把企业家精神和市场经济给虚无掉了。他认为只要是国家强大,一切都是国家强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需要批判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的虚无主义。看不见的手不解决一切,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问题,所以当企业家创新的时候完全陷入看不见的手,也有他的问题。所以从这说新自由主义的虚无主义对企业家精神的也有妨碍。

  当然还有一个叫原教旨主义的虚无主义,背后有一句话——社会进化论的适者生存。在中国,企业家为什么有狼性呢?崇尚狼呢?狼在八十年代以前,在中国都是坏的,常说狼心狗肺。八十年代市场经济起来了,狼性就被崇尚了。所以在原教旨主义的企业家精神当中就是成王败寇。

  狼在食物链属于顶级,因为它不要脸。如果狼跟狗打架,狗很规矩,只咬你的屁股、背和脖子,狼可是哪儿都咬。狼需要跟团队作战,这跟企业家很像,狼能够把一头大型的动物,在二十分钟之内吞进肚子里,这是保障狼生存的关键。所以中国企业家很像狼,不赶快出来抢食物,就会没有了,先吞下了再说,然后慢慢吐。

  中国的民营企业因为狼性精神大量的内耗。每一个狼群一般是九十公里左右的范围是他的领地。狼轻易不跨界,因为殊死相拼,战斗的死亡率在90%,但外边的打不死他。中国的企业家也是这样的。

  我们的企业家精神走到现在遇到了困境,我们是不是只要成功就行呢?所以要炫富,所以要争首富,就不再考虑社会公平的问题,这就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所以,原教旨主义的企业家精神必须批判。

  当然还有一个东西就是发展主义的虚无主义,现代性以来只要发展就是硬道理。企业只要发展就行,我什么也不管。这带来了很多问题,你光发展还不行,你要和谐,要安稳,这个东西被虚无化了。这些是我说企业家精神亚当和夏娃遇到的当下的困境,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问题。

  最后再讲一个故事,亚当和夏娃昨天回到了上帝那儿,上帝说怎么回来了,你们是不是还想吃我的苹果呀?亚当说,我经过无数次失败,终于种出了苹果,而且全天下的人都有吃,所以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需要上帝了。

  (本文内容依据现场录音和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未经主讲人审订。)

责任编辑:逯佳琦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